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远去的蛙声(散文)

2017-8-11 12:03| 发布者: 文镜| 查看: 29| 评论: 3|原作者: 文镜|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我的童年时光,生活在一个物质和精神文化十分匮乏的年代。那时候的农村还没有通上电,就连电视都是人们做梦也想不出来的奢侈品。尤其对于我们这些、地处贫穷偏僻的山村孩子来说,大自然,便成为我们唯一玩耍的乐园。 ...
                                              
                                                                                                                                                               
                                      远去的蛙声
       我的童年时光,生活在一个物质和精神文化十分匮乏的年代。那时候的农村还没有通上电,就连电视都是人们做梦也想不出来的奢侈品。尤其对于我们这些、地处贫穷偏僻的山村孩子来说,大自然,便成为我们唯一玩耍的乐园。喜欢聆听池塘里美妙动听的蛙声,每到夜晚,蛙声洪亮,四面楚歌,那是乡村最美的青蛙大合唱……
   夏天的中午,火辣辣的太阳把大地炙烤得像刚从土窑出来的砖块,大人们仰卧在床上、摇着蒲扇仍然是汗流浃背的想着下午的辛劳。我们这群娃娃赤露着身体由高到矮排着队伍奔跑到池塘边,横排着站在池塘高高的大堤上、随着大哥哥的一声口令,一起纵身跃入水中,这是这个夏季我们小伙伴每天必修的蛙跳训练,接下来便是蛙泳教授课,大孩子教小娃娃,已经学得很娴熟的孩子们在一边开始蛙泳比赛。
   吃过晚饭,对着室内昏黄的煤油灯匆忙地写完了作业,小伙伴们抬出竹床,一起团坐在竹床上,相互间扇着芭蕉扇,仰望着天上那一轮皎洁的月亮,不厌其烦地数着那密密麻麻眨着眼睛的星星。大人们围坐在一起唠唠叨叨地重复着不知多少遍的家长里短,孩子们的嬉笑声似乎搅扰了他们津津乐道的谈论,于是,我们在大人的呵斥声中,像一群欢快的小鸟飞向那绿油油的田野,在乡间的小路上蹦跳着、欢呼着、争抢着白天里的童趣。夏天的夜晚月光如水般倾泻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阵阵凉风吹来,田野间便荡漾起一层层绿浪。
   听!这边田间一只蟾蜍亮起激越高亢的歌喉,紧接着便进入了呱呱、咕咕如潮般的“青蛙颂夏曲”团唱会的高潮。东边哥声刚减弱、西边又响起了欢快的歌唱,此起彼伏、此消彼涨,不知道是谁邀请来无数个合唱团在举行田间合唱大赛呢!蟾蜍的歌声酷似合唱团的领唱,声音很有磁性和穿透力,那一片片蛙鸣声高低错落有制,有含蓄低沉的低音区、有浑厚绵长的中音部、有清脆甜美的高音;我们入神地倾听、沉醉于大自然这美妙无比的天籁知音,不约而同小伙伴们鼓起嘴巴学唱起来。于是,田野间回荡着不合节拍的一群“小青蛙的歌唱”。大哥哥突然一声:“停”,我们这群“蛙音”嘎然而止。大哥哥走到我的跟前,用劲地鼓起腮帮纠正我那不入行的“蛙唱”,跟着大哥哥学唱了十数遍,似乎声音形似了许多。大哥哥又来到毛毛身边,一丝不苟地帮着他纠正发音。接下来我们有兴高采烈地“咕咕哇哇”起来,青蛙们似乎怕我们抢了他们的彩头,蛙鸣声如大海涨潮般咆哮起来,整个田地间充斥着梦幻般美妙的“蛙鸣曲”。
   这些大自然的歌者们的唱歌姿势是很难一睹的,它们有的躲在草丛里、有的蜷伏在秧苗间、有的匍匐在树干上。上述的镜头是夏天正午,我们这群好奇的娃娃听到的,是树蛙高音歌手,青色和绿色胶融的是常见的青蛙,他们是中音歌唱家。那些土灰土灰的牛蛙和穿镶满土黑色、原球状‘珍珠’的蟾蜍应该是唱低音的高手。我们这群在田地间快乐奔跑的娃娃,有幸目睹了蝌蚪成长为青蛙的整个过程,我们便知道了蝌蚪是青蛙的娃娃。看见即将干涸的牛脚印里,有几只乌黑乌黑的小蝌蚪在拼命地挣扎,跑过去小心翼翼地连泥捧起放进池塘里,小蝌蚪使劲地抖动着胖乎乎的身体,身上的污泥便滑落并消逝在水中,它们左右甩动着乌亮乌亮的尾巴,游到不远处黑压压一片的蝌蚪丛中,再也无法辨认刚刚死里逃生的那几个可爱的小精灵。童年时代的我对青蛙情有独钟,可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青蛙迷:“模仿蛙跳,学唱蛙歌乐此不疲”。妈妈说我是青蛙变的,童年的我也确信自己就是青蛙,常常夜里梦见自己变成一只油漆般,乌黑的小蝌蚪在蝌蚪群中快乐的游玩。
   随着时代年轮的滚动,人们的物质精神文化生活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为了追求土地利益的最大效益,农药频繁使用,化肥铺天盖地的抛洒,大自然家族迎来毁灭性的灾难。蛙类们也难逃其灾,死的死、残的残,传宗接代的能力日益锐减,死里逃生的寥寥无几的幸运蛙最终也没有逃出人类“舌尖上的贪婪”。什么原生态的红烧牛蛙、美人腿…。在美食家们啧啧称赞“人间美味”中的青蛙声,离我们越来越远。
   又是夏夜,漫步在乡村的小道上,苦苦寻觅童年时代那美妙动听的蛙音,停下脚步屏住呼吸,似乎远方断断续续传来几声蛙鸣:呱呱…,可是声音丧失了高亢激越,更没有了清脆绵甜,那嘶哑滴血的悲泣是在哀叹蛙类即将毁灭的命运。
   怀念童年夏夜那美妙绝伦的歌声,何时能再降人间?远去的蛙声,呼唤您的归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舟上客 2017-8-11 18:59
美好的回忆衬托现在蛙声远去的失落!亲切自然,引人深思!欣赏佳作!
引用 荷语 2017-8-14 23:40
蛙声代表着一段岁月,一种眷念,行云流水,深情献与蛙声,也是献给故乡,献给那个年少的自己。赏读学习老师的散文佳作,同品乡土情韵,很美!
引用 荷语 2017-8-14 23:40
蛙声代表着一段岁月,一种眷念,行云流水,深情献与蛙声,也是献给故乡,献给那个年少的自己。赏读学习老师的散文佳作,同品乡土情韵,很美!

查看全部评论(3)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7-8-21 01:18 , Processed in 0.33357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