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09篇:我的头上,又有了一顶“新帽子”

2019-8-3 11:37|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5039| 评论: 4|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09篇:我的头上,又有了一顶“新帽子” 县人代会结束不久,我又接到县里的通知,说我被评为巴青县“干部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通知我跟县长才旦,和另外两位藏族干部一起,去地区参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09篇:我的头上,又有了一顶“新帽子”
县人代会结束不久,我又接到县里的通知,说我被评为巴青县“干部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通知我跟县长才旦,和另外两位藏族干部一起,去地区参加“那曲地区干部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大会”。说一句大实话,那个年月,我所在的高口区,藏、汉族干部(加上区供销社、粮站、信用社、卫生员、兽医)十多个人,就只有曹书记那里有一套汉文版的<毛泽东选集>。
地区的那次会议,有八个人被指定在大会上“重点发言”,出乎我的意料,我这个另类人,竟然也“名列其中”。我只好按照会议秘书组的通知,将自己来到高口区这两年多,做了些什么事,就如人们平常所说的“报流水账”,一五一十地写了出来。可是没有想到,秘书组的一位同志来找我了。他说:“老王同志,这次指定你在大会上发言,主要就是希望你将自己是如何‘活学活用’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光辉著作,改造剥削阶级家庭带给你的旧世界观的具体做法,向大会作一次汇报,也为一些家庭出身不好的同志,做出一个榜样。可是你这样子就事论事的一本流水账,那可不行?要好好地改一改。”我说:“好老师,我每天就是在牧场,跟着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区里面就只有区委曹书记有一套毛主席选集,我学得确实很不够。再说那‘剥削阶级家庭带给我的旧世界观’,我刚一出生,就赶上了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后来就是跟着妈妈在流亡路上度过了自己的童年,1947年跟着妈妈回到衡阳,依旧还是住在外公家里。那时候老人家已经卸甲归了家,在我的眼里,他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头子。他平时里别说跟我说话,就连看都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但是他退休前是国民党军的中将司令,他那腐朽、反动的剥削阶级思想,肯定影响到了我的世界观。我记得,他身边还有一个带有领章、帽徽的现役军人张副官;他还有一把很漂亮的银水烟袋,抽起烟来,就会咕噜咕噜地响;除了我外婆,他还有两位姨太太,我跟弟弟就叫她俩:二外婆、姨外婆;还有就是解放前衡阳市最后一位市长,名字叫欧冠,他也是一位中将,经常来看望外公,听人说他杀了不少抽鸦片、赌大钱的人,衡阳人都偷偷叫他欧剃头。这些都是剥削阶级家庭带给我的旧世界观。”
听了我的话,那位秘书同志无可奈何地笑着说:“你若果就是这样子讲故事,那可就真正是离题万里了哟。你说自己现在还没有毛主席的光辉著作,那好,我马上就给你送过来,请你重新将发言稿子好好地改一改。你要先“务实”,写一些具体的事例;接着再“务虚”,将自己做过的事情,与毛主席的教导好好地联系起来。”
我心里想,自己来高口的这两年,就只是按照县委刘书记的指示,老老实实地工作,实事求是地写工作汇报。秘书同志交给我的这个先“务实”、再“务虚”的任务,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完成。后来,他们又派来一位C同志,说是由他来帮助我,将发言稿子好好地改一改。
那一天,那位老C同志用他那一口江苏话对我说:“文章不怕改,越改越要改!”我那一篇实话实说的发言稿,也就被老C同志不厌其烦地改成了长长的一篇“既有理论,又有事实;先务实,再务虚”的经验介绍了。
再一天,轮到该我在大会上发言了。我胆战心惊地拿着那厚厚的一叠稿子,结结巴巴地念了几句,感到特别扭,实在没有法子再继续念下去了。我突然记起了“巧诈不如拙诚”那一句老古话。我干脆甩开那稿子,还是依照自己的思路,实话实说地讲了起来。可没有料到,就是这样子一讲,我的心里坦然了,思路清晰了,话也流畅了起来。竟然还得到了与会者的认可,掌声响起了若干次。眼看着就要到中午开饭的时间了,我还没有讲完,主持会议的地委组织部韩部长来到我身旁,小声对我说:“老王同志,上午会议时间快到了,你在下午接着发言吧。”我立即回答他:“部长,我还有两分钟就足够了。”就在我飞快地结束发言,慌忙地走下发言台的时候,掌声又再次响了起来。我心中的那位大恩人、大好人——西藏地方干部学校的杨主任——现如今的那曲地委副书记杨孝彬走上前来,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充满感情地看着我,对我说了五个字:“一定要争气!”
自从在拉萨藏干校与杨主任依依惜别,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两年多,今天见到老主任,我有好多心里话想对他说呀!可惜在那个场合,我没有敢跟他再多说一句话,就随着人群走出了会场。我更加没有料到的是,那次与他握手,竟然是我今生今世与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握手! 1969年,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听说杨书记就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派性将他害死了。过了好几年,那曲地委一位姓肖的秘书,在西藏日报上发表了一首缅怀杨书记的诗。我将那首诗剪了下来,可惜后来也找不到了。杨孝斌书记,永远是我心中的一座丰碑!
话归正传。在那曲,我又被选为出席自治区的代表,跟着才旦县长等几个人去拉萨,参加“西藏自治区干部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大会”。
(这一张照片,就是在拉萨参加那次大会时照的。前排右为才旦县长,左为地区水利队技术员印世炎,后右为巴青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康洛,左边是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8-3 06:42
欣赏佳作,感谢分享,遥致问候!
引用 蓝河 2019-8-3 10:32
好人就是好人,历史会证明一切。那些曲解政策利用派系打压迫害异己的败类终将会受到人民的审判!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8-3 11:50
蓝河 发表于 2019-8-3 10:32
好人就是好人,历史会证明一切。那些曲解政策利用派系打压迫害异己的败类终将会受到人民的审判!

老师说的很对!历史确实证明了一切。后来那些人,受到了人民的审判。往事如烟,我所记得的那些人和事,就让它们随着拉萨河水流走吧!
谢谢老师!!!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8-3 13:44
蔚青 发表于 2019-8-3 06:42
欣赏佳作,感谢分享,遥致问候!

衷心感谢站长老师!祝老师扎西德勒!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4 08:07 , Processed in 0.26715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