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永远忘不了(之二)

2019-9-17 21:09|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4082| 评论: 2|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永远忘不了(之二) 我的好大哥——区长扎西啦 今天,我在写扎西区长的故事时,时间是2019年9月17日。时间虽说是过去了五十多年,但是只有一想起扎西区长,那一些难忘的往事,就立刻出现在了 ...
                                     

   永远忘不了(之二)
                         我的好大哥——区长扎西啦
    今天,我在写扎西区长的故事时,时间是2019年9月17日。时间虽说是过去了五十多年,但是只有一想起扎西区长,那一些难忘的往事,就立刻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面。
    还记得那一次,我去县里给刘书记送工作报告。工作汇报完了,书记笑嘻嘻地问我:“你想听听你们区长扎西的故事吗?”当时我的反应是:扎西,四川藏族,原甘孜藏民骑兵团的侦察排长。现如今,是我所在的巴青县高口区人民政府的区长。他不怕吃苦,乐于助人,枪也打得准。高口区的干部群众都晓得。除了这一些,他还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不等我的回答,刘书记就自问自答,慢慢地讲开了:“汉族地区有一句老古话,说同姓的人,三百年前是本家。这句话是否科学,我们姑且不去探究。但是你们区长的父亲跟你是同姓,而且他还是一位老红军。这个故事你就不想听一听?”
    刘书记短短的两句话,让我觉得原来履历简单犹如白纸一样的扎西区长,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有故事”的人物!我连忙点着头,请书记给我讲一讲。下面就是刘书记讲的故事:
    “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来到了甘孜,一位年轻的红军小战士得了重病,部队继续北上时,他与其他二十几位负伤、生病的战友被留在了当地。开始时,他就是靠着乞讨和给人打零工为生。后来结识了一位贫苦的藏族女子,两人结为夫妻,再后来又有了两个儿子,一家四口,依旧过着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贫困生活。1950年,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一家人迎来了好光景。后来甘孜成立了藏民骑兵团,老红军亲手将两个儿子都送去了部队。在1959年的平叛战斗中,扎西作战勇敢,从战士提升为班长、排长,而他的弟弟却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可是这一件事情,他连自己的妻子扎西拉姆,直到现如今也没有告诉过。”
    刘书记讲的故事,让我立刻想起了那一个“有眼不识金镶玉”的古老故事。我真的没有想到呀,扎西区长还有着如此一段可圈可点的、“金镶玉”的身世!
    再想想区长扎西,这位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对群众又十分热情的青年藏族干部,如果再加上“红军后代”、“烈士遗属”这两块金字招牌,在那个特殊年代,在人们纷纷追求“政治进步”的那一条道路上,他可真正是“命中注定”了畅通无阻,心有多高,命就能有多好的呀!可是区长扎西,他却将这样一块含金量特高的、响当当的“金字招牌”,深深地掩藏在了自己的心里。就连那与他相依为命的妻子扎西拉姆,如今还不知晓这一件事!
    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刘书记又问我:“你觉得,你们的扎西区长现在怎么样?”我回答说:“区长啥都好,就是不爱读书。”刘书记笑着说:“是呀,你们扎西区长啥都好,就是文化底子太浅了。县委希望你拿出自己学习藏语文的那一股劲,再想一些其他的办法,尽快帮助你们区长学好文化,给这一匹锦上,再添上一朵花。”书记接着又像是自言自语似地说:“扎西呀扎西,你若是能够快一点提高文化水平,那可就是东风来到,万事俱备了哟!”听他那口气,就是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后来我才听到“小道消息”:县委几次研究,准备提拔扎西,让他担任更重要的职务,可都是在文化程度这个门槛上没有通过。
    1965年,我先去那曲,然后又去拉萨开会,一来一回也不到一个月。可是等我回到高口时,区长夫人扎西拉姆还是在区里工作,区长扎西却不见了。一问珍沁,她说:“你走了没几天,区长就调到日喀则去了。”后来我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1959年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的全面武装叛乱失败后,一部分叛乱份子逃亡印度。1960年在国外反华势力的策划和资助下,经达赖“流亡政府”头目嘉乐顿珠等人具体的组织策划,由原“卫教军”头目恩珠仓•贡布扎西、夏格仓•朗加多吉等人从外逃的叛乱分子中挑选了3200余名青壮年,经过军事训练,分批从印度潜入中尼边境尼泊尔境内的木斯塘和瓦隆冲古拉地区,与盘踞在当地的一些部落性的成股叛乱武装相互勾结。1960年冬天,盘踞木斯塘的“卫教军”骨干分子巴巴益西、罗桑强巴、向秋金巴组成“卫教军”指挥部,下辖14个战斗连队,1个警卫队,指挥部设作战、行政、军械、军需4个机构。他们的电台直接与M国中央情报局联络,并接受其直接指挥,袭扰西藏边境,破坏民主改革,妄想复辟。
    根据上级的指示,日喀则成立了“中共日喀则扎东边防工作委员会”, 在全自治区选调优秀的汉藏族干部、战士,组成了四个精干的武装工作队,深入到工作薄弱的边境地区,发动群众,宣传党的政策,揭露敌人的谣言,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在当地县委、区委的领导下,开展盐粮交换等边境贸易,保证了边境群众必需的生活、生产资料的供应,稳定了群众情绪,争取了人心,孤立了敌人。
    采取上述措施之后,叛乱武装回窜逐步得到遏制,回窜次数和人员有所减少,维护了边境地区的稳定,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我敬爱的扎西区长,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义无反顾地告别自己的妻儿,调到扎东特委武装工作队去了。
    在那个年代,人们都爱唱一首歌:“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祖国要我守边卡,杠起枪杆我就走,打起背包就出发 ……”
    我觉得,我当年的好领导——区长扎西,就是这样一个可爱可敬,听党的话的好战士。
    光阴似箭。又过去了好些年。我从巴青县调到那曲地区,后来又调到了拉萨。一位从巴青去阿里转神山的乡亲路过日喀则来到拉萨,他告诉我:中尼边境上的武装叛匪,在我边防部队和扎东特委武装工作队的有力打击下,再也不敢越境骚扰了,后来尼泊尔的警察部队又缴了那些叛匪的枪械。边境平安无事了,扎西区长也调到了南木林县,他就请假回四川,去接那孤单一人留在四川甘孜的老阿妈,来西藏与一家人团圆。可是没有料到,八十多岁的老阿妈刚一坐上汽车,车子还没有启动,老人家就病倒了。好个孝顺的儿子扎西,竟在甘孜买了两匹马,一路牵马两千余公里,服侍老母亲来到了日喀则的南木林县!
    这个感天动地的孝子还是他——扎西啦。(拉。藏语,尊敬的意思)
    1996年,我随一个地质分队,去日喀则谢通门县检查一处金矿点,路过南木林县时,我就向人打听老区长,几个人争先恐后抢着告诉我:“县人大主任扎西啦退休了,现在天天忙着在栽树。”还有人立刻带我去到一条小河边植树的地方,一位裤脚高高卷起,赤着双脚,满头汗水的老者正在给幼树苗浇水……
这个为后来人“乘凉”而奔忙着的老人还是他——扎西啦。
    扎西区长,永远是我心里一朵傲风斗雪,冰魂雪魄的雪莲花!
今天是2019年9月17日,我在电脑前面,搜索出来这些故事。我衷心祝愿我的好领导、好兄长扎西啦——身体健康,幸福吉祥,万事如意,扎西德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9-18 06:23
拜读欣赏,品味精彩。问好诗友,感谢分享!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9-18 13:48
蔚青 发表于 2019-9-18 06:23
拜读欣赏,品味精彩。问好诗友,感谢分享!

衷心感谢站长老师!祝老师万事如意,扎西德勒!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0-18 21:15 , Processed in 0.13514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