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许久精升官记(五十二)/陈林先

2019-4-28 19:32|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36| 评论: 3|原作者: 陈林先

摘要: 别人女儿的事,许久精处理起来得心应手,可自己女儿的事,让许久精焦头烂额。 水灵到县医院工作已经半年有余,因为有王俊山老婆这层关系,她没有分到护理第一线,而是在护理部当了一名干事,每天就是协助护理部主 ...
                                                                                        
        别人女儿的事,许久精处理起来得心应手,可自己女儿的事,让许久精焦头烂额。
        水灵到县医院工作已经半年有余,因为有王俊山老婆这层关系,她没有分到护理第一线,而是在护理部当了一名干事,每天就是协助护理部主任完成一些文字工作,最累的活也就是到打字社打印复印一些表格。水灵眼看就要二十五岁了,终身大事必然提上许家的议事日程。
        水灵虽说不是出类拔萃的漂亮,可经过这几年在部队的洗礼,女兵所特有的气质,在安东县城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再加上家庭条件这么好,一般条件的,还真不敢往上凑,可一些条件好的,也有点趋之若鹜。
        许久精和孔青莲不是老脑筋,有一点,他们非常明白,水灵找对象,必须水灵看上眼才行,条件再好,人长得歪瓜裂枣也不行。但是,他两口子,特别是许久精,对男方的工作控制的非常严格,首选是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其次是医生、教师和银行职员。别说是没有工作的,就算是在私企工作,家里再有钱,也不在考虑之列。刚过完春节,王俊山给介绍了一位,男方是刚入职的大学本科生,人长得高大帅气,县府办公室的秘书,父母是安东县税务局的一般人员。许久精曾私下偷偷瞅过那位男孩,觉得男孩的长相绝对对得起水灵,就让女儿和对方见面谈谈,由于他当时正忙着调动工作,一直也没放心上。等他腾出空来,再问水灵处得怎么样时,才知水灵没看上对方。这么优秀的孩子,怎么会没看上呢?许久精百思不得其解。等孔青莲告诉他真相后,许久精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觉得这只是个玩笑。
        许水灵有了自己的心上人,而这个人竟然是农民身份。
        水灵进医院工作后,为给单位打印资料,常跑医院附近的宏光打印社,一来二去,和老板廖宏光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廖宏光比水灵小一岁,一米八的个头,小伙子眉清目秀,一行一动,透着股机灵劲,前年大专毕业后,没找到合适的工作,自谋职业,开了一家打印社,最终目的是利用所学,开办安东县第一家广告公司。水灵被廖宏光谈吐、气质和远大志向所折服,倒追廖宏光。廖宏光考虑到家庭的差距,一开始一口回绝,后来看到水灵真心喜欢自己,也就和水灵确定了恋爱关系。
        自己的女儿,找一位农民,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许久精直接和女儿把话说绝,让水灵想都别想嫁给一位农民,就算是个体户也不行,哪怕他以后成了民营企业家,也得死了这条心。
        许久精趁着回安东解决宁红叶女儿工作的事,和水灵摊牌了。
          “水灵,你自己想一下,我为啥花那么多钱,把你送到部队?不就是为了你端上国家给的饭碗吗?我不信你不懂得,只有吃财政饭的人,才是体面人。爸爸妈妈不是老脑筋,孩子长得不像样子,绝对不勉强你,一定会给你自由,可你也不能找个农民啊!”许久精尽量和颜悦色地说。
           “爸爸,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农民就过不上好日子吗?您知道他一个月收入多少吗?几乎是我一年的工资,有了钱,生活就会幸福,再说了,他也不是农民,是个体户,很快就要办公司。”水灵站在茶几前,据理力争。
          “要是为了钱,何必让你去当兵,咱家缺钱吗?安东县有比咱家有钱的吗?咱们家,要的是地位,不是钱,甚至为了地位,不怕花钱,你年纪还小,不懂得被人尊敬和瞧不起是啥滋味,有钱的人,未必受人尊敬,因为现在谁都能吃上饭,不借你钱花,何必低三下四尊敬你?成了吃官饭的人就不一样,不用给别人办很大的事,就算帮忙摁个章,领着走一下程序,也会让人感激涕零,就说你在医院吧,别看你对医院的看病流程很熟,可患者进了医院,就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这个时候,你领着走一遭,能不感激你吗?个体户是干啥的?是挣别人钱的,不低三下四地求人,不好话说上一大车,能有生意做?孩子,别傻了,就算你看不上县政府的那位秘书,也得和那个农民断绝联系,有好工作的有的是,咱慢慢找。”
        水灵说: “爸爸,我当了这几年兵,也懂了一些道理,对您的一些做法实在不敢苟同,我觉得您的世界观有问题,您太在乎家族的荣誉,太在乎个人的面子,为了名誉和面子,达到了疯狂的地步,要不是咱家后面还有个酒厂,按您的做法,您拿什么养家,您的工资够打理关系的吗?您就是当再大的官,您的工资不用到养家上,有何意义?何况,您的工资和送出的钱比,几乎忽略不计,您这是何苦呢?再说,按大道理讲,您是人民的公仆吗?您为老百姓干啥事了?”水灵通过这几年在部队的锻炼,已经不是原先的柴禾妞。
          “你给我闭嘴!我花上钱让你成了有身份的人,就是为了回来教育我吗?我怎么不是人民的公仆了,我没贪污公家一分钱,我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家族的荣誉,用的都是自己挣的钱,我比好干部强多了,我以前没贪污公家一分钱,以后也不会那样做,我用自己的钱去买官,是不丢人的事,哪朝哪带没有捐官儿的事?人活在世上,要的就是个脸面,争得就是个人上人。”许久精拍着桌子说,他对水灵的话很恼火。
        孔青莲见许久精真动了气,劝和说:“一家人说话,用不着发那么大火,有事商量着来,水灵又不是不懂事的孩子。”
        水灵撅着嘴没出声。
           “再说你这事吧,”许久精继续说道:“俗话说得好,金花配银花,屎壳郎配疥蛤蟆,绿手巾配花卧单,他和你是一路人吗?放在过去,你是大户千金,他就是走街串巷的摇铃货郎;你是天鹅,他就是一只癞蛤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世间有之,可没听说天鹅把自己送到癞蛤蟆嘴里的。人活一世,争吃山珍海味者有之,但没见有争着吃屎的。”
           “爸爸,你说话太难听了。我大了,也见过世面,婚姻大事,不可能让你做主。”水灵一点也不示弱。
           “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嫁给那个农民,你就死了这份心吧,他要是不老实,别想在县城混下去。”许久精说了狠话。
           “还想和对付孙建国一样对付他吗?别认为我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孙建国和他父亲来医院看病,和我说了被人陷害的事。我丑话说在头里,别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对付他,他可不是孙建国,他是有文化的大学生,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辛辛苦苦弄来的前程毁了。”水灵也是豁出去了,和许久精针尖对麦芒。
           “你、你、你给我滚出去,许家门里没有你这样的祸害。”
           “走就走,你要是觉得给我买来的这份工作有点亏,我可以辞了,但谁也别想阻拦我嫁给廖宏光。”
        水灵摔门而去,许久精气得瘫在沙发上。
        许久精本来是想趁周六在县城刚装修完的住宅楼住一晚,被水灵一气,享受天伦之乐的兴趣全无,给孔青莲丢下一句“都是你养得好闺女”,拂袖回了渤海市。因为在市里还没买房子,又不愿意回单位的宿舍,就找了一个临近小吃街的停车位,想随便吃点东西。
        正是饭点,小吃街的人很多,因为小吃街和渤海学院仅隔一条路,所以食客大都是三五成群的学生。许久精正想找一家面馆,吃碗手擀面,忽然想到了什么,拿出电话,拨通了渤海学院党委书记田光春的电话。
           “田书记,有时间吗?出来吃顿便饭。”
           “哦,是许主任啊,早就想给你接个风,可一直抽不出时间,老婆今天正好回了娘家,我做东,腾龙大酒店,怎么样?”田光春答应的很痛快。
           “田书记,哪能让您破费呢,今天还是我来做东吧,不过,日本菜吃不习惯,咱去四季海鲜城怎么样?”
           “哈哈,谁做东都行,一顿饭,咱俩谁都能在单位报了,我好久没吃海鲜了,就听你的。”
           “您在哪儿?我过去接你吧。”
           “我在西苑盛景,这样吧,你先帮一下忙,去渤海学院东门,接一下我的学生,你把车牌号发我手机上。”
        许久精挂了电话,把车号发给田光春,因为正在渤海学院附近,所以就不慌不忙地把车开到了渤海学院东门口,车头调好后,微眯双眼,等着那位学生的到来。
           “您好,请问您是许主任吗?”一个甜美的声音从半掩的车窗飘进来,许久精睁眼一看,一个二十来岁、身材窈窕、肤色白净、扎着马尾辫的大眼女学生站在车旁。
           “哦,你是田书记的学生?”许久精打开车门问。
           “是的,许主任,我是田院长的学生刘莎。”刘莎一脸笑容地说。
           “那行,快上车,咱们去接田书记。”
        刘莎刚上车,车内立刻弥漫着一股栀子花的香味。许久精瞅了一眼刘莎的衣服,心里想:这个学生的家境相当不错。
        四季海鲜城是渤海市有名的饭店,主打菜以海鲜为主,是一个一般老百姓消费不起的高档饭店,主要收入来自单位的公款消费。许久精还在安东的时候,就经常在此招待和公司有业务关系的客户,也算是四季海鲜的老主顾。
        许久精作为VIP客户,三人很快被大堂经理领到二楼的高档包房。刘莎几乎不像一名学生,坐在那儿一点打怯的意思也没有,和田光春说话,根本不像师生关系。其实,刘莎一出现,许久精就明白了个八九不离十。
           “小刘,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民政局的许主任,渤海政坛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而且,还有一个幕后身份,今天不和你说了,暂时保密,一句话概括地说吧,他的钱,你几十辈子都花不完。”田光春眉飞色舞地说,看得出,田光春今天的心情特别好。
           “许主任,您好,认识您真高兴,我是渤海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现在读大三。”刘莎站起来,向许久精鞠躬说道。
        许久精最受不了这个,也最喜欢和有文化有素质的人打交道,所以有些慌乱地站起来,让刘莎快坐下。
       菜很快上满了桌,一色的海产品。三个人坐在这么大一张桌子上,守着这么一大桌菜,气氛还真有点不协调。刘莎附在田光春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田光春高兴地说:“怎么不早说,快给你同学打电话,让她打车快来,咱们慢慢吃着等她。”
        田光春一边把一个蟹钳剪开,一边对许久精说:“许主任,你得感谢一下刘莎同学,她要把最漂亮的同学介绍给你认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9-4-28 19:31
许久精为女儿的婚事头疼
引用 蔚青 2019-4-29 07:06
笔法灵动,文字充沛,内容精彩,好作品,拜读欣赏,遥致问候!
引用 舟上客 2019-5-1 07:30
女儿大了有主见,应该是好事,看许久精怎么应付!欣赏佳作

查看全部评论(3)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6 06:03 , Processed in 0.169674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