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20篇:我会永远记住你——小刘!

2019-8-7 23:26|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2590| 评论: 0|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20篇: 我会永远记住你——小刘! 我回到区里不久,两年前在前塔乡撤换乡干部时埋下的那一颗“定时炸弹”终于“爆炸”了:前塔乡一些不明真相的“造反派”,在那位益隆家的私生子曲某某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20篇: 我会永远记住你——小刘!
      我回到区里不久,两年前在前塔乡撤换乡干部时埋下的那一颗“定时炸弹”终于“爆炸”了:前塔乡一些不明真相的“造反派”,在那位益隆家的私生子曲某某的欺骗下,三番五次跑到区里来,要将我这个“阶级敌人”揪到乡下去批斗。幸好那时候每个区都有解放军十一师派来的军宣队,他们根据中央关于西藏县以下不搞四大的指示,拒绝了造反派的无理要求。后来军宣队撤走了,一天下午,前塔乡一位牧民悄悄地跑来告诉珍沁,说造反派那天夜里要来区里抓我。
       这时候,区委曹书记又回内地治病去了,临时负责人仁青也早就“靠边站”了,县里派来个陈仕德,也是从部队转业下来的。老陈对我说:“那些人若真的来了,我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他们抓去,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我这个临时负责人也难脱干系;若是不准他们抓你,我又没得那个胆量。求求你,好老弟,就算是帮我一个忙,你还是快到县里去躲一躲吧。”
       天擦黑时,珍沁牵着昂巴,一直将我送到索曲河旁。她拉着马缰,扶着我上了马,又从自己腰带上解下她那一把心爱的“洛制”(小刀),递到我手里,她的头也紧紧地挨在了我的腿上,轻声说着:“一路小心!”就只有四个字!可我感觉得到,她的那一片心,完完全全都融化在这四个字里面了!
      借着河水反射的余光,我看到她鬓边散乱的头发,随着河边的风在飘舞,身子也在微微地颤抖着……我眼睛一热,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一阵凉风迎面刮来,我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强忍着泪水,一勒马缰,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她。
      走过了郭磐山,我回头一看,她还站在河边,就像是狂风中一棵孤零零的小树……
      我到了县里,乡里的造反派又追到县里来抓我了。县人武部赵部长接待了他们,部长说:“王寿民的问题确实很严重,我们已经立了专案作调查,一定要严肃处理!你们就先回去吧。”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来抓我了,我也就一直在县里当着逍遥派。
       一天上午,我正在县人武部赵部长的办公室,向他讲述我在二号地区放牛时,认识了青海扎多县齐雄公社的德吉卓玛社长,她同意借给我们草场的事情,门外响起一声:“报告”!听那稚嫩的童音,就像是一个小孩子。赵部长应声说:“进来。”一个大孩子战士高高兴兴地跨进门来,给部长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说:“部长,我今日随吴营长去吉鲁通,顺路来看看您。”赵部长满面笑容,起身让他坐,小战士说:“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不坐了。我妈妈托老乡从甘肃老家捎来一点红枣,营部的同志吃了一些,这几个就是专门留给您的,请您尝尝鲜。”没等部长开口,小战士从挎包里拿出一个小纸包放到桌子上,又给赵部长敬了一个军礼,让我没有料到的是,他竟然转过身来,也给我敬了一个军礼,就匆匆忙忙地走了。我心想,这小战士的动作真是快。我更在想,一位解放军战士,竟然会向我这个另类人敬军礼!?
       部长满怀深情地对我说:“小刘入伍时,就是我去接的兵。这孩子家在甘肃农村,从小就没了爹,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新兵临出发时,她妈妈来到人武部,找到我后,千叮咛万嘱咐地对我说:大兄弟,如今孩子就交给您了。可怜的孩子,三岁没了爹,是我好歹一手拉扯大,现在交给解放军,我就放心了。”
       几天之后的一个傍晚,索县独立营驻吉鲁通林场连队的事务长“丢盔卸甲”、慌慌张张地骑着一匹藏族老乡的马,跑到巴青县人武部来报告,说他和营长、通讯员小刘三个人今天早上,骑马从索县的吉鲁通林场返回索县,路过巴青县雅安多区下磨达时,遭到了叛匪的袭击。事务长那天没有带枪,骑马走在前面,营长居中,小刘殿后。他们经过雅安多区公斯乡时,只见三个人在一条小河边饮马休息。看到他们来了,一个高个子还站起身来,笑着打招呼:“金珠玛米啦嘎替!(解放军辛苦了)”,事务长也就用藏话回答了一句:“嘎马替!(不辛苦)”,三人继续往前赶路。过了好久,那三个骑马人一路上高声喊着:“格嘿嘿!”,就像是在赛马,从后面追了上来。他们三人勒马让到路旁,营长的手也按在了枪套上,可是那三个人飞快地从旁边超过了他们,他们也就没有在意了。
       到了下午,他们三人刚走到下磨达(一处小山沟),只见那三个人又坐在水沟旁边休息。事务长刚从他们身旁过去,就听到身后传来“啪、啪”两声枪响。他回头一看,营长和小刘都倒在了马下。可是他赤手空拳,只得打马就跑,一个匪徒翻身上马追了过来。亏得事务长手脚灵便,立即弃马爬上了公路边上的陡坡,匪徒在后面打了几枪,都没有打中他。他拼命猛跑,累得口吐鲜血,好久好久,才遇到益塔区的一户牧民,在那里借到一匹马,一口气跑来巴青报信。人武部连忙派人去索县独立营送信(那时候西藏牧区,县与县之间还是没有电话)。
       天黑了,人们还聚集在人武部前面,等待着索县部队的消息。后来索县部队的汽车,从下磨达将两位烈士的遗体运了回来,就在巴青县卫生院进行收敛。我想起那天在赵部长办公室见到小刘;想起这个大孩子战士来西藏刚一年;又想起他母亲送儿参军时,千叮咛万嘱咐地对赵部长说过的那一些话;还想起老妈妈从千里迢迢的甘肃农村捎来的那一小包红枣。这才过去几天呀,那么可亲可爱又有礼貌的一个大孩子,一转眼就牺牲在了叛匪罪恶的枪口下!我又联想起了班戈湖的黄绮珍,心里更是像刀割般地难受。我就对赵部长说,想再去看一看小刘,跟他告个别。部长沉重地点了点头,我就拉上罗地一起去了卫生院。
       两位烈士的遗体,停放在一间小屋里。两位军医和县里的张医生正在忙碌着。我进去一看,小刘神态安详,好像是睡着了,越发显得一副孩子相。再仔细一看,只见他右太阳穴上有一个小枪眼,就是这罪恶的一枪,夺走了他年轻、宝贵的生命!伍营长的遗体就令人惨不忍睹了。我们一起为两位烈士擦洗遗体,换上新内衣、新军装,戴上新军帽。
       这可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一次,亲手参与收敛烈士的遗体。索县部队来的一位军医流着泪说,营长的妻子带着孩子进藏来探亲,人已经到了那曲……
       每当我想起那一天的情景,我的脑海里,就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一个风尘仆仆的汉族女子,带着孩子,千里迢迢来到那曲,满心喜悦地盼着与亲人相聚。可是最后等来的竟是一句话——他牺牲了!还有,还有那远在甘肃农村的刘妈妈,她一定是天天遥望着西方,在思念着自己可爱的儿子吧?
       又过去了好些日子,赵部长派通讯员小戴来喊我。我到人武部一看,人武部的孙政委也坐在那里。部长开口说:“告诉你一个消息,杀害小刘和营长的土匪在中不(不丹)边境被边防部队抓到了。头子是青海囊谦县人,名叫嘎马主沙,跟随他的那两个人都是丁青人。”孙政委接着说:“嘎马主沙在老家时,趁着文化大革命,浑水摸鱼,偷到了一支手枪,后来跑来丁青,又带着当地两个人窜到索县吉鲁通林场。营长去吉鲁通时,被他们看到了。他们就在公斯乡隐藏起来,作好了偷袭营长的准备。那天见营长一行只有三个人,还看清楚了事务长没有带枪。他们就假装赛马,超过营长,在下磨达那小山沟里提前做好了准备。营长一行过来时,嘎马主沙先放过了赤手空拳的事务长,然后突然向营长和通讯员开枪,将二人打下马来。这三个匪徒就有了两枝手枪。小刘的那一枝半自动步枪,被他们用毛毡包住,绑在马鞍子后面,以防人看见。他们经过江绵区去了长乃区,在马如乡一户牧民家中借宿时,乡治保主任对那个长长的毡包发生了怀疑,晚上带了几个人准备去抓土匪,结果主任又被他们枪杀了。他们连夜逃往巴青区,又辗转经过聂荣、那曲、班戈,到了日喀则,中途又有两人加入进去。在中不(不丹)边境,那两个人逃往境外,他们三人被抓了回来,主犯嘎马主沙也被抓到了,这就是案情的大致经过。今天请你来,就是青海要求将嘎马主沙押回囊谦,由他们审判。但是匪徒一路上的所作所为,特别是杀害马如乡治保主任一案,还需要补充一些材料。我们想派你和县公安局的锦巴同志去完成这个任务。”我说:“两位首长,您们安排什么工作,我都应该努力去完成。可是您们要我这样一个另类人,去调查人命关天的大案子,这不太合适吧?”正在这时候,那曲军分区的曾副司令刚好走了进来,他插话说:“让你去调查这个案子,正好说明组织信任你。你要相信党的政策,‘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  
        自从我来到巴青后,开始是县委刘书记对我说过这句话,可是文化革命一来,他说的这一句话,也就被“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的血统论给取代了。没有想到,就在今天,一位军分区的副司令,还会对我说起这句话。
       更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出发前一天,赵部长竟然亲自给我拿来了一枝59式冲锋枪。我和锦巴,首先去马如乡取好了被害人(治保主任的亲属)的证明材料和旁证材料,又沿着徒匪在巴青县境内经过之处,一一取了旁证材料,写好调查报告,上报人武部,完成了任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4 07:55 , Processed in 0.134549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