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化肥记(微电影原创)/黄海红日

2019-6-1 14:01|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36| 评论: 2|原作者: 黄海红日

摘要: 化肥记 小车车轮飞驰在平坦宽阔而又延绵无尽的高速公路上,伴随着车轮的滚滚向前,一会儿是大循环立交高架桥,一会儿多层小循环立交高架桥,快速变换着美丽的曲线。 无数高速公路带两边不时掠过的大绿化景观更是壮 ...
                                                        
                           化肥记
      小车车轮飞驰在平坦宽阔而又延绵无尽的高速公路上,伴随着车轮的滚滚向前,一会儿是大循环立交高架桥,一会儿多层小循环立交高架桥,快速变换着美丽的曲线。
      无数高速公路带两边不时掠过的大绿化景观更是壮观而又色彩炫丽,道路不时变换着各色丰富的几何图案,两边时时见到大块农田显示出火热的农忙景象。
     “张处长,”一路无话,沉寂的让人有些犯困,终于司机小徐打破沉寂:
        “现在公路真是越来越好,越来越漂亮了,看起来真是舒坦那。”
        “。。。”
       没人回应,一转脸,副驾驶座上的那位显然是睡着了,笑道:“这觉还真是好睡呀。”只好自顾自的开车。
       这是一个极为平常的,但又十分炎热的大早。
       他俩昨天在省城办完事,这会儿正加足马力,一路往回赶。
       车内空调的凉爽自然感觉不到室外的阵阵热浪。
       车继续向前飞驰。
       “收费站真TMD多!”好像还没到四十分钟又是一个收费站,司机小徐不由得骂了一句。
       “啊,啊?”这回张处长应了声,眯缝着眼睛,显然是半睡半醒,他坐直身体伸了个懒腰,接连打了几个长长的哈气:
       “哎唉,小徐,又在骂谁呀?”,张处长两眼惺忪。
      小徐一指前方,带着恼火的口吻:“NND,不到几十公里,数不清的收费站。”
       “可不,”张处长彻底清醒过来,道:“小徐啊,奇怪啥,你没瞧见前些时候,那啥,网上那张山西公路收费站惊讶图吗。”他点头赞同。
      小徐笑道:“嘻嘻,对头,密密麻麻那么多收费站,真叫人惊讶,还真不是夸张。”
      “那是政府以路养路的策略嘛,”张处长从国家社稷角度分析给小徐听:“这个,啊....”
      “少扯淡了,”不想被小徐一下打断,有些怒不可遏,嚷道:
      “少来啦,不知多少进了TND小金库!”说着手一扬,双搜离开方向盘。
      “哎哎,开着车那!”张处长大吃一惊,急忙提醒道。
      “没根据的话就别说哦,”他觉得有些好笑,随手掏出一包“云雾峰”,笑道:“小徐,提提神儿,发啥火儿嘛。”,他替小徐点着递过去,自己也点上一支,笑道:
      “嗨,咱管那闲事儿干嘛呀。”
      “呵呵,可不是。”小徐呵呵一笑。
      一连几辆好车毫不费力地在他们后面超过去。
      “张处,你看前面那几辆车,还真牛哎,咱都一百码了还是被人家不费劲儿的超过去了。” 小徐吐着烟圈儿。
      “可不,少说也得百十来万那。”张处长也羡慕不已。
      说话之间路途已经过半,小徐一拐方向盘下了高速进入普通公路,顿时两边田地那盎然的夏季耕种近距离景象更加真切,令人心旷神怡。
      “还是农民兄弟辛苦啊,”张处长看着烈日当头正在水田里弯腰插秧的庄稼人,不由感叹道:
      “原始啊,实在是原始。”他扔掉烟屁股,道:
      “唉,大农业才能大机械化呀,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是那么多小田块,农业结构落后啊。”好像他自己就是农林部长。
      “唉,真TMD,”小徐有些伤感,“咱家还有几亩口粮田那,真羡慕人家国外的大机械化。”
      “哦,是吗,”张处长有些吃惊,“好像没听你说过嘛。”
      “说了又怎样,你堂堂大处长又不能帮咱种地,呵呵呵。”小徐嘻嘻笑道。
      “那也不一定,至少放你几天大假回家,也好帮衬帮衬家里嘛。”张处长这话可是真的。
      “说笑的呀,不用,请人帮忙就是。”小徐实话实说,“插秧最麻烦,咱家以前有台插秧机又沉重又不好使,早成废铁了,”小徐笑道:
      “现在好多了,收割时有收割机专业队,到时候请人家付点儿工资就中,省事儿多了,”,
      “是吗,有困难就讲哦。”张处长关切道,
      “哎哎,谢谢张处关心。”小徐开心笑起来,“不过,肚子在闹革命,咱还是找个地儿填填肚子吧?”,
      “哎哟!”张处长一看表,都十二点了,赶紧抱歉道:“对对对,忽视咯,拐到停车场吧,咱填肚子去。”
      “哎,走嘞!”,因为经常来,小徐驾轻就熟。
       到底是夏忙农时节啊,偌大的停车场到处停着运送农资的车队,显示出一派农忙的景象。
       吃饭不用花费多长时间,张处长让小徐买了几瓶矿泉水撂在车上就赶紧上路,还有一小半路要赶路呢。
       道路两边的田地里,很多村民依旧冒着烈日在插秧。
       小车中速行驶,而一辆接一辆的运送化肥的农用手扶拖拉机车辆一个劲的往前超车。
       “农民真是辛苦啊。”张处长又不胜感慨道。
       “哎呀,张处你看,路边两袋化肥哦 ,”忽然,小徐一指路前右侧,是两袋没有拆封的化肥横竖着歪在路边。
       “这有啥奇怪呀。”是啊,有啥奇怪呢,正是夏忙季节嘛,张处长显得不以为然。
      车继续向前行驶,张处长忽然挥了一下手:“小徐,靠边儿。”
       “您要方便吗。”小徐以为他要内急。
       “不不。”张处道,
      车缓缓停到路边。
       “我说小徐啊,”张处长有些迟疑:“刚才路边那两袋化肥是不是前面拖拉机上掉下的呀!”
      “就是,现在化肥还真的紧俏,扔在路边怎么会没人过问呢,我一看到就这么想了。”,
      “行了,这年头化肥金贵着呢,咱们这次得做一回雷锋咯。”他朝小徐做了个掉头的手势,“赶紧的,将刚才人家掉到地上的化肥弄上车,追上前面的拖拉机问问。”
      “好嘞!”,小车立刻掉头,好在还没有跑多远,那两袋化肥依然静静的歪在路边。
     到底是小伙子劲头十足,小徐麻利的打开后备箱,毫不费力的将两袋化肥丢进后备箱,随即掉头往前追赶。
     小车总比拖拉机快多了,十几分钟接连追过四五辆,结果人家都没说没丢。
     紧接着又追上一辆敞箱车,一瞧,车上满载着面粉。
      “小徐啊,靠边儿。”又向前追了一小节路,张处觉得不对劲儿。
      “咋啦,不追了?”小徐有些不解, “甭追了。”张处长左顾右盼,道:“我说,这回咱呀,雷锋恐怕是学不成咯。”
     “为啥?”感到奇怪,
     “哈哈,”张处长笑道,“说不准是人家村民施肥放在路边的。”
     小徐一脸惊诧:“不会吧,那咋办!”,
     “咋办,送回去啊。”毕竟是处长,处乱不惊。
    车立马掉头。
    果然,在“掉”化肥的路边早已积聚了几拨村民,个个都是满脸的乱气冲天,大声责骂着这“大白天的路匪”呢。
几个后生更是摩拳擦掌,举着农具挥舞不止:“竟敢大白天抢化肥,要是被老子逮着了非TND砍死这帮混球!”
    带着歉意,将车停回路边,村民们一下子围拢包围上来,嗨,那阵势!
    到底是领导同志,关键时刻就彰显出领导的才能,张处长一下车还没等村民发话就抢先一步:
   “老乡们,实在不好意思啊,看到两袋化肥倒在路边,我们以为是前面运化肥车辆上掉下来的呢,咱啥都没想就给拖上车了,追了好远人家都说没丢,想来肯定是弄错了。这不,赶紧给送回来了,对不起了。”他一字都没有磕巴,边解释边呵呵道。
   “哦!!”村民们恍然大悟,随之转怒为喜。
   “这不是在做好事儿嘛,大伙儿还得谢谢人家才对呀,是不?”
   “对对对,是得谢谢人家!”大伙儿异口同声。
   “哈哈,我说嘛,”一小伙儿扔掉准备用来当家伙的农具,大笑道,“大白天遇鬼,谁敢大白天抢东西啊!”
   “是啊,还打算报警呢。”,
   “嘿,真够爷们儿!”,
    一派误解后的欢跃气氛。
   “走,”一位大嫂拉起张处长情实意真,道:“到咱村喝口茶,歇歇脚。”,
   “是是,得好好谢谢人家!”,
   “不不不,”张处长接连摆手,连声道歉:“耽误大家施肥了,不好意思,我们那,还得赶路那。”,
   “是啊,追化肥耽误了不少时间呢。”小徐也赶紧附和道,
   “好意领啦,我们还得赶路,乡亲们,再见再见!”,一派首长视察拜别的感觉,
    乡亲们的话语自然朴实而坦诚:“好啊,我们也不耽误你们赶路了,好人那。”,
   “哎哎!”张处长边打招呼边上车:“后会有期啊!”
   “小徐,开车啊!”,小徐一大小伙儿竟然被感动的泪流满面,经张处长一推,赶紧钻进车子,发动车子上路。
在反光镜里,依然可以看到立在路边目送他们的村民们。
    小车一直平稳的行驶着,他们谁都没有说话。
小徐眼眶里依然充满着湿润。
不用说,今天的巧遇既合情合理又充满了滑稽,但从俩人的脸上写满了尴尬的兴奋。
   “小徐啊,”终于,一口气开出十几公里,张处长终于打破了沉寂,道:
“呵呵,小徐啊,这做好事啊也得多动动脑子才行,看来这雷锋也不是好当的呀。”,
   “呵呵,还真是。学雷锋差点儿成了贼咯,这事儿说给大伙儿听还不笑死。”,他呵呵道,
   “说不准还被人家一顿狠扁呢,哈哈….”
    一阵会心的开怀大笑回荡在狭小的空间里。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9-6-1 14:01
心善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鲁宏 2019-6-1 15:54
佳作欣赏!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9-22 07:22 , Processed in 0.129978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