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怀念米花茶

2019-11-24 20:46|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2726| 评论: 2|原作者: 歌声|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怀念米花茶 (散文) 文/歌声 今天早餐,母亲不像往常一样,不是煮面条或者买米粉吃。而是特意弄了一大碗红枣煮蛋给我吃。并且告诉我,这是姐姐上次我生日买来的大红枣,放在扁桶柜里,今早打开来看,才记起来 ...


怀念米花茶 (散文)

文/歌声

        今天早餐,母亲不像往常一样,不是煮面条或者买米粉吃。而是特意弄了一大碗红枣煮蛋给我吃。并且告诉我,这是姐姐上次我生日买来的大红枣,放在扁桶柜里,今早打开来看,才记起来。因我上次和母亲开了个玩笑,说好久没呷米花茶了,想吃一碗米花茶搭早餐。母亲当时安慰我,米花茶吃不饱,尽是汤汤水水。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看看碗里的大红枣,还有两个去了白的蛋黄,冒出丝丝热气,在诱惑并挑逗我的胃口。母亲说,糖是砂糖,清甜,比白糖好,赶快趁热吃了。望着年迈而慈祥的母亲,一脸的笑容,高兴开怀的样子,我双手接住带着满满的浓情爱意的一大碗茶水,心里暖融融的。
        边吃着茶,边思绪万千。我想起了小时候的甜蜜往事。
        在我的老家祁东乡下,我们那儿流行一种礼兴,每到逢年过节,或重大庆典之际,往往都要为来客准备一碗米花茶,以示尊敬款待。所谓米花茶,顾名思义,就是爆米花和蛋煮的茶水,加上白糖,盛在专门吃饭或喝酒用的仅装半斤酒的小碗里。白白的米花经开水一泡,顿时满碗飘浮着白花花的一层覆盖在水面,一般还有两个蛋,和着主人面带春风般的热情,一并用木质茶盘,恭敬地端到客人面前。客人坐在八仙桌前,每桌八人,端庄而严肃,喜庆而开怀。客人们往往一边接过茶,一边笑脸应和: 不用礼兴,随便点。主人则按惯例奉陪: 慢吃,不要拘礼。
        一幅古道热肠,主客互敬的生活图景,洋溢着无尽的温馨。这种极具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礼仪,曾经在我们的父辈祖辈上,影响并发扬了多少优秀美德。我们做小孩子的年代,目睹了那些乡里乡亲之间的友善和睦,大家互帮互助所体现出来的大爱精神以及浓浓情意。
        随着时代的发展,物资的丰富,家乡的米花茶这一独具古典意味的待客礼节,正漫漫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怀念米花茶,其实就是怀念一份早已丢失的记忆。


回忆写于2019.11.2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心灵有道下一篇:孤魂野鬼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11-23 06:19
岁月已逝,但回味无穷,拜读欣赏,祝周末快乐!
引用 荷语 2019-11-23 18:52
分享歌声老师怀旧美文。置顶荐读!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15 03:06 , Processed in 0.12335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