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秋天不回来/章社友

2017-8-11 18:01|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1560| 评论: 3|原作者: 章社友|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秋天的午后,微静坐在阳台上,手里握着一杯没有加糖的咖啡,凝神遥望着远处大街上的车水马龙,突然有了一种想家的感觉。算算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回家了,只是 偶尔和爸爸妈妈通个电话,互报一下平安,并不想多说, ...
                                                                                                                        
                                                                                                                       一
  秋天的午后,微静坐在阳台上,手里握着一杯没有加糖的咖啡,凝神遥望着远处大街上的车水马龙,突然有了一种想家的感觉。算算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回家了,只是 偶尔和爸爸妈妈通个电话,互报一下平安,并不想多说,只是为了怕他们再提起那段伤心的往事,提起她苦苦思念又恨得要死的人。所以每次的电话她都以忙而告终,不理会电话那头妈妈那欲言又止的表达。其实她何尝不想家呢?又何尝不想他呢?只是他伤得自己太深了,伤得她在老家都没有了落脚的地方,才落荒而逃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来打拼,用忙碌地工作来麻痹自己受伤的心灵。但是忙碌的时候她可以忘了一切,像此刻,这样的午后,微静思念的闸门就会不受控制地强行打开,任凭他肆意地在她的脑海里跑来跑去。
  微静一直记得他们也是认识在这样的秋天,这样的午后。微静依然站在阳台上眺望着远方那热闹的人群,喜欢看楼下的小贩们沿街叫喊的情景,喜欢看孩子们在街道上来回奔跑的身影。看着看着她就情不自禁的笑起来,真的,好美的生活,她满足的叹口气,打开了书。微静喜欢在阳台上看书,看累了就观赏着外面的世界,这样的生活平静而淡然,她喜欢。
  可是那天实在是不凑巧,当看微静书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喧闹的声音。于是合起书就趴在阳台上向下看,原来是楼下的人家在吵架。她好奇的看着,书却一不小心掉了出去,微静张大了嘴巴看着书落下的方向,心里祈祷着不要砸到谁啊。可是怕事有事,书正向一个男人头上落去,她捂住了嘴巴看下去,那个男人正手捂着头到处观望,想找出肇事者是谁。微静吓得低下了身子,心里突突地跳,而又忍俊不禁。好半天才慢慢地抬起头来,估计他已经走远了。
  “唉,可惜了我的书。”微静一边嘀咕一边又朝楼下看去。却碰上一对愤怒的目光,微静脸红了。原来那个人还在那里站着呢,手里拿着书,一副等不到人死不罢休的摸样。她只好乖乖地下了楼,去赔礼道歉去。一边赔礼一边心里在骂:“好一个小气的男人,就被书砸了一下,还能怎么样啊?就这么不依不饶的,真是的。”
   “看你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难道你还没有错吗?幸亏是砸到我了,要是 砸到小孩子怎么办啊?要是更重的东西砸下来怎么办啊?这么不小心。”他唠叨着。
   “那你说怎么办吧,不然我就让你砸一下好了。”微静露出了无赖的表情。
   “这样吧,你把号码告诉我,如果我有什么脑震荡的毛病,我还要来找你。”他的小眼睛里露出了坏坏的笑意。
  “好吧,就这样吧。你记好了。”微静快速地说了一遍号码,不管他有没有记住,就从他手里抢过了书“咚咚咚”的上楼了。一边走一边偷偷地笑,她知道他记得也没有用,因为她多说了一个数字,呵呵,耍他一下,谁叫他这么凶啊?到了楼上,微静又忍不住从阳台上朝下看,只见他已经走远了,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
   晚上,微静躺在床上看电视,正看得高兴,手机的短信铃声就响了。她打开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就好奇的翻看着内容:“糟糕,我的头开始疼了,你说怎么办吧。”
  微静吃了一惊,难道是他吗?怎么会知道号码啊?只好硬着头皮回过去:“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啊?我说的号码是错的啊?你头疼厉害吗?要不带你去医院吧。”
  “本来是不疼的,可是为了研究你留给我的号码,又疼了。”他短信发的倒挺快的。
   “活该,谁叫你站在路上啊 ?”微静也回的干脆。
  “这么不讲理的女人还真是少见呢,这样吧,你明天请我吃饭,我们就算了结了,你看怎么样?”他提议道。
  “好吧,算是给你敲到竹杠了。”微静嘲讽着他。
  “好,就这么定了,明天中午11点到**饭店,不见不散。”
  定好了地点,微静关了手机,心里懊恼地要命,怎么砸到这个无赖啊,看来以后是没有清净日子过了。她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来打发他。
   第二天的中午,微静早早就来到了饭店,没想到他来得更早,正坐在位置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微静没好气的冲他翻翻白眼,就走过去坐下来。他立刻礼貌的把菜单递给微静。微静一边研究着菜单,心里一边在嘀咕:“这可是我请客啊,哼,我才不点那么贵的菜呢。”于是就点了两个便宜的菜,就把菜单还给他,他看了微静点的菜就笑了笑,他又顺便点了几个,都是贵的。微静心里骂了他一句,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就随他了。
   “你也不问问我叫什么名字吗?”他提醒微静。
  “问干嘛?吃完饭就没我的事了,还要知道名字干什么?”微静没好气的回答。
  “谁说没事了啊?我万一要有个后遗症怎么办啊?”
  “不是你说的吗?今天吃完饭就没事了啊。”微静声音大了起来。
  “今天吃完饭是没事了啊,我也没有叫你陪我一整天。”他丢下一句,就开始吃起来。气得微静一点胃口都没有了,就这么狠狠地瞪着他。
  “别这样啊,不然我会消化不良的,你最好祈祷我没事,不然啊,你可有得忙了。”他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提醒微静。
   气得微静真想把那个鸡腿给拽下来不让他吃,好无赖的人。微静知道自己的麻烦大了,也没了吃饭的胃口,一个人闷闷的生气。好不容易等他吃完了饭,等他去过洗手间回来,微静拿起包就去结账,不再理会他。到了服务台,他们客气地通知她:“你们的饭账已经被那位先生结过了。”微静回过头纳闷地看向他,他笑笑耸了耸肩走出了饭店。微静追过去:“不是说我请的吗?”
  “可是你没有吃什么啊,让你请你不是太亏了吗?等下次你最好多吃点,不然你会一直欠我一顿的。”他冲微静挥了挥手走了,留下她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来。
  
                                                       二
  早上,微静睁开庸懒的眼睛,好一个清新的早晨,透过窗帘的缝隙都能看见外面那蓝蓝的天。于是以舒展的姿势伸个懒腰,顺手打开了手机,已经快8点了,呵呵,睡得好香啊。好在今天是星期天,没有什么事情做。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微静一看,来了短信, 就打开看看:“凡在本人心里有一定地位的,本人将送上价值人民币一毛钱的短信一条,以表祝贺,今天中午将由本人请客到五星级饭店,看人家吃饭。”看了短信,微静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又是他,呵呵,最近别的麻烦不找她了,就没事发这些短信来,老是引得微静很开心,对他的敌意减轻了不少。微静还知道了他的名字,很俗气的两个字:“李恒。”正在她胡思乱想时,手机又响了,微静知道又是他:“中午我请客,去吗?”
   “看别人吃饭??”微静回复道。
   “哈哈,反正你喜欢看着别人吃饭啊,去吧,我真心地邀请你。”他回复。
   “好吧,成交。”微静答应。那一餐饭的时间是他们认识这段时间气氛最融洽的,也是从那餐饭以后开始,他们成了朋友,收起了敌对的因素,没想到他们可以相处的那么愉快。也是从那天开始,他让微静见识到了他幽默风趣的一面,也让微静对他的了解逐渐地加深。
   成了朋友,才知道他是多么的细心和体贴。微静一直记得那次自己的突然阑尾炎发作,肚子疼的要命,他一时情急背起她就往医院跑,居然忘了打车,背着她走了十几分钟才到了医院,累得他汗流浃背,却仍然一脸紧张地看着微静,拉着医生问这问那的。最后医生决定要动手术切除一部分阑尾,微静一听吓坏了,连连摇着头:“我不做,我害怕。”
   “不怕,啊,我陪着你,好吗?”他安慰地拍着微静的肩,又打了电话给微静妈妈,最后微静拗不过他,还是住进了医院,动了这个小手术。
   住在医院的一个礼拜,他天天的往医院里跑,弄得微静妈妈好纳闷,悄悄地问女儿:“没有听说你找了男朋友啊?他怎么好象是从地底下突然冒出来似的,对你怎么这么好?”
   微静呵呵笑着:“妈妈,他要看着我,怕万一我翘辫子了,他的头再有后遗症找谁去啊?”
   妈妈听了更是一头雾水,微静就把认识他的前前后后告诉了妈妈,妈妈笑得前仰后合:“这也是一种缘分啊,呵呵,看来我家的傻丫头要名花有主了。”
   “妈妈,看你,说什么呢,就这么急着要把我嫁出去啊?”微静撒娇地朝着妈妈翻白眼,心里却甜滋滋的。下次他再来的时候,微静就用一种全新的眼光来看他了,他们之间有了一种默契,什么都不用说,等微静出院了以后,自然的成了情侣,并且没有费一点事情就得到了父母的认可。
   快乐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一晃他们已经认识有半年多了。因为相爱,他让微静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觉,让她尝到了被宠爱的滋味,让她知道相爱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微静认定了他就是自己一辈子的依靠。
  
                                                    三
  就在他们认识近一年的时候,他反常的好厉害。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和微静见面老是没精打采的,问他他只说胃不舒服,要他去医院检查,他也不去。只是说吃多了,消化不好,吃点药就好了。微静只好把疑问放在心里,见面了就会关心地问东问西的。问多了他会露出满脸的不耐烦,让微静好生没趣。心里知道他们之间出了问题,但是他不说微静也无法追问,就这么沉默着,但是她心里一直在等待着,知道是火山就终会爆发的。
  于是等到了那一天,李恒早早地就来到了她家,一脸的凝重,微静紧张地看着他,等他开口,知道不会有什么好的事情。等了好象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这样地等待真的是一种煎熬。可是微静忍着,就这么看着他,等他讲话,终于他说了:“阿菱,我们分手吧?”
  这句话对微静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她想了有一万种的说法,就是没有想到这个。微静咬牙冷静地问:“为什么?”
  “我以为我是爱你的,一直我们也相处的很好,你是带给了我好多甜蜜和惊喜。但是遇到了她,我才知道,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样子的。原谅我,我爱上了别人,是她让我知道爱不止是快乐和喜欢,还要有激情和能生死相许的勇气。遇到了她,我才知道我们俩的感情太小儿科了,她能让我燃烧,你明白吗?”他残忍地一句一句把这些话灌到了微静的耳朵里,随着他的话音,她的心也被碎成一片一片了。
  微静强忍着痛和泪,艰难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我明白了,你可以走了。”他看了看她,想再说点什么,微静冷冷地看着他,大喊一句:“滚。”他叹了口气走了。
  微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叫也不理,一直关了一天,到了晚上才开门出来。
  妈妈心疼地望着她:“宝贝,想哭你就哭吧,别憋着,啊!”微静拥抱了妈妈一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妈妈也不再讲话,只是安慰着拍着她的背。
  微静平静了一会,才对妈妈说:“妈妈,我要到外面去是生活一段时间,你和爸爸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好好的。”
  “去吧,孩子,别牵挂我和你爸爸,你自己好好的就行了。”妈妈说着就流下了眼泪。微静轻轻地擦去了妈妈的眼泪,全然不顾自己的眼睛也象决了提一样。
  三天以后,微静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重新找了工作,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四
  在这个秋天的午后,再把这些翻出来回忆,真的是一件好残忍的事,这一刻微静才知道,虽然自己离开家乡离开他已经有一年了,想起来心里还是象刀绞一样的痛。但是她要回去看看,因为想家了。
  再次回到久违的家,微静发现爸爸妈妈好象老了好多,什么时候头上已经有白发了。见她回来,他们好开心,马上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吃饭的时候,他们不停地往微静碗里夹菜,自己却老是停下来笑眯眯地看着她吃。微静知道,自己的离家对他们也是一种伤害。此刻,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歉意,但是她知道有些话是不必说的,自己只要多吃点,多笑笑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吃了晚饭,微静想出去走走,妈妈拉着她,想说什么,可是看微静要出去又咽下了。微静没有理会她,走出了家门,在宁静的街道上慢慢地走着。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心里一直在想着自己和他的点点滴滴,这些地方他们曾经是洒下了那么多的笑声啊。此刻呢?你在哪里?流连在另外一个女人的怀里吗?和她一起重建另外一种幸福吗?离开了一年,才知道能躲开的只是身影,那份刻骨的痛却如影行随。微静在心里深深地叹着气,慢慢地继续走着。
  走到一个更熟悉的地方,微静抬起头来看着,正好可以看到他的家,他的窗户。可是,他的窗户没有了亮光,那么他现在还没有回家了。还是结婚了搬出去住了?微静就这么呆呆地想着,痴痴地看着,任时间慢慢地溜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微静见有一人影慢慢地从那楼房里出来,慢慢地朝她走过来。不是他,微静知道。借着微弱的灯光,微静看出是他的妈妈。
  阿姨走到微静身边,疼爱地看着她:“你妈妈打电话给我,说你出门了,说你肯定会来我家,我就出来等你了,孩子,去我家坐坐吧,我有东西给你。”微静心里挣扎了一下,还是顺从地跟着阿姨上了楼。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舟上客 2017-8-10 07:33
故事很精彩!期待续集!
引用 露珠 2017-8-18 21:58
很好,期待,什么原因,留下悬念
引用 露珠 2017-8-18 21:58
很好,期待,什么原因,留下悬念

查看全部评论(3)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7-10-21 08:59 , Processed in 0.29635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