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88篇:痛不欲生的那些日子

2019-9-3 09:03|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1772| 评论: 2|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88篇:肝肠寸断的那些日子 2008年7月9日凌晨,珍沁连一句话、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也没有给我留下来,就悄无声息、永远永远地抛下我,去了那个世界。就在那一刻,我一刹那就变成了一个傻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88篇:肝肠寸断的那些日子
       2008年7月9日凌晨,珍沁连一句话、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也没有给我留下来,就悄无声息、永远永远地抛下我,去了那个世界。就在那一刻,我一刹那就变成了一个傻子,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了。幸好侄女西珍比我冷静,她急忙给远在那曲嘉黎县的尼玛打了电话。珍沁在拉萨的那些阿波霍兄弟、姐妹们,也知道了这个悲痛的消息,全都赶过来了。
     珍沁的一切后事,就是靠着珍沁的那些阿波霍好兄弟、好姐妹在操办。依照苯教的规矩,他们又请来了德高望重的苯教喇嘛。诵经期间,需要点一百盏长明酥油灯,每当一盏灯油将尽而尚未熄灭的那一刻,必须立即续上一盏新灯。这件工作看似简单,但就是时刻都离不开人。这时候我也清醒了一点点,其他的事情我又不会干,我就一直在经堂里,白天黑夜负责照看那108盏酥油灯。
       第二天,尼玛自己开着车,从距离拉萨500公里的嘉黎县赶了过来。我那最最要好的忘年交小朱,也一直在帮忙。
       那一些日子,我却像是丢掉了魂,只剩下了一个空躯壳,除了眼睛还会流泪,其余什么都不知道了。在那些痛不欲生的日子,我的思维也就像是“断了线”,什么也不知道了。好多天之后,我的脑子才能够想起一些事情。我就想:我与珍沁相依为命,共同生活了16064天!在平常的日子里,比我小5岁的她,还真像是一位大姐姐,时刻呵护、关爱着我这个“大弟弟”,让我得以平平安安又幸福地走过了四十四年另四天。可是,如今她这一走,剩下我这一只断了线的破风筝,还能往哪儿飘呢?人人都说我是一个老古董,已经到了二十一世纪,连手机也不会用。那一天,儿媳过来了,给了协珍一只半新不旧的三星牌手机,教会了她打电话,还教会了她拍照片。真是巧的很,就在那一天的下午,我刚换好了几盏酥油灯,西珍来到经堂。只听她一声喊:“您快看,酥油灯的灯花,怎么变成了一只鸽子?”我刚抬起头,西珍已经用手机将那一只“鸽子”拍了下来。那以后,我就让小朱专门帮我借来了一台高级相机,我也就拍下了不断出现的那些形状各异的朵朵灯花。 (这些珍贵的照片,我要保存一辈子)。可是那一只活灵活现的鸽子,还有那些形状各异、神奇的灯花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呢?后来我向一位高僧大德请教。喇嘛只是说了四个字:“佛祖保佑。”接着念了一句:“嗡玛尼本梅哄!”。
      珍沁爱养花,还特别喜爱君子兰。我每次去内地开会的时候,都会给她带回来一盆。积少成多,后来就有了十来盆。就在那些日子里,这些君子兰竟然相继开出了一朵朵鲜艳的红花。直到丧葬礼仪结束了好些日子,也没有凋谢。我也用相机一一拍了下来。
       法事结束后,我搬回珍沁的卧室,侄女西珍准备为我更换铺盖,被我拒绝了。我继续盖珍沁盖过的被子、继续枕她枕过的枕头,继续垫她睡过的垫子。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盼望着,得够得到她的哪怕是一丁点儿的信息。
       后来的某一天,我还真的做了一个梦,只见珍沁身着夏季藏装,站在两年轻女子中间。她微笑着招手示意我过去。我走过去,她递给了我一本经书。只是一刹那,人就不见了……
       珍沁的弟弟依迪,遵照大喇嘛的指示,将姐姐的骨灰分为了三份,一份由他亲自护送去阿里的岗仁波切(冈仁波齐峰是冈底斯山脉的主峰,山顶高度海拔6656米。苯教和藏传佛教共同的神山,也是中国最美的、令人震撼的十大名山之一。);一份还是由他,护送去林芝的苯日神山;另一份,则保留在珍沁的故乡——巴青县前塔乡。
        8月20日清晨,我怀抱着那一只木盒子,还是尼玛开的车,来到堆龙德庆县与羊八井的分界处。尼玛停车,我强隐着泪,将那一只木盒子递给了依迪,我们仨流着眼泪,依依惜别。他甥舅俩的车去远了,又转了一个弯,看不见了,我还在公路旁边呆呆地站立着。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那一颗破碎的心,好像也被依迪带到巴青去了。又过了好久,我才听到有人低声喊了我一声:“我们回去吧!”这时候,我才记起了,从拉萨出来的时候,原本就是两辆车,后面跟随着的那一辆车,就是尼玛专门为我返回拉萨安排的。
       珍沁走了,偌大的院子里,就只剩下了我和侄女西珍两个人,两个人连饭也不会做,每日里就是喝酥油茶、吃糌粑。一天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珍沁穿着她的那一件浅黄色的短大衣,向我走了过来。可是这一次,她竟然没有看我一眼,就径直从我身旁走了过去。她走了过去,我才发现,原本穿在她身上的那一件短大衣,竟然已经穿在了我的身上!
      后来,还是在命运老人的安排之下,我流着眼泪,一步三回头,惜别了我亲爱的第二故乡——西藏,返回了生我养我的——衡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9-3 07:09
欣赏佳作,倾慕才情,感谢分享!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9-3 18:32
蔚青 发表于 2019-9-3 07:09
欣赏佳作,倾慕才情,感谢分享!

衷心感谢站长老师。祝老师扎西德勒!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9-16 06:08 , Processed in 0.137668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