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21篇:那一年,我换了两次工作

2019-8-7 23:50|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2179| 评论: 2|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21篇:那一年,我换了两次工作 接着县里就开始了“清队”(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县机关的那位会计,被发现有经济问题,停职进行调查。县人武部孙政委(他已经是县革委会主任)派通讯员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21篇:  那一年,我换了两次工作
       接着县里就开始了“清队”(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县机关的那位会计,被发现有经济问题,停职进行调查。县人武部孙政委(他已经是县革委会主任)派通讯员来喊我。政委说:“县里的总会计老石早就一边工作一边在写检查了,县里刚刚分来一个工农兵学员,虽说学的是会计专业,但他又没有实际工作经验。清队办公室研究决定,这次某会计的经济问题,就由你负责来清查。” 因为这位会计,调来县里工作之前,也是一个区政府的财经助理员。政委指示,就先从他在某某区当财经助理员的账目开始查起。
       我奉命和人武部的戴干事,县里的电影放映员洛桑三个人组成一个调查组,先去某某区,调查某某的问题。结果发现,那几年某某竟像是一只“志格”(小老鼠)搬运人参果,积少成多,竟然贪污了四千多块钱。举一个例子:一个只有五户牧民的小居民点,一年收割的干青草连自家的马匹都不够吃,可是在一年之内,仅是那一个居民点,经某某手写的马草报销“白条子”加起来,就卖给区政府马草三千斤,每斤0•12元,共计360元。这360元,在今天可能买不到一条好香烟,但是在那个年代,一个区一个月也就只有两三千块钱的开支,这360元也算是一笔“巨款”了。一位县革委会的领导听了汇报后说:“区政府就是一座小小的土地菩萨庙,没有想到某某竟然在这一座小庙里,贪污了那么多的钱。
       某某在区里的情况很快就都查清了,接着就是清查某某在县机关当会计时的帐目。
       那以后,我也就调到县里,当了县机关会计(兼出纳)。这县机关会计工作,平时就是负责给县机关几十个干部、职工发工资,还有就是报销县机关的办公费、差旅费、马匹、车辆的费用(那时候县里已经有了一大一小两辆汽车)。但是那时候干部都是“死”工资,几年也难得动一下,又没有考勤制度,工资都是月月照发不误。我就用蜡纸刻印了若干份工资表,在月份处留上一个空格,每个月一式两份,到了发工资的时候,用复写纸在空白工资表上填一个阿拉伯数字,再从银行将现金提出来,发到每个人手里,一个月的会计工作,也就完成了一大半。
      若还是在高口区,我完成这些任务之后,就可以到牧民群众中去,走门串户聊家常,再帮助他们干一些琐碎事情,一天很快也就过去了。可是在县里,大小也算是一个“机关”,我还想像在区里那样,到处去“聊一聊”,根本不可能了。但若是学着另外一些人:“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我又实在做不到。我闲得心烦意乱,时时都觉得不自在,感到手脚都没处放,倒像是生了病。
       有一天,我憋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到易曲河边闲转悠,忽然看到县机关食堂炊事员胡师傅背着一枝老英式步枪,用马驮着两麻袋东西回来了。他告诉我,他每个星期都要到易曲河去钓三次鱼,改善干部职工的生活。从那以后,我就经常跟他去钓鱼。
      每次都是天刚蒙蒙亮,我俩吃过糌粑,带上一支枪,骑上马就沿着易曲河往上走,到了他选好的地方,先找一处有草的地方栓好马,一人两根钓鱼杆,将栓有小铃铛的鱼杆牢牢地插在河岸上,再将栓着一块小石子的钩线,往河里一丢,胡师傅就找一块大石头坐下来,一边抽着香烟,一边绘声绘色地给我摆龙门阵。偶尔“哗啦”一声鱼跃打破了寂静,接着又是无边的静谧。只有当小铃铛“叮叮叮”地响了起来,我们就立即抬头看好是那一根杆子在抖动,走过去将鱼慢慢地拉上来,往麻袋里一丢就行了。刚好那时候又到了挖虫草的季节,我也就到附近山坡去转一转,每次总能挖到几根虫草。
       快到中午时,胡师傅就会在河岸边,用三块石头支起一只小高压锅,挑出两条鱼,开膛破肚洗干净丢进锅里,再放上各种佐料,河岸上随处都能检到干牛粪,还有上游冲下来的红柳树枝。胡师傅点上火熬鱼汤。
       益曲河边,微风轻轻地吹着,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再喝着那熬成了乳白色、香甜可口的虫草鲜鱼汤(一口干粮也不吃!)接着再听胡师傅摆那精彩的“龙门阵”……。那真是一段安逸无比、其乐无穷的日子呀!我将当时人们的一句口头禅改动了一下,就成了:“钓鱼易曲边,赛过活神仙”!
       可是有一天,才旦县长来找我了(他已经被“解放”,担任县革委副主任),他问我:“工作忙吗?”我老实地回答道:“县长,成天没有事情干,人都快要憋死了,只好跟着胡师傅去钓鱼,您还是让我回区里去吧。”他笑着说:“你还是那闲不住的德性。不过,县里也正在考虑,想将县财政这一摊子都交给你。”
        我被他的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弄得莫名其妙。想想看,那时候可是1972年,“龙生龙,凤生凤”的思潮还正在势头上,让一个官僚+地主崽子去负责“全县财政一摊子”,谁听起来,都会是新版的“天方夜谭”!我根本就没有将它当成一回事。过了不久,才旦县长在那曲地区党代会上,当选为地委副书记,县里的日常工作,就由原来的组宣部长M全权负责了,才县长的那一句话,也就——“人一走,茶就凉”,成了一句空话。
       又一天,雅安多区的夏伍塔书记来找我。见面就说:“现在我们区里没有文书,你能帮我一个忙,到雅安多去工作一段时间吗?”
夏书记也是藏族,青海化隆人,才旦县长的同乡,人很好,平时我也很尊重他。我说:“我现在成天闲得没有事情干,跟您去区里,真是太好了,只是您得去跟县里说。”他笑着说:“这原本就是县委的意思。老M怕你不愿意,让我先来摸摸底。”我心想,县机关会计就这么一点点闲死人的工作,又听说,想干这份差事的人还不少,一个个乌眼鸡似的,他盯着你,你盯住他。我就说:“我同意去,但希望珍沁能同调。”他满口答应:“这没问题,没问题!”1972年7月,我同珍沁一起调往雅安多区。我在区里当文书,她在供销社当会计。
       在区里当了几天清闲的文书,我又去找区委夏书记,要求下乡去工作。夏书记正在办公室与县公安局的老赵同志谈话,看到了我,就笑着说:“说曹操,曹操还真的就到了。老赵同志正要找你。”
这老赵,也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一位老革命。我一来到巴青,就听人说他五十年代初期就在湖北省公安厅工作,还听说伟大领袖巡视湖北时,老赵同志就做过警卫工作。1959年他奉调进藏,先是在西藏工委社会部(相当于内地的省公安厅)工作,后来被派去藏北杜佳里“化工厂”(就是硼砂厂)当领导(那可是一个地、师级的单位!),再后来听说是他又犯了一个什么大错误,被贬到腹心地区的巴青县公安局。局里日常工作主要由他抓,但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职务,人人都喊他老赵。
       老赵对我说:“根据自治区党委的指示,这次落实政策(他没有说是什么政策,我也没有问),既不能放掉一个坏人,也绝对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公斯乡是全那曲的一个‘重灾区’。我们要一人人,一户户,仔细区别,认真对待,一点也马虎不得。如果划错了一个人,在我们来讲,只是错了几百分之一,但对于当事人来说,可就是百分之一百了。那可是关系到他身家性命的大事情。” 接着他又将工作组的成员向我做了一个介绍:有县政府办公室的小袁和县医院的李医生。还有县委机要员小陈,连同他自己,再加上区里派的我和藏族干部策加。一共是六个人。听了老赵的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的那一句话,又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我就对他说:“老赵同志,您是一位老公安,您更加知道我是一个地主+官僚崽子,一个另类人,现在您却要我跟着你去抓阶级斗争,这太不合适了吧!”
      老赵说:“我还是那一句老话: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上次派你去调查嘎玛助沙的案子,你就完成得不错嘛。而且这次你的主要工作就是给我当翻译。”话说到这里,他打住不说了,笑容满面地看着我。我说:“您要翻译,策加最最合适了。”老赵依旧笑着,又轻轻地摇着头。我又说:“您若是觉得策加汉语文不过关,小袁可是西藏公学毕业的藏语文专业大学生,比我这个半文盲要强得多。”老赵收敛起那一脸的笑容,严肃地对我说:“策加同志各方面都不错,只可惜汉语文水平确实无法满足这次工作的要求。而小袁自从来到巴青,就一直留在县里翻译一些藏文文件,巴青口语直到现在还过不了关。”
       见我低着头没吭气,老赵接着说:“这次由策加和小陈负责抓面上的工作。小袁去乡小学当老师,给孩子们教汉语文和数学。小李配合乡卫生员,做好牧民群众的医疗工作。这些工作做好了,我们工作组与牧民群众的感情距离也就拉近了。”缓了一口气,老赵接着又说:“你说自己是个半文盲,组织上可没有这样看。这次让你参加公斯乡落实政策的工作,就是县人武部孙政委决定的。这次你既是我的翻译,翻译完了,还要由你来当文书,将案件翔实地记录下来,最后的工作总结也还要由你来写。你就大胆放手干,出了问题由我负责!”我只得接受了这个工作。
       日子就像区政府门前那一条小河,日复一日地流淌着,袁大学教课之余,还是一个钓鱼迷,那雅安多与高口同属怒江水系,河里的鱼也同高口一样多。而李医生更是一位烹饪高手。老赵也就发挥他俩的特长,让我们隔三差都能喝到鲜美的鱼汤。老赵同志真不愧是饱经风霜的老革命,经验丰富,工作十分认真,我们配合得不错,工作进度也挺快。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8-8 06:34
欣赏佳作。品味精彩。感谢分享!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8-8 10:05
蔚青 发表于 2019-8-8 06:34
欣赏佳作。品味精彩。感谢分享!

谢谢站长老师!祝老师扎西德勒!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5 08:16 , Processed in 0.13226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