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30篇:我跟局长去下乡

2019-8-12 21:49|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2177| 评论: 0|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30篇: 我跟局长去下乡 话归正传。再说说我跟着塔局长下乡的那些事。 我俩在红旗公社了解、收集了不少牧业生产的情况。回到农牧局以后,局长要我将那些情况整理成文,他看后就直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30篇: 我跟局长去下乡 
     
       话归正传。再说说我跟着塔局长下乡的那些事。
       我俩在红旗公社了解、收集了不少牧业生产的情况。回到农牧局以后,局长要我将那些情况整理成文,他看后就直接报送给了地委第一书记曹旭。我问局长,按照我在巴青当区政府文书的“经验”,基层的情况,通常都是由区报告县,再经过县委、县政府办公室的“筛选”和整理,将他们认为有意义的材料上报地区有关部门,最后才能呈报到地委领导那里。可是局长您将我俩的报告直接就送给了曹书记,连分管农牧局的地革委刘副主任都不知道,这不是越级,是越俎代庖了吗?”局长笑着问我:“你刚才说的越级,那意思我晓得。但是你说yuezudaipao究竟是汉语还是藏语?我怎么听起来,倒觉得你就是在说外国话。”我回答说:“越俎代庖是汉语,但它也是一个古老的成语。越是跨越的意思。俎是古人祭祀时摆祭品的礼器,就好像藏族人民祭祀用的曼扎(藏语:盛祭祀品的祭器)、银碗和银酒杯。庖就是厨师,也就是咱们地区机关食堂里面的炊事员。祭祀的时候,担任主祭的人,他却跨过礼器去代替厨师去煮菜饭,就叫做越俎代庖。”听到这里,局长点了点头,笑着说:“照你这样说来,我俩还真有一点像是跨越过办事组这位‘麻青’(藏语:厨师)去办酒席了。只是曹书记一直说,他不爱吃‘别人嚼过的馍馍’……”。
       局长说了这半句话,打住不说了,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我。但是他的口气,却让我明白了,我刚才说了那个越俎代庖的成语,好像是给他出了一个谜语,他现在也就用这有头无尾的半句话来回应我了。我也就顺着他的话尾巴,说:“新鲜馍馍哪个人都爱吃,这很正常嘛。但是曹书记要吃的新鲜馍馍,地委小灶食堂厨师的手艺那么好,哪里还要让您这位大局长去当麻青(厨师)?”
       局长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然后正儿八经地对我说:“我现在还记得, 1965年你在地区那次大会上发言时就说过:1965年自治区正式成立,中央代表团给每个区政府赠送了一架进口的半导体收音机。你在县里领到收音机,骑马走到索县羊乃乡,下马休息时,试着打开那收音机,刚好就听到在广播焦裕禄的事迹。焦书记说过一句话:他要亲自到群众中去了解情况,不能吃别人嚼过的馍馍。你已经忘记了吗?”我没有搭腔,他接着又对我说:“我们那曲与河南那个兰考县可是不一样,那曲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要一位地委第一书记,在四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天天亲自去寻找‘新鲜馍馍’,那就太不现实了。这个寻找馍馍的任务,就是刘副主任亲自交给农牧局的。过去我是一个人既当主祭人,又要当炊事员,可惜我的文化水平太低了,好多情况只能够记在心里,回来后就向曹书记口头汇报,很难满足书记的要求。去年刘副主任就建议将你调上来。现在你来了,先由我领着你下去熟悉熟悉环境,多认识一些人,然后这收集“新鲜馍馍”的任务,就要靠你自己去完成了。”
       局长接着告诉我:曹书记进藏前,是江苏省南通市委副书记。1959年来到西藏,先去了阿里,在世界屋脊的屋脊上工作了几年,因为工作需要,又调来与阿里同样艰苦的那曲。曹书记对于汇报材料看得十分仔细。一次那曲县上报一份草场纠纷处理情况的报告,没有将造成纠纷的原因写清楚,他立即将那位副县长请了过去,要求他回去再做调查。局长讲完了故事,还特别叮嘱我:以后给书记写汇报,可要仔细,马虎眼一点点也打不得。
       按照曹书记的指示,我们那次下乡主要的任务就是要对红旗公社的畜草矛盾情况作一次详细的调查。我对局长说,自己虽然在巴青牧区工作了十年,但是说一句大实话,开头那两年,我对牧业生产一无所知,就只是跟在区长扎西后面的一条小尾巴。从1967年到1972年,整整六年的时间,又因为那一场“大革命”的折腾和留下来的后遗症,好多宝贵的时间,都消耗在那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又让我这个官僚+地主崽子避之唯恐不及的“阶级斗争”里面了。现如今,我的那曲口语虽说是可以应付工作了,但是要我独自去调查畜草矛盾这样关系到全局的大问题,简直就像是要一只小山羊去拉大牛车——真的是力不能及。
       局长听了我的话,笑着说:“你说自己是一只小山羊,可是你的工龄比我长,文化也比我高,你没有来的时候,我一个人下乡去为书记收集‘馍馍’,在调查了解情况的时候又全靠着脑子记,曹书记都说了,我是一只录音不全的录音机。你说说,自己今后应该怎么办?”见我低头不说话,他又笑着说:“你平常爱说那句话:三人行必有吾师。我已经为你请到了一位好老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4 08:49 , Processed in 0.175616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