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秋 生

2019-3-22 11:18|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93| 评论: 1|原作者: 黄自德|来自: 远山文学网

摘要: 秋生 (小说•原创首发) 作者 黄自德 秋生做梦都想发财。这也难怪,当年他如果有钱,老婆便不会丢下他和女儿跑得无影无踪。如果他有钱现在也不至于还住寒酸的旧屋。更重要的是,如果他有钱早就不 ...

秋  生



(小说•原创首发)


作者    黄自德


      秋生做梦都想发财。这也难怪,当年他如果有钱,老婆便不会丢下他和女儿跑得无影无踪。如果他有钱现在也不至于还住寒酸的旧屋。更重要的是,如果他有钱早就不是单身汉了 。
      秋生虽然缺钱,想钱,但决不胡来。不义之财不取,不干净的钱不要,日子过得再艰难,他也沒做过亏心事,所以,总能一晚睡到天明。
      女儿出嫁后,秋生里里外外都成了“一把手”,不过白天忙完田里的事,晚上他会守着电视看。日子过得不富裕,倒也平平静静。
      前几年,秋生所在的村旁修了一条高速公路,把他住的地方与要劳作的责任田隔了开来,往返必须走一座横跨公路的便桥。虽然有些不便,但也多了一些意外财喜。
      高速公路上总有货车抛锚,车上货物要缷下来,转到其它车上,这一缷一装需要人手,秋生的家就在高速公路边上,便常有这样的业务给他带来额外收入。
      高速公路上的汽车跑得飞快,难免有东西掉下来。秋生每天从便桥上经过,也就有机会捡到,前年他甚至捡到一头从货车上掉下来的肥猪。猪摔断了腿,在高速公路路边的排水沟里不停地“哼哼”,而大意的司机也许早就出县跨省了。秋生便叫来几个邻居将这头倒霉的猪抬回家,杀了,分了。村里沒人说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当,反而觉得秋生有财运还不吃独食。

      春风节气过后笫三天,吃过午饭,秋生到自家田里忙碌,一直到黄昏才收拾东西回家。走上便桥,他习惯地往公路两头看了看。这一看让他心里一惊:公路边边上有一蛇皮袋,看样子里面有什么东西。不用他多猜,又是哪个马大哈司机车上掉下来的!
      秋生从防护栏的空隙钻进去,拖着蛇皮袋又钻了出来。就在防护栏边上,他打开系在蛇皮袋上的绳索,往里只看了一眼便赶紧捂紧袋子,嘴巴张开半天也没合拢一一蛇皮袋里装的是钱!一梱又一梱崭新的红票子。上万块?不止!十万,好几十万!
      周围没人,秋生一阵狂喜。他把蛇皮袋往背上一甩,大步流星地往家里走。到了家,如何安顿蛇皮袋让他为难了好一阵,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最后还是决定把蛇皮袋放到杂物间的一个墙角。
      心怦怦跳,他喝了几囗凉水。
      此时各家各户都在忙着做晩饭,不会有人来,就算有人来,还要经过屋前的一片菜地。秋生将大门半开半掩后,又来到杂物间。他没开灯,天还没黑透。他再打开蛇皮袋一一这么多钱!真是爱煞人!有钱人真不把钱当回事!用村里人装芋头、红薯的蛇皮袋来装钱!
      晩上他胡乱吃了一点东西,也没心思看电视,早早上床睡下。沒睡着,他怕老鼠咬蛇皮袋里的钱,又爬起来,找了块土砖压在袋子上。半夜了还沒睡着,他还是觉得不妥,又爬起来,摸索着来到屋外的菜园,轻手轻脚用锄头挖了个洞眼,再从杂物间里拿出蛇皮袋埋进去,把土回填妥当,这才进屋又睡下。
     天亮边他迷糊了一下。

     第二天早上,秋生仍在床上翻来覆去想。这么多钱可不是平日捡的那些七七八八的小物件。面对这一蛇皮袋钱他不敢随意动用,总觉得不是很踏实,没有什么底气。
     一大早,他找来一张硬纸板,在上面写上:

失 物 招 领

          本人于昨日下午天快黑时,在高速公路边捡到一蛇皮袋,里面

装有东西,请失主前来认领。十天不来认领,莫怪我自行处理。

                                                                                                                                                                                                                                                    招领人      何秋生

      落款还有年、月、日。秋生将失物招领牌挂在高速公路护栏上。他心想,沒人认领便是老天爷送给他的。有人认领,他也不会舍不得归还,原本就不是他的,怎么讲那人也会给他一点小意思。总之,这是件不会吃亏的事。
      第二天,村里就传秋生在高速公路边捡到东西,什么东西没人知道。好奇的人见到他便问个不停。
      “蛇皮袋里装的什么东西?”
      “沒什么东西。”
      “是吃的还是穿的?”
      “吃不得也穿不得。”
      “那是什么东西嘛?”
      “我也没细看。管它是什么东西。”秋生有些不耐烦了。
      来人悻悻地走了。临走说了一句:“是一袋金子银子!你闷声发大财!”

      失物招领牌挂出去两天了,却没一点动静,倒是村里人常到秋生家来串门。有人甚至大大咧咧地在他家里进进出出,或者找借口这里看看,那里翻翻。
      秋生清楚他们无非是找蛇皮袋。他满意自己当晩的处置得当。
      村里人有了各种猜测。
      村长也知道了。他也来看秋生。一进门就说:
      “秋生,田里的事你不管,每天在家等失主登门?”
      “哪有那事,这几天我在家里做准备,清明节就要下谷种了。”
      “鬼才信。你秧田还没整好,怎么下种?”
      “ 忙了家里的事就去忙田里的事。”
      “秋生,你到底捡了什么宝贝?”
      “村长,我能捡到什么宝贝?我是捡宝贝的人吗?”秋生反问:“过了十天期限自然会清楚,现在说出来,还要失物招领做什么?”
      “那倒也是。”村长说了一句,便沒再问什么。至于村里人传言秋生捡到了宝贝,他根本就不信一一蛇皮袋装宝贝那纯粹是瞎说。
      秋生的失物招领牌挂出去已经六、七天了,还没人前来认领。村里人对这件事也渐渐少了兴趣,开春后的事太多,哪能老是记着一个蛇皮袋?
      村里人不来打扰,秋生也不觉得轻松到哪里,六、七天来他沒睡过好觉,倒不是怕菜园埋的东西有什么闪失,而是觉得这事有点让他想不明白。这么多钱丢了也不急着来找,钱再多也不能这么无所谓呀!
      秋生又想,管它哩,不来认领不正好吗?失物招领牌上写得明明白白一一“莫怪我自行处理”。到期没人认领,我拿出来用!

      第八天,秋生决定不在家等失主,自家田里许多亊要他去打理,不能误了节气农时。他把大门关上,锁好,又到菜园查看了一遍,很放心,这才拿着农具到田里去劳作。走上便桥他看了一眼那块失物招领牌,忽然觉得有些亊情还要好好想想,便在桥上坐了下来。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点上火,对着不远处的失物招领牌抽起烟来。
      他记得有一天晩上看电视,播放一农村女人陪生病的丈夫到省城大医院看病,正要掏钱挂号时,女人惊慌地发现救命钱没有了,被扒手扒了!女人顿时翻着白眼晕倒在地,醒来后捶胸顿足,呼天喊地,那伤心的样子让他没法看下去。
      电视上不少人指责这扒手简直是谋财害命!
      秋生想到自己捡了这么多钱 ,失主会不会也呼天喊地?甚至去寻短见,甚至搭进几条命?如果发生这样的事,自己不也是谋财害命吗?死了人,公安机关一定会追查到自己头上来。如果真这么追查,那就不是一般的官司而是大官司!我可能惹上大官司!
      想到这里,他背后一阵发凉。
      秋生换了个方向抽烟,不再面对失物招领牌。他又想起有一晩看电视,当时正播放一个法制节目。节目中的嘉宾正举例说法:如果有人捡了公私财物不归还,数额较大或情节严重的将要承担法律责任。
      在他看来,这法律责任不就是坐牢吗?他觉得自己的情况与节目里的情况不是一回事!他没有不归还,相反还白纸黑字写了失物招领,倒霉事怎么也不会摊到自己头上。不过,这钱也实在太多了!会引发什么事谁算计得到?是凶是吉还真难料!
      秋生感到背后还是阵阵发凉。
      “这狗娘养的怎么还不来认领?”秋生心里骂道。
      他又想了一阵,丢掉烟头,站起来朝自家责任田走去。还沒走几步他又掉头朝家里走。反反复复在便桥上好几个来回。
      他站住,干脆不走了。
      “呸!”秋生心里很不是味:“我怎么捡了这么个背时的蛇皮袋!”
      “你不找我,我也有办法!”他决定把蛇皮袋交出去!这几天他一直有这个想法,现在更是打定了注意。只有交出去才不会有七七八八的后果,交出去他吊起的心才能真正放下来,而且要尽快交出去,一刻也不能等,再等,真怕等出祸来。
      交给谁?他想到村长,又想到乡里管治安的,觉得都不如意,最后决定就交到高速公路收费站。
      他从便桥上下来,匆匆往家里走。到家后,从菜园里挖出蛇皮袋,再用一个纸箱装好,往收费站走去。他不想让村里人知道这背时的蛇皮袋最终去向。
      高速公路收费站不算远,十多里路。秋生到收费站后直奔管理站办公室。
      一穿制服的中年人很热情地接待了他。秋生把蛇皮袋连同纸箱都交给了那中年人,又叙说了捡蛇皮袋前前后后的经过。
      中年人拿出一个本本,边听边记,又记下秋生的姓名、住址。他忽然放下笔,说道:
      “你看我这个人,连水也没给你倒一杯!”
      说罢,他起身倒了一杯水,双手端给秋生,说道:
      “老何,我先替失主向你表示感谢!你是好人!”
      秋生憨厚地笑了笑。他喝了一囗水,指着蛇皮袋说:
       “我只看了一眼,看到都是一梱一梱的红票子便再没动过。你检查检查!”
      中年人当着秋生的面把蛇皮袋上系的绳子打开,往里看了一眼,说道:
      “真是一栶梱的红票子!”
      他随手拿出一梱仔细看了看,又将蛇皮袋里的全倒在桌上,翻了个遍,最后哈哈大笑:
      “老何,这都是清明节人家孝敬祖宗用的!”
      秋生也拿起一梱,撕开上面的封条,仔细看了一下,满脸通红:
      “他娘的,这冥钱做得也太象了!那天天色也昏暗,我又没细看……”秋生很不好意思地说。
      中年人收起笑容,安慰道:
      “不管什么钱,老何你的做法就很对,说明你心里敞亮得很,说你是好人一点也不夸张。”
      秋生手足无措,说道:
      “真不好意思,耽误了你的正事。”
      中年人认真地说:
      “老何,你可不能这么想!如果人家掉的是真家伙,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从收费站出来,秋生回头看了一眼高速公路。他沒想到是这么个结局。回家的路上,他担心村里多嘴多舌的人如果知道这个结局会当笑话讲。他不敢往后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黄自德 2019-3-22 12:08
感谢陈老师点评,过奖了。感谢远山文学给了我一个好平台,受益匪浅。

查看全部评论(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12 17:02 , Processed in 0.150927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