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瞎忽悠

2019-12-1 15:53|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1503| 评论: 2|原作者: 随意的风|来自: 中级会员

摘要: 编者按:随性而为的文字,述说自己,启迪他人。低调、幽默的自我表白里,看见冀成先生大觉大悟了的睿智。 为文,最高的法为无法,崇尚形而下而摒弃形而上,缘于感受,直逼灵魂,写出真性情就是好作品。为人,在不 ...


编者按:随性而为的文字,述说自己,启迪他人。低调、幽默的自我表白里,看见冀成先生大觉大悟了的睿智。
    为文,最高的法为无法,崇尚形而下而摒弃形而上,缘于感受,直逼灵魂,写出真性情就是好作品。为人,在不超越道德底线的基础上率真随性,状若赤子,就是好人。
    一篇展现真实思想和心灵的文字,叫人思考的文字,值得一读的文字,随性的文字尽显内心的真实感悟,或文字,或生活,自然释放触感,心灵细节的不同审视,构建人的精神式叙述。
    冀成先生的思想见解不俗,文风自然率性,文字朴实无华,毫无做作,尽情挥洒,把一个有骨有肉有思想,脑子不闲真实的“冀成”展露给读者。
    我是一家文学刊物的总编,读过一些文章,接触过许多人物,也见过天马行空的人,但没见过冀成先生这样天马行空的,你要是真的信了他吧,最后他说是“酒醒了”,原来是个白日臆想梦幻。你要不信他吧,仔细看看,他不也都是说的大白话吗。文章由阅文、写文畅谈至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将为文与处世巧妙地结合起来,“瞎忽悠”之说,实为无欲而刚的境界。
    人来世上一趟,各有各的活法,冀成先生的人生观不失为一种活出真实的活法,想想,人世间还有多少人需带着面具蒙上伪装,天天欺骗自己,欺骗别人。一个人能够这样直白自己的心里,需要一种勇气,而冀成先生诚实的品格,让我们读懂了他,读懂了一个徜徉在文字中的闲情逸致之人。冀成先生的文章有他自己独特的风格,你得跟着他走,进入他的内心,才知道他的所思所想,即便表面的天马行空,也蕴含着较深的寓意。拜读了你就会有体会,有感悟,有思索,有所得。
瞎忽悠
    青少年时期就开始写诗歌,可直到今天也还没有弄懂什么样的诗歌才能算得上是一首好诗歌,也理解不了当今诗坛上那一些名气挺大的活跃诗人,例如余秀华所写的那些诗歌的意境美究竟是美在了哪儿,艺术层次究竟是高在了哪儿,究竟是都表达了一些什么人性的情感,以及深奥的人生哲理。
    这些年稀里糊涂地读诗歌,稀里糊涂地写诗歌,稀里糊涂地享受写诗歌、读诗歌的那种快乐的感觉。写诗歌也好,读诗歌也罢,只要附合自己的心性品味了,情感兴奋到了极点,我就会放开喉咙大声地哭,大声地笑,大声地说,大声地唱。
    平时没什么事情可做的时候,也喜欢读散文,也爱写着玩一玩。可散文究竟是个什么模样的小精灵,也许我这辈子也讲不清楚,道不明白。就是现在,我依然还是体会不出哪一个散文作者在创作时的那种感觉,也理解不了哪一个散文作者的心境以及其所营造的那种特有的文章意境。有许多优美的散文,看完也就忘了,就是一些有灵性、有生命力的散文,例如高尔基的《海燕》,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等等、等等,现在也只记得文章的大概意思。
    品诗歌,读散文,看小说,这些年来就像吃大米干饭炒鸡蛋似的,可谁要是问:“喂!老冀,中午吃的大米干饭炒鸡蛋是种什么味道?”
    一时之间倒还真能让人家给问得哑口无言,即使就是想要跟人家耍耍贫嘴,那个时候恐怕也张口结舌地讲不出个什么一二三了。
    这话说地有点水分,可说的也是实话。不过,有一点倒是千真万确的事情:诗歌、散文、小说,长年累月地都在营养着我这颗贫瘠脆弱的心灵,维护着我这条暗淡的生命。
    再则,这些年的社会生活和写作经验,让我也确切地体会到了,一个写作者对社会、对生活和对人生的认识和感悟深入一层,他的写作水平就会油然地提高一个层次,语言也就会更加自然朴实,简单明了。
    这几年整天迷迷糊糊地混日子,什么事情也不愿意去追根刨底地弄个明白了,但这并不妨碍高兴了,或者是困惑、苦闷了,就坐下来静静地写诗歌、写散文或写小说玩玩心情。
    每当写诗歌,写散文,写小说玩心情的时候,心里从来就没有哪个作家的面目,哪个作家的身影,脑海中一片空白,没横、没竖、没框框。什么章法、结构、修辞,主题思想,统统地都玩你的去吧!心里想起什么,嘴上就说什么,手上就写什么。我行我素,无拘无束,尽情尽兴地跟着当时的那种感觉瞎忽悠。
    平时,我之所以喜欢写诗作文,说白了,不外也就是解解社会生活当中和工作上的这一些闲情闷气罢了
    再则就是,我的下意识里也希望人们能通过我的这些粗糙的文字了解我这的人,评论评论我究竟是属于现实社会生活当中的哪一类小人物。
    有的时候,我就好寻思着,如果再自费出版几本小册子送给亲朋好友和同事们看看该多好啊,可我知道近几年内办不成这件事情了。一,脑子里没有什么新鲜东西可以值得再出版新书给人们看。二,家里也没有什么闲钱再让我出版新书玩什么雅致。
    我原本是灶王爷的化身,平时隐居在人世间给老百姓祈祷一些吉祥的事情。每年的腊月二十三这天早上,我会准时地上天庭去汇报这一年的工作情况,汇报工作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就要替老百姓说一些好话。
    那年的腊月二十三,玉皇大帝一觉醒来,也不知道他的哪根神经不对头了,对我所说的那些让老百姓过好日子首先就得风调雨顺的话不感冒不说,还不耐烦地一挥手就把我送回了人世间。
    既然成为一个普通凡人生活在人世间,空闲的时候,不免就要经常琢磨琢磨,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是一个好人?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是一个坏人?
    这些年来我所接触过的人,没有上万,恐怕也得有个几千了,平时相互来往的亲朋好友和同事也不算少,走在古城的大街小巷,见面相互点头微笑的那一类眼花面熟的人也就更多了。
    以前,我还能分析分析,说上几句什么样的人算是好人,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可今天喝酒喝到了劲,感觉着苍天和大地都这么空洞洞的,人的好坏之论也就成了不可思议,琢磨不透的问题了。
    生活在现实生活当中的人,政治追求、经济标准、道德准则、社会习俗,家庭观念,人人经历、体验、感觉不同,想法、看法、认知程度也就不一样。但笼统地从人的心性和情感上来讲,每个人的心里都会又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认识和认同。
    这个世界上所有认识我,知道我,了解我的人,大部分人能说:“冀成这个人的本质还算是不错的。”如果我这辈子做人能做到这个份上,就算明天让我去找马克思报到,此生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遗憾了。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和邓小平他们这些共产主义领袖人物,并不喜欢见到我这个思想庸俗又复杂的信徒,所以我还是应该一心一意地留在人世间继续做一些琐碎的,平凡的工作。
    人,五十年,七十年,九十年,活多长时间都是一生。我的身体不这个又不那个的,现在的社会如此和谐,生活条件又这么好,尽管我的工资不高,家里的经济条件达不到小康,无法维持体面的生活,但维持一家人的温饱,养家糊口还是可以的,活个九十多岁,那还是没什么太大的事情。
    在以后这个漫长的生活过程当中,我肯定会犯一些这样或那样的小错误,因为我知道自己有些坏毛病,这些年来又沾染上了一些社会坏习气。但可喜的事情是,我依然还有一颗正义、勇敢的心,不会向社会上那些邪恶势力低头,不会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所以我相信自己是不会犯什么太大的错误。
    以前,我究竟都做过什么样的荒唐事情,以后究竟都会犯什么样的低级错误?这种令人闹心头疼的问题,实在是不怎么好玩,不琢磨也罢。
    人生不过几十年,既没有必要多琢磨那一些不愉快的往事,也没有必要总是琢磨未来的那些不着边际的梦幻。日常生活当中无谓地消耗自己的脑细胞,折磨心灵的人,不是一个唐吉坷德,就是一个神经病患者。
    我不知道明天将面临什么,但知道自己今天该做点什么事情。现在我是个挺务实的人,还相信自己是个不会犯什么大错误的人。即使平时犯过一些小小的过错,那也只不过就是人性当中的一点小问题而已。
    朋友们,看看,冀成这个家伙不但不谦虚不说,而且从骨子里还散发着这么一种庸俗的狂傲之气。像他这种夜郎自大、自命不凡、志大才疏、低级趣味的人,在现实生活当中肯定会处处碰壁的,在公司里时不时地就让一些同事给挤压得直不起腰杆子,也就不算一件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齐鲁大地两千年前培养出了孔孟大儒,英雄豪杰那更是数不胜数,几乎遍地都是。我这个鲁国草民,自从懂得世事以来,尤其是最近这两年,心里已经没有了什么建功立业,名扬四海,光宗耀祖的念想了。
    日常生活当中,我只求每天活得快快乐乐,活得自由自在,精神生活丰富多彩一些。可自从盘古开辟这个天地以来,人世间就不存在什么绝对的自由主义。如果人人都随心所欲地向人类社会要自由,人类社会早就让一些心性邪恶的人给自由地乱了套。
    儒家、法家、道家、纵横家、阴阳家……别管是什么家,什么主义,还是什么派别,什么政党,都得有自己的组织性、纪律性,都得接受国家法律和社会道德的约束。
    不过,一个人的思维,那还是绝对的自由之神,天天长着翅膀,宇宙内外自由飞舞,连玉皇大帝也管不了,这倒也是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情。
    写了以上几段糊糊涂涂的文字,酒劲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从脑子里飞走了,手上的这支笔也不知道再该写些什么才好了,更不知道如何才能发泄出此时此刻这种郁闷的情感和烦躁的情绪。
    人生在世,欺骗别人,有的时候也许容易一些,可如果睁着一双大眼睛硬是欺骗自己,这可就是一件挺困难,挺烦闷的事情
    看起来,今天这个白日臆想梦幻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成了。那就干脆打个电话,约个相好的,现在就到铁山公园里去胡天海地地乱侃一通解解闷,透透气,放松放松心情也不错。
    不假思索地掏出手机,刚要点电话号码,一下子又愣住了神。这是要给谁打电话呀?别说什么红粉知己了,就连同性的朋友现在也没有谁愿意跟我这个怪物尽情尽兴地去胡扯乱侃啊。
    哎呦喂!真是好可怜啊,无助的冀成,怎么就这么孤独,这么寂寞,这么烦闷,这么纠结
    其实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是我冀成孤独寂寞,烦闷纠结,生活原本就这样,我现在得想开一点,人生本来就是一本糊涂账,谁若是认真的一笔一笔地细算,一页一页地琢磨,那就会越算越琢磨越糊涂
    还是算了吧,打什么电话,找什么人呀!别管现实生活怎么样,有多么骨感,我应该还像平时写诗作文似的,跟着自己的感觉瞎忽悠好了,忽悠累了就歇歇脑子,闭上眼睛迷瞪迷瞪,也许就在迷瞪的时候会梦到一些什么好情景,那也是说不准的事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11-28 08:35
拜读欣赏,分享精彩,祝创作快乐
引用 随意的风 2019-11-28 18:28
问好蔚青副站长,谢谢关注。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15 01:52 , Processed in 0.13581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