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第二届远山杯小说大赛 老姜恋爱了07/野老

2019-6-2 17:32|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54| 评论: 8|原作者: 野老

摘要: 老姜恋爱了,就在今年开春的时候。 老姜,叫姜进财,是姜太公姜尚的后人,究竟是第几百几十代的后世子孙,现在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就是那些在京城里唬人的啥子狗屁专家也是稀里糊涂的,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老姜的 ...
      
    老姜恋爱了,就在今年开春的时候。
老姜,叫姜进财,是姜太公姜尚的后人,究竟是第几百几十代的后世子孙,现在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就是那些在京城里唬人的啥子狗屁专家也是稀里糊涂的,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老姜的老家在高山镇姜家庄。姜家庄坐落在富水河西岸的半山腰上,富水河上特别有名气的大凌湾就在姜家庄下游三四里处。姜家庄依山傍水,河两边有着几千亩肥沃的良田,自古以来就是个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庄。村庄里有点名气的人代代辈出,名气这玩意儿,好的孬的都有,甭管好坏,只要出了名,就是名人了,就他奶奶的有名气了。
老姜——姜进财,在姜家庄里也是个有点名气的人物。
老姜今年七十有二,在家里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二,上有个大姐,下有一弟一妹。别看老姜的爹妈老实得出奇,三脚踢不出个屁来,其实他们制造小人儿的本事大着呢,一憋气的功夫儿就造出了八九个来,可惜老天爷没睁眼儿,那几个都被阎王爷的小鬼儿给勾走了,就剩下这两男两女姐弟四人活了下来。
老姜的大姐比老姜大三四岁,早早地出嫁了,生了两儿两女,在去年也去见阎王爷了。弟弟和妹妹,虽然是成亲了,也养儿育女了,可是他们是直接换亲成家的。老姜比弟弟、妹妹大十几岁,姐姐又出嫁早,没有人给他换亲,所以一直没能成家,让岁月给生生地耽误了,故而这才开始谈恋爱。
老姜为啥一直没谈恋爱呢?就因为老姜是姜家庄的名人啊!
老姜为啥能成名人呢?主要有三个原因。
老姜长相奇特,此其一也。老姜这长相,用现代人的话说,这叫着有个性,即使在人海茫茫的闹市里,只要老姜在里边,保准你隔着三五百米也能发现他老人家。不信?你瞧:
一米五几的个头儿,头格外的大,四方大脸,大鼻子,大眼睛,大耳朵,大嘴巴,一句话概括起来就是:除了身材不大,头上的玩意儿都大!如果再拍《西游记》,让老姜去扮演如来佛啥的都不用化妆了,反正是只看见头和脸就行了呗。
他奶奶的,高山镇的女人们的审美也不知道在哪年出了问题,硬是没有一个肯和老姜谈恋爱的,也没有一个肯和老姜搭伙过日子的。
老姜喜欢帮工,此其二。老姜喜欢去人家家里做帮工,这在姜家庄乃至高山镇也是家喻户晓的。古老的高山镇,民风淳厚,谁家里起屋盖房子上大梁了,大家都来帮忙,热热闹闹地就把这起屋盖房的事儿干完了,但是来帮工的人大都是盖房的东家请来的,除了关系特别亲近的可以自动上门帮工,其他人是不可以不请自来的。
然而,老姜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他老人家是不讲究这个的,不论是谁家起屋盖房,也甭管人家请也不请,扛起铁锨就昂昂然帮忙去也。奶奶个球的,咋的还等着人家请呢?谁家没有个事儿,谁还能一辈子不求人吗?老姜就是这么想的。老姜喜欢帮工,那么他的活儿干得啥样呢?姜家庄有好事者专门给老姜作了一首打油诗来概括描述:
姜家庄啊姜家庄,
家家盖房忙又忙,
进财不请把忙帮。
嘴上叼着一杆枪,
拄着锨柄开大腔,
稀里糊涂半头晌。

白酒哈了七八两,
面条喝了半盆汤,
撑得肚子鼓囊囊。

饭后叼枪不开腔,
找个地儿把身躺,
呼呼大睡把福享。

据说别人不请老姜帮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老姜闻听之后,呵呵一笑说:“人嘴两呼达皮,谁爱说啥就说啥呗,俺该帮工还得帮啊!”
老姜善说,喜欢抬杠,死抬杠,抬死杠,而且抬杠时声音高尖,比不一般的人还要高出十六度。此其三也。
小的时候,老姜在街头上听一个白胡子爷爷讲大凌湾的故事:
那一年的早晨,小和尚下山来到凌湾挑水,来到湾边后,小和尚首先蹲在一块大石块上洗起了脸,然后又灌满了水桶,当他起身走出不远时,回头看去,刚刚他站在上面的那块大石块,缓缓向蓝盈盈的凌湾深处飘去,小和尚立时浑身冒出冷汗,原来那块大石块是一只巨大的老鳖盖啊!不知是那一年了,据说那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天阴沉沉的,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天地间雾气蒙蒙的。小牛倌把牛赶到了山岭上,牛儿悠闲地啃着鲜嫩的青草,他自己来到凌湾边上一块巨石后面清闲起来。正想着东家那个如花似玉的闺女,突然听见凌湾水面上有搅动水的声响,他趴在巨石上偷偷地向凌湾中间水面上望去,一条大鱼似的东西接二连三跃出水面,溅起丈把高的水花儿。不一会儿,湾里边传出了铿铿锵锵的锣鼓声儿,接着水面波浪翻滚,鱼鳖虾蟹浮出水面演练起来,小牛倌看得一时情起,连声大呼:“太好了,太好了!”这一叫好,凌湾水面立即平静下来,波澜不惊,蓝汪汪,绿莹莹。不一会儿,蓝盈盈的水面变成了红色,随即漂上一具巨大的鳝鱼尸体。据说,这条巨大的鳝鱼就是先前跃出水面侦查的那个家伙,因为它侦查工作做得不好,让凡间的小牛倌看了一场好戏,于是就遭到无情的惩罚……
小伙伴们听得如痴似呆,老姜就说:“老爷爷,你看见了?”
“老辈儿的事儿,听说的,俺哪里能看到呢?”白胡子翻翻眼皮说。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老姜立刻声音提高了八度说,“没看见,就别在这胡咧咧了!”
“这是传说,咋的是胡咧咧呢?”白胡子脸都紫了。
“传个屌说,越传越邪乎!”老姜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声音又提高了八度。
白胡子差点被气死过去,眼前金星乱晃,手指着老姜“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上一句话来。
老姜的大姐抱着第一个孩子回娘家,吃饭的时候一直都在夸自己的孩子不挑食儿啥都吃,老姜听了半天把筷子一放,声音直接提高八度问道:“他啥也吃?”大姐点点头,老姜就说:“真的?”大姐又点点头,老姜声音又提上八度问道:“他吃屎吗?”大姐差点没再喘上下一口气来。

这种种的原因耽误了老姜谈恋爱,更是耽误了与某个女人搭伙过日子,就这么一晃六七十年过去,老姜真的成了老姜了。可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这不七十有二的老姜恋爱了!
今年春天的一天,在市开发区一家企业看大门的老姜早上起来发现了一个女人蜷缩在大门旁边。这个女人,有五十多岁,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已经奄奄一息了。见死不救,枉披了一张人皮,救人要紧,老姜啥也不顾的想,把女人抱进屋里,拿水端饭,好生伺候,原来女人是饿昏了。女人吃饱喝足了,老姜端来温水让女人洗把脸,老姜愈发高兴起来,原来这女人生得还算周正端庄,颇有几分姿色。女人不善言辞,交谈了半天,也说不清自己是哪里人,只说距离中原河南近,老头子死后三个儿子都不养活她,也不知道咋的就来到这儿了。
老姜听了女人的遭遇,先是骂女人的男人不该死得早,然后跳着脚骂女人那三个不是人揍的儿子,尽管老姜义愤填膺地骂,女人一声不吭,一点也不应和老姜,老姜再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女人不是很那个,有点心眼不足。骂完了女人的丈夫和那三个不是人玩意儿的儿子,老姜灵机一动,他奶奶的,把这女人留下来成个家这是多美的好事儿啊!女人从此不必挨饿了,自己也有老婆了也有家了,也能过过谈恋爱搂着老婆睡觉的日子了,太好了,呵呵,不是太好了,而是相当的太好了!想到这儿,老姜立即觉得还要感谢女人的老头子,还要感谢女人那三个不是人玩意儿的儿子,奶奶的,那家伙不死,那三个东西有一个好的,俺老姜岂能捞着跟这个女人谈恋爱过日子?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天老爷是不会饿死没眼儿的家雀儿的,这岂不是兔子叫门——送肉来了吗?老姜脑袋瓜子一热,就胡思乱想起来,啥词儿都蹦进了脑袋瓜子里来了。
老姜主意打定后,首先拿起自己那个厚厚的老头手机给堂妹打电话,让堂妹把自己不穿了的春夏秋冬的衣服送过几件来,并且过来合计合计这桩美好的姻缘。
老姜的堂妹叫姜华,已过花甲之年,是县上集体企业的退休职工,她对老姜一直都很关心,送衣服、送吃的是常事,可不像老姜的亲弟弟亲妹妹那两个东西。老姜的亲弟弟和弟媳,压根儿就不让老姜进他们的家门,农忙时老姜回去帮助他们收庄稼,他们连一顿饭都不给老姜吃;老姜的亲妹妹呢,见了老姜就会哭穷,又没有这个又没有那个的,咋的也得从老姜布袋里抠几个钱去;老姜大姐那几个儿女,就是修了个好嘴儿,一斤猪头十六两嘴,自己要结婚了,或者自己的孩子要结婚了,立马就会想起老姜这个舅舅,舅舅长舅舅短的,嘴上跟抹了蜜一样,等把钱从老姜的口袋里抠去了,又把老姜这个光棍舅舅丢到脖子后面去了,忘得一干二净。
老姜的堂妹姜华很支持老姜的想法,她觉得虽然因为没有户口证明堂哥不能跟这个女人正式登记结婚,但是他们可以居住在一起相互照顾,女人傻点不要紧,能给堂哥做做饭、洗洗衣服,两个人从此有了个家,堂哥不用自己烧锅燎铁了,女人也不用到处流浪了,再说了堂哥看大门的工资养活着他们两个人那是马虎(狼)吃驴足足有余啊!
堂妹姜华认为老姜这一辈子为自己的姐妹兄弟以及他们的孩子们没少忙活,也没少付出血汗钱,轮到自己要娶媳妇了,应该把这一家子人都叫来庆贺一下子,也让他们出点血来意思意思。
因此,老姜就按照堂妹的意思给自己身上这些血亲们一一打去了电话,定好了日子,让他们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喜宴。
老姜请客那天,虽说是自己人生最大喜的日子,也着实窝心了一把。
妹妹一家来了三口,随礼二百元大红票子。
弟弟和弟媳没来,侄女来了,不但没有给老姜贺喜,反而哭哭啼啼、悲悲戚戚,就差把老姜的喜宴当做哭场了。原来,老姜的弟弟得了肝癌,住进了青岛山大医院。老姜拿出一张存单,连同自己的身份证一起交到侄女手里,说道:“去银行里把这一万块钱取出来,拿去给你爸爸交医疗费吧!俺也不能离开这个岗位,你跟你爸妈说说,这钱是俺的一点心意,以后无论咋样都不必还了!”
老姜大姐的两个儿子都来。二外甥家三口都来了,拿了三百元大红票子;大外甥家也来了来了三口,个个是两个肩膀扛着一张嘴来的。老姜的堂妹快人快语说道:“咋地了?就这么空着手来喝喜酒吗?”
“咋了?还说俺,你拿了多少啊?”大外甥那个二十多岁的儿子把三角眼一瞪横横地说道。
“俺多少?俺拿了一千!”老姜的堂妹气哼哼地说道,“这都是些啥事儿啊,喝喜酒还能空着手来啊?!”
老姜的大外甥干咳嗽了两声,把嘴里叼着的喜烟屁股吐出几米远,摇了摇那颗猴子一样干瘦的脑袋,开腔说道:“大姨啊,你这话可就是有点不在理了啊!你来喝喜酒,就该随礼嘛,俺大舅是你哥哥,你们是一辈人嘛,呵呵,俺是小辈人,俺和俺媳妇来喝俺大舅的喜酒,俺儿子来喝他舅爷爷的喜酒,咋地还用随礼呢?”
老姜的堂妹气得脸都红了,转身走开了。
老姜摸摸自己的大耳朵,想了半天,说道:“大小子,你说得好像有点歪理啊,大舅不跟你一般见识。”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啊,你回去赶紧准备准备把借俺那五万块钱还给俺,俺要派用场了!”
“还不了了!”大外甥摇了摇那颗干瘦的猴子头说道,“搞理财,都赔进去了!”
“赔不赔,那是你的事儿,俺的钱你得还,俺不是给你的,是借给你做买卖的,俺手里有你打的借条呢!”老姜说道。
“要钱没有!”大外甥那个混账儿子三角眼一瞪说道,“要命,还不知道谁弄死谁呢!”
……
举办喜宴之后不长的时间,老姜带着宝贝老婆去医院里检查了一下,看看有没啥毛病。这一查,查出了大问题了,老婆得了乳腺癌,差点把老姜吓个半死。
老姜打电话给大外甥,让他赶紧把借的钱凑齐了送过来,准备给老婆治病用。大外甥和他那个混账儿子来到了医院,告诉老姜说没钱,老姜说没钱不行啊,这是救人性命的事情,必须得把钱拿来。
大外甥那个儿子说:“治啥病,你就把她扔在这医院里就行了,反正你们也没登记,死不死与你无关。”
老姜听了这话,恼了,说道:“你这是说的人话吗?奶奶的,别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了,就是别人咱还得帮呢!”
大外甥摇了摇猴子头,慢条斯理地说道:“大舅啊,你说你这光棍一根的,咋地就无事生非地要弄回一老婆呢?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放你妈的狗臭屁!”老姜开始骂人了,“你他奶奶的,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你们为啥都要有个家?为啥不让俺也有个家?”
“想有啥家啊?你都黄土埋脖子了,还要有个家,做梦去吧!”大外甥那个儿子不无讥讽地说。
“滚一边去!”老姜火了。
“俺儿子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啊!”大外甥说,“大舅啊,你说你别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多好啊,等你把眼一闭腿一伸,俺把你发发进土里不就完事了吗?”
“听你这话,你是不打算还钱了?”老姜如梦初醒,“你们家里又不是没钱,大小汽车就五六辆啊!”。
“呵呵,要钱没有,要命倒是有啊!”大外甥阴阳怪气地说。
“真的?”老姜问。
“没有半句假话!”大外甥斩钉截铁地说。
“真的!”大外甥那儿子横横地说,“看看你能咋地!”

半个月之后,老姜的大外甥接到市人民法院的传票。
老姜说,他奶奶的,俺就不信这朗朗乾坤下还没有说理的地方了呢。

(全文完)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露珠 2019-3-23 07:47
好的,谢谢支持,预祝佳绩!
引用 陈林先 2019-3-23 11:11
欢迎老师参赛
引用 野老 2019-3-23 19:56
露珠 发表于 2019-3-23 07:47
好的,谢谢支持,预祝佳绩!

谢谢老师的鼓励,敬茶。
引用 野老 2019-3-23 19:57

谢谢陈老师!
引用 蔚青 2019-3-24 06:20
拜读欣赏,分享精彩。预祝获取佳绩!
引用 野老 2019-3-25 07:01
蔚青 发表于 2019-3-24 06:20
拜读欣赏,分享精彩。预祝获取佳绩!

谢谢老哥的祝福,敬茶。
引用 陈林先 2019-6-2 17:34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野老 2019-6-4 06:53
陈林先 发表于 2019-6-2 17:34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陈老师辛苦了,敬茶。

查看全部评论(8)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9-21 09:04 , Processed in 0.150147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