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大妈的点赞

2019-12-9 23:07|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5133| 评论: 2|原作者: 书香馥郁|来自: 中级会员

摘要: 前天上午,到市公交公司去换车卡(老年乘车卡:就像社保卡的年度认证一样,每年也都有一次“本人健在”的认证。)看过近15天的天气预报:这天成都的气温最高:13℃。于是抓紧出发了。 我家邻近42路车始发站,故而一 ...
 


 前天上午,到市公交公司去换车卡(老年乘车卡:就像社保卡的年度认证一样,每年也都有一次“本人健在”的认证。)
  看过近15天的天气预报:这天成都的气温最高:13℃。于是抓紧出发了。
  我家邻近42路车始发站,故而一上车便有了座位。但,孰料,一路向前,一站挤胜一站;到得武都路,车上已挤得挨肩擦背;而且,很有特色:绝大多数都是老年人。看着一个个老哥老姐老态龙钟的窘态,的确心有恻隐。终于,我身边的两老发生了口角。一位瘦弱的太婆:脸上布满老人斑、烫着披肩黑发、身着绣花棉袍;一位胖胖的大妈:头发花白、扎着一个马尾辫、身穿灰布短袄。事情却也简单:在我的座位旁有一个存放灭火器的圆铁桶,太婆钻过人缝硬挤过来,要大妈“让开点嘛!”——她要坐上去。大妈可就不依了:
  “站都站不稳,你还想挤个坐嗦!”
  “哎呀!我的磕膝头骨折了的,站不得,让我坐到嘛!”
  “你啷个挤得进来噻?我往哪点站嘛!”大妈气呼呼地道。
  太婆也不管,撅撅屁股硬是坐上了灭火器箱。
  我尽量往里挪挪,拉拉大妈,让她站到我座位前。大妈还气愤地嚷到:
  “怕挤,怕挤你去打的噻!”
  太婆又回话了:
  “哎呀,看病都没得钱,拿啥子打吔?”
  “唉,都不容易,就都体谅点吧。”我从中劝解道。倒不是没想过给大妈让坐,只是,我的头发比她还白——全白了;而且,她显然比我魁梧得多。
  “哎呦,你的包包摁到我的背了!”原来,太婆旁边站着一位女士,她那个硬邦邦的塑胶手提包正好压到太婆背上。
  “哎呀,骨质疏松,医生都喊摁不得哟!”……
  又过了两站,车上的人更多得出奇了。“哎呀,今天是啷个搞的嘛?”,“硬是没得法!”……嚷嚷声不绝于耳。看着一个个老人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唉,又能怎样?“不行,得向公交公司反映一下!”我豁然省悟;“谁知道公交公司的电话吗?”我向近旁的人们发问,但无人回答。对了!身后不就是“42路乘车示意图”嘛!我回身一看,果然——85076868。我立马掏出手机,拨通了公交公司的热线电话。
  “喂,是公交公司吗?我是42路车的乘客。车上简直挤爆了!而且很多是老人,站都站不住;我旁边的太婆还有骨折,都没得座。”
  “您们到哪儿了?”
  “金仙桥。”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应道。
  “您看看车上的录像吧!真的太恼火了!公交不是为市民出行方便的吗?这算行的哪门子便呀?!……”
  “对头,喊他们看看录像嘛!”周围又七嘴八舌起来。
  “对不起,我不是对你个人有意见。请向你们领导,向市政府反映一下!多派几辆车行不行?车上多是些老年人,也是买不起车,坐不起出租的穷人。老吾老及人之老么,还请市政府眼睛向下,关心一下弱势群体,不要光喊些没用的口号!”我抑制着愤懑,尽量说得客观一些。
  “对头!”“说得好!”大妈、太婆连连赞道;周围的挤得东倒西歪的人们也多有应和。
  “好的,听见了……”公交接线员回答。
  “哦,我不是对你本人有意见……谢谢您啦。”
  “对头,不是对她本人,是向他们公司反映。”坐我前排的大爷大声道。
  车又到站了。对面空出了一个座位,大妈总算坐上了。她伸出一只手,高高举起大拇指,向我连连点赞。啊,微信表情!——看来,这位大妈也是微友呢!“感谢给力!”我立马习惯地回应。“哈哈”,前排的大爷笑出声来;周围的人们也报以友善的笑意。
  
  后话:
  今天上午,10:50 分,一个电话打到我手机上。得,又是促销的,我冷冷地问:“您有什么事吗?”且已准备回答:“对不起,我不需要。”没想到竟是42路车的调度员打来的,询问我前天的投诉。她耐心地听完后,详细地为我解释了高峰、低峰段发车的具体时间。我说:这的确符合年轻人上下班的情况,而老年人多在上午九点以后才出行,本可错开;但现在天冷了,老人们都爱在太阳天出门。公司能否根据成都的天气变化做适当的调配呢?——毕竟,能享受老年免费公交卡的都是年逾古稀的老人,而他们也更需要舒适的乘车环境;况且42路车既可直达青羊宫,附近又有文化公园、浣花溪,杜甫草堂、武侯祠,搭乘的人当然更多。还望总公司能统筹调配一下,为我市古稀老人们能安享幸福晚年提供实实在在的方便。
  “好的,您提的建议很好,我们会认真考虑的。感谢您对我们的监督、关心和帮助!”
  “也谢谢您了!”我高兴地伸出大拇指——也学大妈一样——向电话那头的她,点了个大大的赞!并写下了这篇感言。
2019-12-0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说蟋蟀下一篇:随笔《人生...》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书香馥郁 2019-12-7 22:42
记得在《我愿意改变》一书中,有一则寓言“蜂鸟梦想.”: 某天,森林突发大火,动物们都很害怕,眼睁睁地看着火焰熊熊燃烧却无能为力,只有一只小小的蜂鸟忙着用嘴衔来水滴救火。过了一会儿,犰狳觉得蜂鸟的举动很可笑,说:“你不是疯了吧?这么几滴水根本浇灭不了大火!”蜂鸟答道:“我知道,可是我要尽我的力量。”

  这天,不只是我“衔了一滴水”,大妈的一赞,太婆的一夸,周围的七嘴八舌的应和,以及42路车调度员的回话不都是连锁的蜂鸟效应吗!

  我为大家点赞——“我们愿意改变”!改变这个社会要靠我们大家!
引用 露珠 2020-2-14 06:32
哎呀!我的磕膝头骨折了的,站不得,让我坐到嘛!”
  “你啷个挤得进来噻?我往哪点站嘛!”大妈气呼呼地道。
  太婆也不管,撅撅屁股硬是坐上了灭火器箱。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20-5-27 23:25 , Processed in 0.14359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