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许久精升官记(五十八)/陈林先

2019-6-13 19:52|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99| 评论: 0|原作者: 陈林先

摘要: 第二天上午快十一点的时候,王俊山和孙征文来到了市民政局,让许久精没想到的是安东县政协主席钱进也一同前来。三人刚一下车,钱进就向许久精发起了牢骚,埋怨王俊山瞒着他,要不是今天上午在县百货大楼碰到买酒的孙 ...
         
       第二天上午快十一点的时候,王俊山和孙征文来到了市民政局,让许久精没想到的是安东县政协主席钱进也一同前来。三人刚一下车,钱进就向许久精发起了牢骚,埋怨王俊山瞒着他,要不是今天上午在县百货大楼碰到买酒的孙征文,他还不知道王副县长来给许久精温锅。
        许久精在渤海市暂时没买房子,单位宿舍又太小,他只好把三人先让到办公室喝茶略作休息。三人一块给许久精拿来了两瓶茅台酒、两条中华烟、两提龙井茶。许久精说了几句客气话,把东西放在了办公桌里面。许久精很高兴,这点东西,就经济价值来说,放他身上不值一提,但在他心里的分量却很重,因为这是身份标志的分水岭,以前,都是他腆着脸给他们上供,现在的安东县,除了刘保民还需要他供奉外,其他人还有这个资格吗?
        许久精拿出欧阳普给他的茶叶,每人泡了一杯,倒水时,没忘了很随意地说茶是欧阳书记昨天给的,端着茶杯的几个人,嗅着刚从杯里冒出的热气,纷纷称赞欧阳书记给的茶的确是好茶,几个人有关茶的话题还没落下,许久精的电话响了。
           “哦,是鸨旭呀,你怎么打电话来了?......哈哈,我无病无灾的,看我干啥,不用来了,我回安东时去看你......什么,你就在市里,那正好,咱们的几个老领导就在我这儿,你过来吧......对,就在民政局,算了,你别过来了,直接去四季海鲜城吧,我在那儿订的房间,我们一会儿就到。”
        梁鸨旭自从上次丢枪事件后,基本上断了上升的道路,派出所长是干不成了,被调到县公安局看守所当了一名副所长,总算没丢了饭碗,但精气神大不如从前,基本上从安东公安系统的朋友圈退出,只想混到退休一了百了。他自己挤不进朋友圈,别人也就没有搭理他的必要了。
        许久精一行到达四季海鲜城时,梁鸨旭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了,梁鸨旭和四人一一打过招呼,孙征文开玩笑地说:“梁所长,你是飞毛腿呀,比我们都快。”
        梁鸨旭看了一眼许久精,右手抚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说:“我打电话时,就在这附近,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梁鸨旭极力控制着自己自卑的情绪,尽量装出一种很洒脱的状态,其实,许久精昨晚就告诉他在这儿摆场,他来到渤海市后,就在附近闲逛,期间,给许久精发了好几个信息,以便控制打电话的时机。
        梁鸨旭趁王俊山三人上楼的机会,给正在吧台点菜的许久精五百块钱,算是温锅的礼钱。许久精客气了几句,也就把钱收了,这个时候痛快地收梁鸨旭的礼钱,更不伤梁鸨旭的自尊。
        钱进主席理所当然地坐在主宾的椅子,梁鸨旭很知趣地坐在了最末位置。许久精为了不让大家在喝水喝酒过程中,显出地位的高低,早就嘱咐酒店经理,派一名服务员专门在房间里倒水倒酒,民政局是酒店的重要客源,酒店经理自然是唯命是从。
        人坐在那个位置,就得办和位置相应的事,喝酒亦是如此。酒菜上来后,第一个酒怎么喝,自然是主陪许久精说了算,他带了三个酒,第一个酒,先是感谢各位老同事的到来,第二个酒感谢老领导们在安东对自己的照顾,第三个酒祝老领导们身体健康、仕途顺利。梁鸨旭第三个酒喝得很尴尬,钱进也因为岁数的原因,自嘲似的哈哈大笑。许久精的三个酒过后,自然轮到钱进行使主宾的权力,他也带了三个酒,第一个酒祝贺许久精荣登市民政局副局长宝座,第二个酒祝贺许久精的企业越做越大,官运财运皆亨通,第三个酒祝贺大家工作顺利,相互提携。梁鸨旭听到钱进说相互提携的话,心里升起了无限期盼,第三个酒喝的特别带劲。王俊山、孙征文、梁鸨旭也都找了不同的话语,分别带了三个酒。十五个酒下来,五个人都有了酒意,酒意上来,感情也就开始升温,喝酒进入单独表示步骤,借着酒意,把平时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感激话正好表达出来,这个时候的表达,不管真假,都会让人激动,动情之处,甚至眼眶湿润。
        许久精作为东道主,自然第一个单独和来宾们表达一下感情,毋庸置疑,钱进必然是首选。
        许久精亲自给钱进倒了一杯酒,回到自己的座位,端着自己的酒杯说:“钱主席,老大哥,我发自内心地感激您,感谢您在单位对我的照顾,要不然,我还真干不好本职工作,同时,也感激您教会了我许多东西,感谢您领我认识了许多重量级人物,您教给我的东西,一辈子受用不尽,哥,我先干为敬。”
        钱进随着许久精一饮而尽,他打开一只梭子蟹的盖子,一边用工具挖出里面的蟹黄,一边对在座的各位说:“久精能取得现在的成就,和他自己的努力有关,更和他的为人分不开,他眼里有兄弟们,把大家当亲兄弟看待,大家还能把久精当外人吗?”
       王俊山正和许久精喝感情酒,听钱进这么说,把杯子里的酒干了,搭话说:“久精人好是公认的,他的工作能力在安东也是有目共睹,工业园项目的引进,功劳簿上有久精的名字,刘书记就说过,久精比别人升职快一些,是他做出的成绩在那儿摆着呢!”
        许久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都是兄弟们帮衬的好,我哪有大本事。”
        孙征文不等许久精提出来和他喝,自己早早把杯子端起来,冲着许久精说:“轮到我了,兄弟,咱啥话也不说,一切都在酒了,兄弟俩一块干了。”
        梁鸨旭不知是闷酒喝多了,还是哪根弦断了,他见许久精端着酒和他喝,也想巧说几句,一脸媚像地说:“许局长的为人在安东是官场上的谈资,谁都知道和许局长交往不会出差错,许局长一身清白,从不占公家便宜,不占公家便宜,就不会有麻烦缠身,和许局长交往的人就不会有麻烦,谁不抢着和许局长交朋友啊!”
        梁鸨旭说完,酒桌上戛然清静下来,气氛突然变得十分尴尬,尽管都酒意很浓,但梁鸨旭话里的意思,都再明白不过了,那就是说许久精送礼买官用的都是自己的钱,他不会因为积攒买官资金去贪污,不贪污敛财,就不会出事,他不出事,收他钱的人就会放心收,就会抢着给许久精办事。梁鸨旭说得都是实话,可实话分在谁面前说,别忘了,脸前这几位都是在许久精身上得利的人,虽然他们得的利和崔清来、欧阳普、刘保民相比不值一提,但毕竟是得了。
        梁鸨旭赤裸裸的话语让孙征文脸色铁青,心里暗暗骂了声“狗日的”,钱进脸色更不好看,阴沉的瘆人,许久精也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心里埋怨梁鸨旭说话没水平,只有王俊山不动声色,他毕竟官场修养比这几位高。
           “许局长,你失去了个发财的机会,酒厂销售公司租的那个院子,一开始买下来就好了,明年,市里的一家房地产公司要在那附近开发楼盘了。”王俊山率先打破了尴尬局面。
        许久精对这件事早有耳闻,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要是早听钱进主席的劝,买下那地方就好了,他一拍脑袋,无比懊悔地说:“谁不说呢,钱主席当时还劝我买下来呢!”
        钱进听许久精这么一说,觉得自己有眼光在众人面前露了脸,打哈哈说:“我当时就觉得城市很快进入建设快车道,有钱的人可以将闲钱用来圈地,不过,我们这些没钱的,就算看到商机,也只能干急眼。”
        王俊山因为大伙刚才谈许久精钱财的事闹得不愉快,他想让大家离开许久精有钱这个话题,端起酒杯说:“钱财是身外之物,够花就行,许局长心思也不在钱财上面,咱们一块祝许局长仕途顺利,早日扶正。”
        王俊山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大伙的一直赞成,都站起来一饮而尽。
           “这次换届,久精能进入正处行列吗?”钱进问。钱进还真不了解许久精能不能升正处,他的本意是想提醒一下许久精,为了稳妥,可以找一下崔清来。
       “我不怕久精不爱听,我觉得升正处没有可能,保住副处级就不错了。”孙征文又犯了老毛病,喝上酒,心里有啥想法,张开嘴就说。
        许久精笑了笑,眼睛瞥向王俊山。王俊山看了一眼钱进说:“我觉得保住副处级就挺好了,说句咱一家人知道不外传的话,我为人民服务这么多年,就算换了后能进入常委班子,不也是个副处级嘛!”
        王俊山的言外之意是,许久精的级别还能超过他吗?
        许久精对于自己职务的走向,心里非常清楚,因为欧阳普早就和他透了实底,只要欧阳普还任下一届市委书记,他提拔为正处级干部是板上钉钉的事,而欧阳普也私底下和自己说过,省主要领导还不想把他调离渤海市。许久精对于在座的几位不看好他能升正处,一点也不生气,换位思考一下,他也不看好。许久精能理解几位的心思,他能升为副处级,在几位眼里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许局长的确是个奇迹,这才几年的工夫,由孙镇长麾下的一名老百姓,奋斗成一名比孙书记还高半级的干部,当然了,这和许局长的能力有关。”也不知怎么了,梁鸨旭把话又说差了,他本来是想夸许久精几句,可说出前半句了,害怕在座的又误会他是在影射许久精买官,最后只好加了半句说许久精能力强的话,但孙征文不高兴了,他理解为梁鸨旭说他升职慢,是能力不够。
        孙征文心里憋屈,觉得被一个失势的落魄小人侮辱了,碍于不影响大伙的情绪,脸上反而装的很不在意,和钱进碰杯喝了一口后,突然把夹菜的筷子在桌子上磕了两下,自言自语地说:“这都秋后了,菜里还混进了苍蝇,真让人恶心。”
        许久精一下子没明白过来,还真认为有苍蝇,嚷嚷着要去找饭店经理,钱进明白得很,连忙阻拦许久精,戏谑地说苍蝇也是肉,吃了不碍事,说不定还有抗癌因子呢!
        大伙听钱进这么说,都各怀心事地大笑起来,梁鸨旭心里不傻,知道孙征文说的那个恶心苍蝇就是自己,恨得牙根痒痒,心里发恨,此辱早晚要报。
        在梁鸨旭打圈给大家敬酒时,孙征文没和梁鸨旭喝,当然,孙征文不会生硬地不喝,他给出的理由是实在不能喝了,提议大家让许局长多喝点。
       王俊山见再喝下去恐怕起矛盾,给钱进使了个眼色,结束了酒场。临走时,许久精给每人分了二斤茶叶,茶叶今早就准备好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顽疾

最新评论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8 13:05 , Processed in 0.11995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