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流连古埂/笑君

2019-3-27 13:40|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122| 评论: 3|原作者: 笑君

摘要: 流连古埂(散文) 清晨,最好的运动便是散步。喜欢在翡翠湖边临水的栈桥上,寻着水的气息走。栈桥有曲有弯,却没有九曲,也没有十八弯,那是夸张的说法。栈桥悬在水上是真的,还有几个亭子立在栈桥之上也是真的。 ...


清晨,最好的运动便是散步。
喜欢在翡翠湖边临水的栈桥上,寻着水的气息走。栈桥有曲有弯,却没有九曲,也没有十八弯,那是夸张的说法。栈桥悬在水上是真的,还有几个亭子立在栈桥之上也是真的。漫步在栈桥上,享受的是自然的情趣,是那一丝丝闲适幽雅的韵味。
走着,走着,捋一捋过往今昔。走着,走着,想一想白天黑夜。走着,走着,一抬头,却发现栈桥西端处的那个亭子的横楣上,何时挂上了一块牌匾,木质的,刻着三个隽秀的行书体金字:古埂亭。一时,有点蒙,这明明是翡翠湖嘛,怎么冒出个古埂来了!
脑子急速的转个弯,稍一思考,恍然大悟,翡翠湖的前身不就是古埂水库吗。只是,建这个湖时,为什么要舍古而求新,还偏偏选了“翡翠”二字呢。而这古埂与翡翠,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哩。
翡翠湖南门正对的那条路,叫翡翠大道。那么,这湖与路,是因路得湖名呢,还是因湖得路名?不知道,也无法考证了。翡翠湖建成也快二十年了吧,不说,还真的忘了它曾经是古埂水库。现在,又为了什么,要重拾这“古埂”二字呢?
古埂水库,我是知道的。只是,它为什么以古埂为名,同样是个迷。我曾在百度上搜索过多次,除了古埂水库四个字以外,再也没有更多的介绍了。
在中国,乃至全世界,所有的地方,凡是有一个带着“古”字的名字,或是一个叫法,只要能流传下来,还在人们的记忆之中,都是有源渊的,有故事的。我不知道,找不着,只能说明我见少识微,才疏学浅。不代表曾经的辉煌没有发生,不存在。
如今的翡翠湖是人工雕琢的,当年的古埂水库,除了所处的位置没有多少改变,其它的,都不存在了。做为水库,在那个年代,是极其重要的。站在水库大堤往下看,派河以北,顺势向东南,一直到巢湖边,皆是水库的下游,能灌溉多少农田,恐怕不是个小数目。农业,农村,农民,因为有了这座水库,获得了多少丰收,让多少人吃饱了饭,恐怕也是个惊人的数字。
现在呢,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片天,却没了农田,没了庄稼。有的是成片的住宅小区,有的是连绵不断的企业,有的是纵横交错的道路,哪里还需要水库呢?
无独有偶,从古埂水库向南,不足十公里,在肥西县城——上派镇的东南一隅,有个叫古埂的塘。只不过,这里只是个塘,只是一洼浊水,跟水库是没法比的。据说,若干年前,塘接近废弃,眼看着就要变成农田了。但是,此古埂非彼古埂,源远流长,承载着几千年的沧桑与辉煌。
原来,古埂塘是一处历史遗迹。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这里出土了一批以陶器为主的文物。根据地层叠压关系分为早、中、晚三期。早期陶器以夹砂的红陶为主,少量的红陶器表层涂有红衣。生活用具主要有鼎、豆、壶、罐、尊、甄、杯等。中期仍以红陶为主,陶器以三足器和圈足器为多。主要的器形有鼎、豆、壶、碗、钵、盘、鸟首耳罐、杯等。晚期仍以红陶为主,黑陶明显增多,主要的器形有鼎、豆、罐、甑、钵、盆、碗等。生产工具有石铲、石镞、石刀、陶纺轮等。还发现了平地建有长方形的房址,地面经过火烤,平滑坚硬。四周有圆柱形洞,排列有序。房中间有长方形的陶灶,灶旁有陶鼎、豆、盆及炉箅等等。
经专家考证,这是安徽省首次发现的较为完整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而且,还能清楚的看出有三个层次,即是经历了新石器时代的三个阶段。按历史学家的断代理论,应该是四千年以前的事了。
这就是说,古埂塘真的很古。四千多年以前,中国还是夏朝的时候,我们的祖先就在这片热土上生存、发展。
这里既是我们祖先的栖息之地,也是我们这些泛泛之辈的生活、成长之域。
然而,我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半个多世纪,却不知道有古埂塘的存在,更不知道我脚底下的这块土地,还有着这样丰富的文化。
我在这里学习、工作,还在这里成家立业,培育后代。其实,是在祖先的荫德避护之下,在历史的身旁悄悄的度着自己的岁月。遗憾的里,祖先的遗迹,除了“古埂”的名,别的,竟不知在哪里。
如今的古埂塘,也和古埂水库一样,变身为公园了。只是,“古埂”二字没丢,还保留着,叫“古埂公园”。既是公园,便不能还是原来的塘,水域面积扩大了很多倍,配套了一些设施,放上一些点缀,造上一些景,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公园。
即便看不到祖先的一石一木,感受不到古人的一言一行。但是,祖先的足迹在,古人的威名在,公园便有了灵气,这块地便也有了期待。人民在此安居乐业,享受着幽雅的时光,谁能说,这不是希望的生活呢?
眼下,我虽己离开了这个地方,偶尔的回来一两次,就跟走亲戚似的,蜻蜓点水,匆匆过客而己。然而,心是安在这里的,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在心中记挂着。城里的每一条大街,哪里有个巷子,哪里道平,哪里有个弯,记忆犹新。古埂公园,北边的广场,整天锣鼓宣天,彩旗招展,歌声飞扬,一派繁华景象。南边是一片水域,几段栈道穿红截绿,直向前方伸去。水中央,荷花点点,蝴蝶、蜻蜓不住地往来穿梭,引人流连。岸边上,青松、翠竹掩映着茂密的草地……何处无景,何时无景!
慢步翡翠湖一圈,约三公里。每天,早晚各走一趟,不过六公里,正是散步的最好距离。每次在翡翠湖散步,不用停歇,也不需要休息。今天,因为见着了“古埂亭”的牌匾,很好奇,便在古埂亭上坐了下来。面对着一湖春水,一轮正在启动的旭日,心中萦绕着不尽的思绪。我在想着翡翠湖,不,古埂水库。有了前世的古埂水库,才有了今生的翡翠湖。这一步一步的走来,再一步一步的走下去,说明了什么,末来又将是什么情形呢?
                         2019年3月16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荷语 2019-3-27 09:41
古埂新意,感佩老师情怀。
引用 陈林先 2019-3-27 13:42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蔚青 2019-3-28 15:32
欣赏佳作,分享精彩。隔屏问好,祝创作快乐!

查看全部评论(3)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6-21 07:10 , Processed in 0.21958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