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24篇:再见了,我亲爱的第二故乡

2019-8-9 06:50|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1362| 评论: 3|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24篇:再见了,我亲爱的第二故乡 ——附带再说说那位M某人 公斯乡的落实政策工作如期结束,工作总结上报了县委。后来听小陈告诉我,县委已经转报地委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24篇:  再见了,我亲爱的第二故乡
                                                                                           ——附带再说说那位M某人
       公斯乡的落实政策工作如期结束,工作总结上报了县委。后来听小陈告诉我,县委已经转报地委,还受到了地委的表扬。现在就只等地区的正式批复下来之后,由区委负责政策兑现工作了。
       1973年3月,区委书记次仁旺加慎重其事地将那曲地区革命委员会的调令通知了我。我即刻去县里,找到周副主任,请求他批准,在我离开雅安多区以后,珍沁仍然调回高口区工作,因为我俩的两个孩子都跟着阿依(巴青藏语:奶奶)住在前塔乡,她可以就近照顾一下。小周主任二话没说,爽快地点头答应了。我将珍沁的调动手续办妥后,周副主任又特意给珍沁批了半个月的假,让我俩一起回家去看望阿妈和两个孩子。那几天珍沁每天都是陪在两个孩子身旁。阿妈一如既往,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俩。我在家里住了三天,就带上自己的小行李卷去巴青县,办理调动手续。
       刚办好手续,就听说我的那位救命恩人——巴青乡长白玛的丈夫彭错师傅要去那曲,我连忙去找他。彭错笑着说:“没问题,后天我们早早走。”第二天我去找M。可是这一次,还没有等我开口,他倒先发制人地问起我来了:“上次我让布次仁带给你的信收到了吗?”我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说:“我明天就要离开巴青县了。这十年肯定犯了不少的错误,但多多少少也还是干了一点点工作,请求组织给作一个鉴定。区委次仁旺加书记说,他刚到雅安不久,情况不清楚,没有发言权,我的这个鉴定就请县里给作一下。”M见我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脸上早就由晴转了阴,他十分勉强地说:“现在快要下班了,你下午再来吧。”可是等到我下午上班时再去找他,办公室的人却说:“M书记到松塔下乡去了。”
       那一天晚上,我就在罗地家里住(祖品次成也是因为家庭出身不好,文革后期回家去了)。快睡觉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罗地开门,进来的竟是县委机要员小陈。他倒是快人快语,开口就说:“来了县里,连我也不告诉一声。听说你明天就要去那曲了,嗳,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呀?”我说:“你探亲休假或者是去那曲开会,不就都能够见上面了吗?”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笔记本递给我,说:“送给你,留一个记念吧。”我打开笔记本,那上面写着几句话:
                          人生最精彩的不是实现梦想的一瞬间,而是坚持梦想的全过程。
                          学会宽容伤害了你的人,因为他们也很可怜;各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大家都不容易。
                          往事似流水,把握好未来!
                                                                   与王寿民同志共勉。      
                                                                                       陈明军 1973年3月16日于西藏巴青县
       这几句话,还真像是老中医摸准了我的脉,给我开出的一张好处方。它更像是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心。我紧紧地握住小陈的手,嘴里说着:“谢谢你,小陈。你说得太对了。”小陈说:“我哪里说得出这么深刻的话哟。这是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觉得对你我都有一些好处,才抄了来送给你。”
      小陈走了,我和罗地在垫子上“抵足而眠”。不久,罗地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小陈从书上抄来送给我的那几句话,就像是一条鱼儿,还在我脑海里游过来又游过去。特别是那一句话:学会宽容伤害了你的人,因为他们也很可怜;各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大家都不容易。
       我心想,自己从1951年给老八路郝守财当通讯员开始直到今天,风风雨雨走过了二十二年,而给了我最大伤害的人,应该就是这位孟某人了。现如今,我总算是逃离了他的淫威。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再后来,我就听到了绝对可靠的消息:M某人真的如愿以偿,当上了巴青县的“一把手”;又不久,他又主动要求调到那曲最艰苦的一片处女地——“文部”去工作了。那时候我也就联想起了一首歌——“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艰苦那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我就在心里问自己:我过去对m某的看法莫非是错了?他主动要求去文部,确实是一位好干部。而我却用自己的“小人心”,错度了孟某这位听党话的、“哪里艰苦哪里去”的好干部的“腹”了!再后来,又听说m某从那最艰苦的地方回到了地区;又在不久的后来,听说m某还真的爬到了“地专级”的“第二层楼梯”——当上了地委“副书记”。还听说有人在说了——m某很快就会“更上一层楼”了。
       可是,可是还是应了那一句话——天理昭彰!又没有隔多久,听说m已经被自治区党委“指名内调”了。只是那时候,我早就离开那曲调到拉萨了。
       还是再让时间来一次 “穿越”(从1973年穿越到1982年)。那时候,我与珍沁已经调离那曲三年了。那一天,我在拉萨市新华书店买了一本书,就在书店门口,竟然不期而与m某某相遇了!可是此时、此地的他,早就没有了那年、那月对我说话时的阴阳怪气,没有了“想当年”在巴青时的颐指气使,更没有了……,就在他刚张开嘴巴,准备要对我说点什么的时候,我身不由己的反应竟然是——慌不择路,急忙“逃”开了。
       再后来的一天,我去看望一位在自治区分管组织工作的老领导,共同回忆起过去的岁月,不知不觉也就聊到了m某某。老领导叹了一口气,轻描淡写地说:“还是那一句老话——聪明反为聪明误,归根结底,还是思想意识呀!”
       这让我又一次想起小陈抄给我的那一句话:“学会宽容伤害了你的人,因为他们也很可怜;各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大家都不容易。”我最喜欢的还是小陈写在最后的那一句话:往事似流水——再不要去想它了;把握好未来——我要更好地走自己的路!
       其实我对小陈,开始时也是“敬而远之”的。只是在公斯乡朝夕相处的那几个月,我俩——一个是红彤彤的贫农家庭出身的县委机要员、另一个是黑乎乎的地主+官僚崽子——竟然成了“莫逆之交”,这肯定也是命运老人的安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8-9 06:27
感受精彩,感谢分享,期待更多佳作!
引用 蓝河 2019-8-9 07:11
还是以诚相待好,变色龙不招人待见!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8-9 09:44
那位孟某人,就是一条变色龙。可是就想一句老话:功夫算尽,最后还是害了自己。

查看全部评论(3)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4 08:15 , Processed in 0.143686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