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84篇:我当打工仔

2019-8-30 14:40|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5043| 评论: 2|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84篇:我当打工仔 小孙孙继续在内地读书,但是再也用不着我这个老头子领着他“满世界”去找老师了。因为,他的爸妈已经“委托”远在沈阳药科大学读研的表妹梅措“远程照应”他了;我也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84篇:我当打工仔
       小孙孙继续在内地读书,但是再也用不着我这个老头子领着他“满世界”去找老师了。因为,他的爸妈已经“委托”远在沈阳药科大学读研的表妹梅措“远程照应”他了;我也就理所当然地“下了岗”。那时候我就想:从今往后,我可是任什么也不用操心了,真好呀!可是,话虽然是这样子说,心里头却总是觉得空落落的,就像是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没有过几天,就有一位老熟人来找我,说:“老伙计,成天闲在家里头,你就不憋得难受?如今搞活经济,人人都在做生意,自治区某‘委’也办了一家公司,bai老总是我的老熟人。他托我帮他物色一位财务顾问,还提了两个条件:1、最好是‘老西藏’(因为这位老总的父亲就是老西藏),说只有这样子,他才放心。2、熟悉计划财务工作,有中级以上的专业职称。主要的工作,就是替他把把财务关。我就向他推荐了你这位老西藏、地质大队计财科长、地矿厅定额队长、高级经济师。BAI老总提的两个条件你可都“超标”了。Bai老总也很满意,你觉得怎么样?”我心里想,那位BAI老总,想找一个人去为他“把把关”,若是公司的核心机密,哪里会随便请一个“打工仔”来“把关”?请我去当“顾问”,也就好比是请一个老年人去为那公司装装门面,如此而已。但是又一想,我这一辈子虽说是干过各式各样的工作,还真没有当过“顾问”。那时候还流行一句口头禅——顾问顾问,顾而不问。唉,就当是体验生活,长一点见识。我就点头答应了。
       那一天我跟着老熟人,一起去到北京东路上的那家公司,刚一见面,那位老总开口就说:“欢迎老西藏来公司指导工作。”听了他的这一句话,我急得连忙说:“我只是一个退了休的老头子……”,没容我将一句话说完,老总已经抢过话头,先是介绍了他自己,我才知道了,那位老总,是自治区某“委”一位在职处长,他的老父亲也是一位老西藏、老领导。听他这样一说,我对他还真的有了一种亲近感。接着他才转入正题,说:“现如今有一句话:‘顾问顾问,顾而不问’。我可不同意这说法。我觉得,您们这些老西藏,见多识广,经验丰富,平日里您老就常来公司坐坐,帮助我关照一下财务方面的事情。再说了,商场如战场,保不定今后公司遇到了什么难题,那时候您老就帮我拿一点主意,这就足够了。”
      但是,在我当“顾问”的那些日子,我就只是帮助公司财务部经理周女士,按照现行商贸会计科目调整了他们原来的账户,又将财务科的几个人重新分了工。我每日里去公司,也就是帮着科里干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BAI老总从来就没有同我讨论过任何有关公司财务方面的事情。我估计老总在“一言堂”里面住惯了;也可能是公司一路顺风顺水,哪能有什么‘难题’?请我来当这个“顾问”,也就是为公司装点一下门面。我请辞了好几次,但就是得不到批准。
       时间就像拉萨河水,悄无声息地流过去了几个月。那一天,公司还真的遇到了BEI总对我说过的——“保不定今后公司会遇到什么难题”,而且,就连BAI老总自己,也被立案隔离审查了!可是这样的“难题”,别说我这个“顾而不问”的人无能为力;退一万步说,我即便有一点点“力”,也根本不能够去帮这个“忙”呀。这时候,介绍我来当顾问的那位老熟人又来了,他说:“小BAi(这一次他没有称呼bai总)如今犯事进去了,实在是可怜!你这个当叔叔的人,就没有一点点恻隐之心?”听了他的这一句话,我真像是那一句老古话形容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我老实地回答他:“BEI总是老总,我只是一个打工仔,怎么就‘升级’成了‘叔叔’?再说了,听说老总犯的是党纪国法的案子,谁人能够帮得了这个忙?”老熟人说:“你在那曲的那几位领导,现如今可是自治区党委的书记、组织部长,监察厅长、商业厅长……。你就不能够去求求他们,为小bai说一句话?”我只得老老实实地告诉他:“在那曲时,我就只是因为藏语比一般汉族同志说得好一点,再加上能够写一点小文章,地区几位领导下牧区,就带我去当翻译兼文书。可是一回到地区,他们回了地委那个‘书记小院’,我也回了自己在农牧局的那个小窝,平日时连他们的面都见不上,这个忙哪里帮得上。”老熟人“嗳——”地叹了一口气,心有不甘地又说:“我记得一句老古话: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唉——”他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为了赶快结束那让我感到十分尴尬的局面,我强装笑脸对老熟人说:“人都说‘兔死狐悲’,我可觉得这一句话有问题。那小白兔吃的是草,狐狸偷吃的却是小鸡崽。小兔子死了,狐狸悲从何来?”我总算是避开了这个尴尬的大难题。
       接下来,公司新来了一位河南人zhao副总,我也就赶紧趁着这个机会,辞掉了那“顾而不问”的“打工仔”的工作。
       在那几个月“顾而无问”的日子里,实在是没有什么事情值得记下来。但是,我总算是亲身体验了一次在那年月,当“打工仔”的生活。而且,我还零距离地接触到了那年月社会上的那某些不正之风。但同时,我也认识了一些好同志,比如:公司财务部的周经理(她是某委的一位在职科长,“先生”是某厅副厅长),工作认真,接人待物更是温文尔雅。她的儿子也是一个好学生。一次她还领上儿子,来我家喝酥油茶。那一天,那个小伙子,还与我那小孙孙用英语“叽里咕噜”地交流了大半天。再比如:会计刘大水(来自四川的农村娃),工作很认真,他还在自学,说是一定要争气,考上注册会计师;另有一位刘会计,一个聪明的小女孩;另有出纳DEIJ,一个和蔼可亲的藏族小姑娘;还有……。这些人,让我记忆到如今。我遥祝他们幸福吉祥,扎西德勒!!!
      总结一下:1、有一句老古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打了那几个月的工,耳闻目睹了若干“负面”的信息,算是开了眼界。2、我还觉得,一个人只要自己能够守住做人的那一条“底线”,还是不容易被那种“病毒”感染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露珠 2019-8-30 15:22
  小孙孙继续在内地读书,但是再也用不着我这个老头子领着他“满世界”去找老师了。因为,他的爸妈已经“委托”远在沈阳药科大学读研的表妹梅措“远程照应”他了;我也就理所当然地“下了岗”。那时候我就想:从今往后,我可是任什么也不用操心了,真好呀!可是,话虽然是这样子说,心里头却总是觉得空落落的,就像是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8-30 20:25
露珠 发表于 2019-8-30 15:22
小孙孙继续在内地读书,但是再也用不着我这个老头子领着他“满世界”去找老师了。因为,他的爸妈已经“委 ...

谢谢站长老师。祝老师万事如意。扎西德勒!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1-19 00:15 , Processed in 0.121476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