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52篇:何师傅给我上的一堂“课”

2019-8-18 22:11|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1225| 评论: 2|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52篇: 何师傅给我上的一堂“课” 那一天,我去大队计财科报到。科里的临时负责人杨德成告诉我:“现在计财科没有科长。负责计划工作的廖师傅回四川老家休假还没有归队;负责财会的汪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52篇: 何师傅给我上的一堂“课”
       那一天,我去大队计财科报到。科里的临时负责人杨德成告诉我:“现在计财科没有科长。负责计划工作的廖师傅回四川老家休假还没有归队;负责财会的汪师傅是地热队唯一的会计师。听说大队原来准备提拔他当计财科长,可是上报到局里,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有批下来。那以后汪师傅也就得了“病”,回老家去治病,一直没有归队。他的妻子何师傅负责统计工作。如今两口子要求一起调走。大队让我将汪师傅的工作接了过来,何师傅的统计工作还没有找到接替的人,刚好你就来了,实在是太好了。”接着,他就将我领到一位女同志的办公桌旁,开口喊了一声:“何师傅——”(后来我才知道,那年月西藏的野外地质队,不论何种职务或职称,互相之间的称呼一律是“师傅”),可是没容得他继续往下说,那女人好像早已有了准备,只见她满脸怒气地——“哗啦”一声,拉开了办公桌子的抽屉,将一摞子统计报表、一本地质统计资料书、一把算盘往桌子上一丢,冷冰冰地说:“东西都在这里了!”然后站起身来,冷笑着对坐在她对面办公桌前的一位年轻姑娘说:“小张,你记住了!以后这位就是你的好师傅!哼!”然后站起身来,一甩手,走掉了。
       何师傅那不到两分钟的即兴表演,特别是语气里面的那几个惊叹号,还真有点像是几只炮竹——啪、啪、啪!实在是令人难以思议。我被惊吓得“目瞪口呆”,也可能有两分钟,才回过神来。
       老杨告诉我说:“何师傅早就接到了调令,只是一直没有人接替她的工作。”我心想,我今天来接替了她的工作,也算是帮了她的一个忙。可是她不但不感谢,反而莫名其妙地冲我发了一通脾气,这又是因为什么呢?而且移交工作,起码也应该将有关的资料和手续交代一下。可是她竟像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高兴就玩上一阵子,不高兴了,眼一瞪,手一甩就走掉了。再说了,那时候全国还在吃着“大锅饭”,也没有“下岗”那个新名词,我又不是抢了她的“饭碗”,她更不应该冲着我这个陌生人发那一通无名火呀。
      我强忍下一口气,默默地收拾起摆在桌子上的一堆资料,依旧放进抽屉,无可奈何地对老杨笑了笑,再笑着对小张说:“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大队的统计员了。”
       小张满脸诚惶诚恐的样子,不知所措地看着我。老杨介绍说:“小张刚参加工作不久,今后还真的指望你带好这个小徒弟。”我也就老老实实地地对他说:“小张虽说是刚刚参加工作,可是我离开地质部门快二十年了,过去的那一点点知识早就过了时。还希望小张师傅今后多多帮助我。”老杨诚恳地说:“李书记已经告诉我了,1958年你在班戈湖大队,就是大队计划统计员,1959年大队的统计年报,在青海局十几个野外地质大队评比时就得了第一名。1960年西藏成立地质局,那一年局里的年度地质勘探计划也是由你主持制定的。我虽说读过三年地质中专,但在地质四大队,一直就是一个分队的会计,现在调来地热队,好多业务都不熟悉,哪里能够帮助你哟。”
       那天下班后,我回到家里,正在帮助珍沁整理刚刚分给我俩的那一间干打垒的小土房,老杨又来了。见我俩正在忙活,他嘴里说着:“大队刚刚搬过来不久,土房子也就只盖了这几排,我们这些单身汉现在还住在帐篷里面。我过来给你们帮帮忙。”我给珍沁介绍:“这位是我们科的负责人杨师傅。”珍沁笑着说:“真对不起您,来到我们家,连一杯酥油茶也没有,贡巴麻冲(请原谅)!”一句藏汉合璧的话,弄得老杨不知所云。我告诉他:“您这位贵客登门,连一杯酥油茶都没有,请您原谅!”一边说着话,小土房里面的那几件简陋的家具也就摆放好了,老杨对我说:“在办公室,人多嘴杂,好多话不好对你讲。现在只有我们俩,我就将科里的情况向你做一个介绍吧。”
       老杨告诉我,大队计财科现在一共有9个人。却是一个现实版的“三国演义”。老杨的话让我听不懂,但是也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就请他好好地讲一讲。老杨说:“科里负责计划统计的廖焕堂,来自本届地质局的前身——原西藏第一地质大队。听人说,大队党委李书记对他也是另眼相看。人们还都说,派他来地热大队,就是当科长。可是后来只是安排他负责计划、统计工作。他一气之下,将统计工作交给了何师傅,自己就回内地探亲休假兼治病去了。另一位汪师傅和他的妻子,这两位可是‘有来历’的人。还有一位蒋师傅,过去是拉萨运输总站的会计,对地质工作并不熟悉,但他是一位‘老西藏’。据他自己讲,他的一位老上级是自治区的某领导,连局长都要听他的话……”。老杨歇了一口气,接着就是介绍他自己:老杨来自地质四大队,原本就是一个分队会计。说到这里,老杨叹了一口气,百无聊赖地说:“我实在想不通,大队党委为什么让我这个小小的分队会计,来当这个临时负责人?”   
       老杨讲的九个人‘三国演义’的故事,已经将我弄糊涂了,也就没法子回答他的话。老杨又说:“你莫非还在为上午何师傅的那一番话生闲气?气大伤身,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因为她生闲气了。”
       我真心实意地对老杨说:“我刚来到计财科,何师傅就给我上了一堂课,我要衷心感谢她。”老杨不解地问:“你与她素不相识,一见面就冲你发脾气,你还要感谢她?”我对老杨说:“法国作家巴尔扎克说过:‘挫折和不幸,是信徒的洗礼之水’。何师傅的那一番话,就好比一盆冷冷的洗礼水,它让我知道了,从今往后,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向你们这些老师傅学习,保证搞好大队的计划统计工作。俗话说得好,死了张屠夫,决不吃混毛猪!”
       这时候,我又突然记起了1956年在西安等车进藏的时候,遇到的那一位教我学习藏语文的扎西老师。我们分别时他告诉我,他的家乡就在羊八井的萨马萨。我真没有想到呀,时间过去了二十来年,山不转水转,现如今我还真的“转”到羊八井来了!我就对老杨说,我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尊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还是先去羊八井钻井工地,熟悉熟悉情况。那一些日子,我就将羊八井当成了自己学习的一本百科全书。

       (老杨的名字叫做杨德成。山东人。后来他主动要求去了阿里地区工作,再后来我俩也就断了联系。如果哪位好心人认识老杨,请给我发个信息。我好想念老杨。万事随缘!如果有缘分,保不定我还真的可以与老杨联系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邓仲祥 2019-8-22 07:05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8-22 10:23
邓仲祥 发表于 2019-8-22 07:05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谢谢主编老师。祝老师扎西德勒!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9-21 08:21 , Processed in 0.15869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