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六场大型舞台剧《珍珠女》连载(七) / 蔚青

2017-8-11 21:48| 发布者: 李慧敏| 查看: 19| 评论: 2|原作者: 蔚青|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小小鲤鱼爱河水, 河水鲤鱼难分离。 八百里路云和月, 山高水远心相随。 事情紧迫如燃眉, 妹盼阿哥无信息。 生死攸关在今宵, 妹唤阿哥千百回!
  
                                                                         第 六 场
【第三天晚上,黑山虎穴中。
【洞内张灯结彩,红烛高照,一派办喜事的热闹气氛。音乐声中,众小妖往来穿梭,张罗婚宴。
【幕启,四小妖手持点燃的红烛,引导盛装的黑虎,披红挂绿的众小妖们欢天喜地的随后簇拥着鱼贯上场。
黑虎:(道白)       岁月如流,光阴似箭。
                              转眼之间,已过三天
                              差媒前往,至今未还。
                              心急火燎,好不耐烦。
                              猫枕鱼儿,岂能心安?
                              眼馋牙痒,三尺垂涎!
                              吉日良辰,选在今晚。
                              强娶豪夺,要把事办!
(大喝一声)小的们!都给我准备好了吗?
众小妖:(齐声的)一切就绪,恭请大王令下!
黑虎:(狂笑)哈哈哈哈!
【突然一小妖自洞穴外匆忙奔入。
报信小妖:禀报大王,小的奉命前往那蚌湾村迎接夫人之父张公和大龙到,现在就候于大门之外,恭请大王示下。
黑虎:(大惊)啊!你,你为何到现在才回?
报信小妖:(洋洋得意的)禀告大王,小的此番受命前往蚌湾村办事,并非一帆风顺。全凭着小的这一付伶牙俐齿和三寸不烂之舌,硬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地方才说得那老泰山心动,十分不太情愿地答应下这门亲事啊!
黑虎:(闻讯大喜)好!好!好!大王我没有看错你,是个办事得力的家伙,回头本大王一定重重的有赏!(转怒)哎!你他妈的怎么给我把那个什么龙也弄到这里来了?
报信小妖:大王,您先前是不是当着夫人的面儿,亲口允下了她三个条件?
黑虎:没错。
报信小妖:这不就得了。这三个条件里面,可有一条叫多给一些钱财送于那大龙,好让他答应退婚,再去另择婚娶的吗?
黑虎:(点头)有啊。
报信小妖:大王您看,可是那大龙好说歹说他就是不识抬举,钱财,他是分文不取,只要求能够前来参加大王您和夫人的新婚大典,他就当着大王你的面前,亲自写下与夫人的退婚契约。如若不然……
黑虎:怎么样?
报信小妖:如若不然的话,他即刻就杀上山来,打进洞内……
黑虎:(拍案大怒)混账东西!本大王我堂堂正正的一山之主,难道竟会被他这个毛头小子的几句狂妄之言就可以吓倒的吗?小的们!取我的家伙来,看大王我如何先宰了这个混账东西,再来赴宴!
报信小妖:(拦住)大王且请息怒,小的尚有话说。
黑虎:(不耐烦的)有话快说!
报信小妖:禀大王,若依小的之见,还是放那个傻小子进来的好。
黑虎:此话怎讲?
报信小妖:大王您看哪,临来之前,那小子说了,只想再见夫人一面,亲眼听到夫人当面对他说从此与他一刀两断,他也就从此以后彻彻底底的死了这条心了。只要他一见到夫人的面,那他绝对是不会有啥好言语,一怒之下将夫人责骂一番,岂不是更加坚定了夫人嫁与大王的决心吗?再说了,当着大王您的面前,谅那小子纵使能有上天入地的本领,他又能够奈大王您何? 这岂不可以称得上是一箭双雕、一劳而永逸吗?
黑虎:(大喜)妙妙妙!实在是妙!那就依你之见,速速给我把那个傻小子带进来!
【突然,老鼋精从一张桌子的桌帘子下面伸出头来。
鼋精:(从桌子下边钻出)且慢!大王你千万不可上当!
黑虎:(吃惊)老鼋?你?……
鼋精:(大笑)哈哈哈!大王不要惊恐,昨日刀下鬼,今天座上客!我老鼋实话不瞒大王你说,兄弟我早就练就了一种换头的把戏,随你千刀下去,不能致兄弟我于死地!
黑虎:(恢复镇定、厉声地)那你今天到这里来又想要干什么?
鼋精:昨日兄弟我虽然是蒙受了不白之冤,但是我老鼋仍然是丝毫未减对大王的一片赤诚忠心,念念不忘大王昔日对兄弟我的知遇之恩。眼见着如今大王正身处于危难之中,兄弟我岂有束手不救之理?
黑虎:(狂妄、不屑的)哈哈哈哈!本大王今天正逢新婚大典!大喜之日,何来危难之有?你就少在这里给我装神弄鬼故弄玄虚,蛊惑人心了吧。(挥手)滚滚滚!滚到一边去!
鼋精:大王啊,俗话说得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那大龙与珍珠自幼就是患难之交,岂有肯如此轻易地抛弃婚约之理?再说了,珍珠答应大王这头婚事,并且向你提出了三个条件,那都只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一旦等到了外援,你的危难也就随之而来。这已经是大王你所犯下的第一个错误;再其次,大王如果要是应允放他大龙进来的话,势必正中其奸计,让他们来一个里应外合,其势必然难破矣!望大王三思而后行,万万不可一错再错,中其所设下的圈套啊!
黑虎:(犹豫不决)这……
报信小妖:禀大王,依小的愚见,那大龙、张公也不过是淮河之上一个普普通通打鱼的汉子。这人人都知道大王您的法力无边,声望威镇四方,他二人纵使有三头六臂,在您大王的手心里还能够翻腾出啥花样来?更何况,咱们这黑虎山重重险阻,固若金汤,慢说是一个打鱼的后生,就是那二龙山上雪花峰道德高深的老仙翁到此,也必然是英雄无用武之地。难道还顾忌他些不成?
黑虎:(沉吟)这个……
鼋精:大王……
报信小妖:(抢先)另外,如今人家已经答应下这门亲事,本来这就是咱们求之不得的好事情,照理就应该来个双方礼尚往来、亲上加亲才好,是不是?哪里能够拒绝人家于家门之外呢?不但夫人知悉内情对大王心生怨忿而伤了夫妻的感情,况且此事一旦传出,岂不让天下的人误以为我家大王害怕一个渔家的年轻汉子而遭受他们的耻笑吗?依着我家大王过人的聪明与智慧,那是万万不难做出明断的呀!
黑虎:(狂喜)对对对!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就这样定了!
鼋精:(焦急)大王!大王!万万不能……
黑虎:(挥手打断)不要再废话,给我闭上你的臭嘴!一个好端端的大喜事,却让你来满嘴喷粪,搅得乌烟瘴气!
小妖:大王,若再耽延,婚礼可就要错过这良辰吉时了。
黑虎:(以拳头击桌)对对对!快快迎请岳丈大人!
众小妖:(齐声)有请岳丈大人驾到!
【张公在大龙陪同之下上场。
黑虎:岳丈大人一路辛苦,小婿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张公:贤婿免礼。匆忙之间,来不及准备,略采集一些家乡的土特产品,权作见面之礼。(递上礼盒)
黑虎:(大喜)不敢劳驾岳丈大人!请请请!(向内)快快有请夫人!
众小妖:(齐声)有请夫人赴宴!
【内应:“请夫人赴宴!”,“请夫人赴宴!”
【幕后领唱、合唱:
(领唱):     小小鲤鱼爱河水,
                    河水鲤鱼难分离。
                    八百里路云和月,
                    山高水远心相随。

                    事情紧迫如燃眉,
                    妹盼阿哥无信息。
                    生死攸关在今宵,
                    妹唤阿哥千百回!
(合唱)      啊!
                   龙哥啊龙哥,
                   妹盼你突然从天降,
                   妹盼你虎穴创奇迹;
                   妹盼你奋臂擒恶魔,
                   妹盼你飞叉荡群敌!
                   啊!龙哥啊,龙哥!
                   为什么你事到如今无动静?
                   为什么你事到如今无动静?
【珍珠由秋耘掺扶着上,两小妖紧随其后。
【珍珠猛抬头见到大龙、张公坐于桌旁,先是一怔,惊喜。
珍珠:大龙哥!……
黑虎:珍珠啊,你看看谁来了?这下子你的心事应该是了啦吧?
珍珠:(扑进张公怀中)爹!
【大龙不理睬珍珠,扭头转身,珍珠笑容收敛,稍退,昏倒。秋耘连忙扶住。老鼋坐在一旁冷眼旁视,奸笑。
张公:(上前安慰珍珠)孩子,你的苦衷爹爹心里都明白,自古儿女婚姻由天定,事已至此,就按照女儿的意思去办吧。何况咱们家向来贫穷,如今既然大王钟情于你,打从今后你能够过上享福的日子,也算是女儿你的造化了……(扭转头抽泣)
珍珠:爹!你……
张公:(有意打断)孩子,以后你就在这里好好安心过日子好了,至于你大龙哥嘛,我这一路上也已经将他好言相劝,回去以后重新再为他说一家姑娘婚配,今日一别,就权当告别了吧。
珍珠(痛苦地)爹爹呀!你……
(唱):         一声霹雳降头顶,
                      亲人面前蒙委屈。
                      跳进淮河难洗清,
                      惟有以死明心迹!
【珍珠欲以头撞石柱,黑虎连忙上前劝阻,秋耘紧紧抱住
【鼋精不免感到有些困惑地摇头、叹息。。
【黑虎以目怒视鼋精,鼋精十分惭愧,灰溜溜的走开。
【张公暗示大龙,大龙点头会意。
大龙:珍珠妹妹,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你大龙哥没有给你准备啥值钱的物品,幸好昨天下河扑鱼,打上来一条大鲤鱼,大鲤鱼的口里含着一颗珍珠,哥哥今天带来就作为送给妹妹的大婚庆贺之礼,权表哥哥对妹妹的微薄心意。
珍珠(会意)谢谢大龙哥!
【珍珠上前从大龙手中接过珍珠,旋即纵身跃上桌面,将珍珠高高擎起,洞内顿时霞光万道、光芒四射,群妖畏惧,纷纷四散逃窜、躲避。黑虎、老鼋大惊失色,仓皇失措。洞中乱作一团。
【正在一片惊慌之际,大龙取出钢叉挥舞扫荡群妖。黑虎、鼋精欲作垂死挣扎,只见方才那个报信的小妖摇身一变,现出仙翁的本来面目。仙翁手中的尘拂向空中一挥,随着“咔嚓”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划破天幕,在一片惊天霹雳声中,魔窟倾塌,火光冲天,烟雾弥漫,群魔四散。黑虎、鼋精相继被擒。



                                                                                       幕缓缓落下。
                                                                                     责任编辑:李慧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舟上客 2017-8-7 08:15
精彩纷呈!赞
引用 蔚青 2017-8-7 16:45

谢谢站长!问好老师!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7-8-21 01:15 , Processed in 0.80883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