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闹闹的仨爸俩妈/野老

2019-4-8 18:58|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4694| 评论: 4|原作者: 野老

摘要: (一)闹闹       闹闹,小的时候真是好看极了:身材特短,特粗,特胖,头上是一个美丽的蝴蝶;走起路来,臌臌蛹蛹,慢慢腾腾,东看看西闻闻的,你一叫他,他就屁颠屁颠地跑到你的跟前儿,极尽所能地去讨你的 ...
       
(一)闹闹
  
   闹闹,小的时候真是好看极了:身材特短,特粗,特胖,头上是一个美丽的蝴蝶;走起路来,臌臌蛹蛹,慢慢腾腾,东看看西闻闻的,你一叫他,他就屁颠屁颠地跑到你的跟前儿,极尽所能地去讨你的欢喜;最让你忍俊不禁的是,这家伙是无师自通地向你打敬礼,或者向你作揖感谢呢。
   他现在长大了,都一岁多了!
   呵呵,他那身材没变,还是那么短,只不过是更粗了,高了,头上那蝴蝶依旧还是那么清晰,那么好看,简直就是一个帅气的美男子啊!
   闹闹,是一只纯种的蝴蝶犬!这家伙,雪白的身子上有土黄色的花草,头上那个图案,就是一只活灵活现的蝴蝶。
   这家伙平时是很听话的,可是一看到同类,不管人家是男是女,都是箭一般地冲向前去,或者挑事儿打架,或者摇尾乞怜地示爱,这时就不管啥子汽车摩托车了,统统置之度外。所以闹闹的爸妈们就只能用链子拴着他外出,以防不测。
   但是这家伙是很讲究卫生的,绝不会随便大小便的。早晨,遛完他,他一天不会在家里拉尿;晚饭前,遛完他,一宿不会随意大小便的。据他的一妈说,这是他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
   呵呵,这家伙有点意思吧?要不,这家伙怎会有仨爸俩妈呢?!
  
   (二)一爸
  
   闹闹,这个名字,就是他的一爸给起的。
   闹闹来到现在这个家,也是他的一爸把他给带来的。
   闹闹的一爸,叫梁一凡,是正宗的半岛人,他是从半岛古老的高山镇走出来的。这人的脑子不是那种高精尖的,就是一半拉子玩意儿,读书也没读出个啥子名堂来,清华、北大不要他,他也没法子要复旦、同济啥的,就只能去半岛的职业学院里学了三年烹饪专业,蒙蒙呼呼三年过去了。就业时,人家一问学啥专业的,他说是厨师,人家就说走吧走吧,去宾馆酒店吧!呵呵,哪个大宾馆、酒店敢要他这种鸟毛经验一点没有的家伙?所以,一气之下,这家伙就来到了中韩合资的BIQ电子厂了!妈妈的,没人用俺做饭做菜,俺就来做电子元件还不行吗?堂堂一个大男人,还能被饿死不成?俺就绝对不信活人能让尿给憋死的!
   梁一凡,你别看他不善言辞,那是嘎啦肉在里面啊!他人在这BIQ上着班儿,可是一点也没扔下他的老本行,一下班,就去钻研做菜的学问;去哪个菜馆酒店吃饭,有个好菜,就千方百计地去研究人家的食材、用料、火候啥的。最让人佩服的是,他从不在厂子里的食堂吃饭,都是在自己屋里做着吃,一些平平常常的食材经他一伺弄也就成了可口的美味儿了。
   呵呵,忘了介绍了,这人别看不愿多说话,但是特爱臭美,爱干净。一米八零的颀长身材,不魁梧,但却俊朗,下了班都是白衬衣打领带,蓝色的西装,铮亮的皮鞋,潇洒飘逸。入厂子不久,就把头发染成了红色的,据说是前卫,而且时髦。因而,诺大的一个BIQ电子厂里的员工背地里都叫他“红毛”。
   “红毛”是在闹闹三个月大的时候,把闹闹带到BIQ的员工公寓来的。
  
   (三)二爸和三爸
  
   闹闹的二爸,叫着杨柳树,三爸叫江水清,都是半岛那高山镇的人,高中时就跟梁一凡是同学,读大学时又是同窗三载,共眠一室,学的是一样的专业。
   杨柳树,五短三粗,黑不溜秋,就像是一轱辘木头。这个家伙,是个只管吃饭长身体、不长心眼子的直筒子玩意儿,三句话不来就乌马锵锵冲上去了,那命仿佛压根儿就不是他的似的;凡事儿造对了,得胜归来,趾高气扬;打败仗了,垂头丧脸的,犹如死了爹娘老子;造错了,负荆请罪,改正过错,重做新人。
   从读高中时,杨柳树就特别佩服梁一凡,佩服人家不急不躁,佩服人家不显山不漏水,佩服人家不张牙舞爪……总之,是王八眼儿对绿豆,就看上了这个梁一凡,于是就说:“梁哥,你去考啥学校,俺就去考啥学校,你去学啥专业,俺就去学啥专业!”
   呵呵,于是乎……
   闹闹的三爸江水清,人特老实,就像是个大姑娘似的,白白净净的,一说话,脸就发红,别看他有着七尺男儿的身材,可是那胆儿还没有姑娘家大哩,一见别人闹事打架,就浑身打哆嗦。杨柳树说:“操,你他娘的,这也能叫男人?”梁一凡说:“男人也不都是你那样的不要命的愣种啊!”杨柳树就不再说啥了。
   江水清也是从高中到现在,不仅离不开梁一凡,还离不开杨柳树,你道为啥?就因为梁一凡能为他出谋划策,杨柳树敢为他出头打抱不平,这梁大哥、杨二哥都是他的保护神啊!
   呵呵,这就叫着鱼嘎鱼,虾嘎虾,王八嘎了个鳖亲家,自然界就是如此不可思议的。
   梁一凡来到了BIQ,杨柳树和江水清会不来吗?三人来到中韩合资的BIQ后又住到了一个公寓里,三室两厅一厨一卫,宽敞着呢。住进这里后,梁一凡郑重其事地制作了一块门匾悬挂在公寓门上边,上书四个隶书大字:情同手足。杨树林问其意,梁一凡白了一眼杨树林说:“你这脑子多咋能灌点墨水进去?咱仨都来自高山镇,又是同窗六载的好兄弟,兄弟如手足,所以咱仨住的公寓就叫‘情同手足’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所以,当梁一凡从他表姐那儿把闹闹带来这“情同手足”后,杨柳树就说:“从今以后,梁哥就是闹闹的一爸,俺就是他的二爸,水清你就是他的三爸!”
   当梁一凡把头发染成红色的后,杨柳树就把头发染成了白色的,而且强逼着江水清染成了黄色的了。这下子,这兄弟三人就各自有了“红毛”“白毛”“黄毛”的外号了!
  
   (四)一妈
  
   闹闹的一妈,在梁一凡看来,那是的的确确不简单的,是飞机上挂暖瓶——高水平!
   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闹闹的二爸三爸去上夜班了,一爸梁一凡吃罢晚饭后牵着闹闹来到了BIQ后边的休闲广场上。广场上人不多,于是梁一凡就放开了闹闹。闹闹这里瞧瞧,那里闻闻,憨憨的,傻傻的,一副国宝大熊猫憨态可掬的样子,惹得广场上的青年姑娘们开怀大笑。每每人家姑娘们大笑时,闹闹就臌臌蛹蛹地傻乎乎地来到人家跟前,给人家打敬礼,或者作揖,姑娘们就把自己的零食儿给它吃;一有这些可口的美味零食儿吃,闹闹就跟人家黏糊起来了,又是去舔舔人家的手,又是去蹭人家的小腿儿,越发地让人家疼它,喜欢它;这种时候,梁一凡佯装发怒,闹闹才会不情愿地回到它的一爸跟前来的。
   闹闹正跟喜欢他的姑娘们黏糊时,走来了一个打扮入时的纯清姑娘。这位姑娘接近一米七十的个头儿,一身雪白的西装,耀眼的红色高跟皮鞋更显得身材颀长,披肩的直板栗色美发,一张瓜子脸白里透红,整个人丰满苗条而又青春飞扬。姑娘走过来,打一个极其漂亮的口哨,闹闹就兴高采烈地向她奔来。姑娘慢慢蹲下身子来,温柔地注视着闹闹,甜甜地说道:“哎,宝贝儿,你好!”闹闹于是就摇着尾巴,嘴里哼哼唧唧地撒着娇,两只后腿站起来去舔姑娘的手。姑娘把闹闹抱起来,抚摸着他,看看他的嘴和蹄子,说:“噢,还是个儿童啊!”
   梁一凡走过来,笑笑说:“是的,他才一岁呢。”
   “您是他爸爸?”姑娘放下闹闹问。
   “呵呵,呵呵,是……吧。”梁一凡摸摸自己的头,有点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姑娘捋捋飘逸的栗色长发说,“养宠物的人,都这么叫的,显得有爱心哦!”
   “呵呵,呵呵……是……的……”梁一凡越发脸红起来。
   “害羞了?害什么羞啊?你又不是他的真爸,哈哈哈……”姑娘大笑起来。
   “呵呵,呵呵,是的……”梁一凡也跟着笑。
   闹闹蹭蹭梁一凡的腿,又去蹭蹭姑娘的腿,傻乎乎地看看梁一凡,又傻乎乎地瞅瞅白衣姑娘。
   “他叫闹闹?你是梁一凡?你们住在‘情同手足’?”姑娘笑美美地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梁一凡懵了,结巴起来:“你……你……咋……知道……的?”
   “想知道吗?”姑娘扬扬头发问。
   “嗯嗯……”梁一凡使劲点点头。
   “那好,你周末邀请我去‘情同手足’尝尝你的厨师手艺,我就如实相告!”说罢姑娘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梁一凡,挥挥手走了。
   周末,梁一凡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请来了姑娘。饭桌上,姑娘没告诉梁一凡别的,倒是给梁一凡和闹闹的二爸、三爸讲起了有关养狗的知识。
   姑娘告诉闹闹的仨爸有关狗的许多知识。她说,狗和狼是近亲,狗被人驯化得没了野性,也缺了狼的那种灵性和血战到底的血性,可是他对主人的忠诚却是至死不渝的,所以就有位这人说过:母爱最伟大,狗对主人的爱次之。狗,身上其他部位没有汗腺,舌头上有,散热就是通过舌头来进行的;狗的嗅觉最发达,是人的一千倍,但它没有味觉,吃什么都是先闻闻再吃的;狗的听觉是人的一百倍,但它的视觉不好,相当于人一点零的视力,而且还是色盲,看东西只有黑白两种颜色。她还说,养狗不仅要给它打各种预防针,在最初几年里还要给它常吃药虫子的药才能保证狗活个比较长的年纪,否则就被钻心虫子给钻死了。她还说……
   姑娘一番养狗的理论把闹闹的仨爸给听得大眼瞪小眼的,佩服得五体投地。梁一凡说:“你简直就是个兽医啊,你不会是兽医系毕业的吧?”
   “你来做闹闹的妈妈吧!”杨柳树冒冒失失地说。
   “是的,来吧!”江水清说。
   姑娘看看梁一凡,说:“那得看你们的大哥让不让我常来尝他的厨师手艺啊!”
   “让让……呵呵……”梁一凡点头如捣蒜。
   “那好吧,从今儿起,我就是闹闹的一妈了,成了‘情同手足’一份子了!”姑娘站起来踱着四方步,背着双手,仿佛戏台子上的潇洒相公。
  
   (五)二妈
  
   闹闹的二妈进入“情同手足”就有些传奇色彩了。
   那天,一爸梁一凡去上夜班了,闹闹在二爸三爸带领下来到BIQ后的广场上,这家伙不知啥时候对着人家的轿车轮子撒了一泡尿,正巧让车主看见了,车主飞起一脚踢得闹闹哇哇唧唧地跑向俩爸这里,幸亏它跑得快,要不得被踢个半死。
   车主是个小伙子,也是BIQ的员工,五大三粗的,染着绿色的头发,满脸的疙瘩,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主儿。杨柳树走过来跟他理论,江水清在那抱着闹闹吓得直打哆嗦。杨柳树问他踢闹闹的原因,小伙子说啥也不为,就踢了你能咋的?横得让人极不舒服。
   杨柳树顿时血脉喷张,撸起袄袖子就要动手,不料却被旁边一个姑娘给扯住了,姑娘把杨柳树扒拉在身后说:“这事我看到了全过程,我来对付他!”
   杨柳树抬眼打量过去,嘿,一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青春女子,齐耳的短发,圆脸大眼睛,一脸的笑模样儿。
   姑娘对那车主说道:“狗狗往你车上撒尿,不对,你可以去找狗主人,或者给你檫洗,或者给你赔偿;你踢狗狗,是不对的!耍什么横?怎么想玩两下子吗?我来陪你练练!”
   小伙子转身离去,垂头丧气的。他的一个同伴说:“咋了,哥们?让一女的吓着了?”小伙子道:“你去跟她试试去,找揍挨吗?你不知她是市里跆拳道比赛的冠军?”同伴一吐舌头:“操,丧气!”
   于是,后来姑娘就被杨柳树请到了“情同手足”,顺理成章地成了闹闹的二妈。
  
   (六)闹闹的一家
  
   闹闹是幸福的,“情同手足”里每一个人都很爱闹闹。
   原来“情同手足”里能这么热闹温馨,还得归功于闹闹的一妈。
   一妈,叫李婧,今年从山东农大兽医专业毕业,BIQ中方董事长是他的老爸。一妈毕业后在BIQ转悠着,就发现了“情同手足”及其三位有趣的主人,于是她就暗里明里展开了调查,把“红毛”、“白毛”、“黄毛”三人的个人家底和八辈祖宗查了个透亮。之后,她找到表妹卢野说,想不想谈恋爱?想不想干一番事业?从来就对她五体投地的表妹使劲点点头。她说,那好,从今天起,一切都得听从老姐我的调遣和指挥。于是,一妈就先去接触一爸成了一妈,然后再安排同学在BIQ后的广场上开车等候闹闹去往车轮上撒尿挑衅事儿,让卢野出手接下事儿,卢野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闹闹的二妈,成了“情同手足”的一员。当时二妈说,姐你咋知道狗狗一定会去撒尿?一妈一笑说,姐熟知狗性呗。
   一妈二妈常来品尝一爸二爸三爸的厨师手艺,哪天不来,一爸二爸就像丢了魂儿似的,一遍一遍地打手机,堂而皇之地说:“快点来吧,闹闹想你了,不吃不喝呢。”
   来了之后,一妈就说:“只有闹闹想妈妈吗?”
   二妈也跟着说:“爸爸不想吗?”
   一爸就笑:“呵呵……呵呵……”
   二爸就说:“想……想,咋的不想呢?”
   三爸也说:“是的,想,想啊!”
   二爸就对三爸说:“你想个屁!有你的油盐酱醋吗?”
   三爸就脸憋得通红,不知说啥好;一爸和一妈二妈就呵呵地笑起来。
   有一天,一妈对一爸说:“我,不喜欢我的白马王子染个红色的头发!”
   一爸说:“为啥?”
   一妈说:“业没创,家没立,去打扮得招摇过市的,有意思吗?”
第二天,一爸二爸三爸一起把头理成了本本分分的小平头。
   二妈说:“姐,就是厉害啊,这下子,三个外号也跟着没了啊!”
  
   (七)闹闹一家的春天来了
  
   那天晚上吃完饭,一妈说:“我们‘情同手足’的春天来了!”
   “啥意思?”
   闹闹的三个爸一齐问道。
   二妈抢先说到:“你们三人马上就要有用武之地了!”
   于是,一妈就把自己创业的计划公诸于众。
   原来一妈发现BIQ的食堂经营不好,承包期也到了,她就开始筹划承包食堂。这是一个一千多人就餐的食堂,如果精心经营,不仅利润丰厚,而且还可以做成招待厂外来客的酒店。一妈打算从这里做起,来磨练闹闹的三个爸,同他们一起创业;如果成功了,不仅可以积累酒店管理的经验,还可以为以后餐饮业的扩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听完了一妈的计划,大家激动起来。一爸站起来,对着一妈深鞠一躬,深情地说:“谢谢老婆大人,让俺圆了当大厨的梦,这真的是我们生命里的春天啊!”
   “这就成了老婆了?”一妈憋不住笑了。
   “呵呵,早天晚天的事儿嘛。”一爸美美地说。
   “谢谢大嫂!”二爸说。
   “谢谢大嫂!”三爸也说。
   “怎么了,就没有我的功劳吗?”二妈一把扯过二爸,瞪圆了眼睛问。
   “有有有,”二爸赶紧说,“谢谢老婆大人!”
   “哼哼,这还差不多!”二妈松开手说。
  
   (八)闹闹一家人的事业红火起来了
  
   BIQ一千多人就餐的大食堂被闹闹一家人承包起来。
   闹闹的一妈、二妈负责招兵买马,闹闹的仨爸负责具体的业务。一妈李婧是自然的老板,大食堂的里里外外,扩充人马、装修设计、具体运作等等一揽子大小之事她都要去过问,去落实。二妈卢野分管食物、蔬菜的采购,身兼采购员、保管员、会计三职。一爸梁一凡带几个人专攻小灶,是专为贵族员工和外来客人服务的。二爸杨柳树、三爸江水清专来负责大菜的,变着花样来满足BIQ大多数员工就餐的需要。招聘来的三个面食师傅带着一干人马负责馒头花卷之类的饭食制作,另外一个师傅领着十几个人打杂,择菜的,刷碗的,打扫卫生的,人人各负其责。BIQ的大食堂一改往日沉闷呆板、没有活力的局面,红红火火干了起来。
   经过装潢的大食堂,真叫个天翻地覆面貌新!你去瞧吧,千人就餐的大餐厅的大门上悬挂着“情同手足大餐厅”的门匾,大餐厅的两边设有十几个名字各异的雅间,那些名字,你听听都会觉得心里暖暖的,啥子“兄弟情”、“姐妹谊”、“恋人坊”,啥子“贵人来”、“福人间”……每每到了中午、晚上用餐的时间段里,这里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人声鼎沸,一派繁荣兴旺的景象。
   这个时候,闹闹就会听话地待在一妈李婧和二妈卢野的办公室里,不调皮,不闹人。
   十几天,过去了,闹闹的仨爸两码晚上回到公寓“情同手足”里,天天开个小会,总结着今天的工作,查找着失误,计划着第二天的事情。
   一天,二妈卢野说:“咱们得再找一人来帮俺,俺干着这些活儿,可是把俺给累得够呛啊,别还没过上好日子,就把俺给累趴下了!”
   “就是,别把俺老婆累坏了!”二爸赶紧附和说。
   “是的,俺没意见。”一爸说。
   “好的,就这么定了,但是我们得找个好姑娘,准备着给闹闹做三妈!”一妈如是说。
   “啊啊……谢谢大嫂,俺这儿有个人选……”
   “说来听听!”二爸火急火燎地说。
   “呵呵……俺只想着跟大嫂说……”三爸吞吞吐吐地说。
   “啥?难道你把大哥和俺忘了?”二爸立时凶相毕露。
   “呵呵……呵呵……大哥都听大嫂的,你……你也听二嫂的,呵呵,二嫂又听大嫂的……”三爸嗫嗫喏喏的。
   “……”二爸卡壳了。
   “哈哈哈……”
   大家都笑起来,于是一妈说:“行,老三等明天跟我讲,把那个姑娘也一并叫过来,让我看看!”
   “……呵呵,谢谢大嫂!”
   三爸脸儿红扑扑的,兴奋地抱起闹闹,说:“闹闹,你就要有三妈了!”
   闹闹舔舔三爸的脸,哼哼唧唧地撒着娇儿。
   “哈哈哈……”
   “情同手足”里飞出一串串笑声,飘向远方。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荷语 2019-4-8 09:42
构思很是奇巧有趣。欣赏老师佳作!
引用 陈林先 2019-4-8 18:59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野老 2019-4-9 05:47
荷语 发表于 2019-4-8 09:42
构思很是奇巧有趣。欣赏老师佳作!

谢谢荷语老师的鼓励,敬茶了。
引用 野老 2019-4-9 05:47
陈林先 发表于 2019-4-8 18:59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陈老师辛苦了,敬茶。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6-21 08:22 , Processed in 0.172633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