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桃花源记 第八章

2018-7-18 18:49|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4622| 评论: 3|原作者: 曾德顺|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第八章 刘痒痒和丁君 正像丁红离不开丁忍一样,在桃花源里,丁君和刘痒痒也是天生的一对搭档。开斗争大会的时候,两人一起挨批斗;夜晚在生产队政治夜校学习的时候,两人都是讲鲜话的高手;平时出工的时候,两 ...



正像丁红离不开丁忍一样,在桃花源里,丁君和刘痒痒也是天生的一对搭档。开斗争大会的时候,两人一起挨批斗;夜晚在生产队政治夜校学习的时候,两人都是讲鲜话的高手;平时出工的时候,两人一唱一和,讲怪话,讲鲜话,引得桃花源人笑声不断。
两人既相互配合,也时常互相捉弄对方。刚下放桃花源的时候,刘痒痒一天到晚都嘻嘻哈哈,到处惹人发笑。
有一天,丁君决定捉弄他一番。他对刘痒痒说:“痒痒,只要你明天一整天不说一句话,不笑一声,晚饭时,我的那一钵饭就让给你吃。你能做到吗?”
当时,桃花源里正在办公共食堂,社员们每餐吃三两米的钵子饭。每到开饭的时候,社员们把公共食堂的灶台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把眼睛瞪得比牛眼大,看着炊事员丁忍给他们分发钵子饭。刘痒痒总是说:“我喉咙里伸出五只手来向我要饭,那钵最满的饭属于我,谁也别跟我争。”
听到丁君跟他打赌,赢了可以多吃一钵饭,刘痒痒两眼放光地说:“好!一言为定!”
第二天,刘痒痒坚守规则,不说一句话,别人讲笑话,他也忍住不笑。为了以防万一,他捡了一颗小鹅卵石放进自己的嘴里,迫使自己既无法说话,也无法放声大笑。
于是,一向嘻嘻哈哈的刘痒痒,突然变得像地主崽子宋春一样沉默寡言了。
所有的桃花源人都知道了丁君跟刘痒痒打赌的事,大家都来逗刘痒痒发笑,引诱他说话。丁一臣和几个后生子扳倒刘痒痒,从他嘴里掏出那颗鹅卵石,然后挠他的胳肢窝。
可是,刘痒痒就是不笑。他把牙齿咬得咯咯响,可他就是不笑。
于是,桃花源人皆叹惋:“这狗日的刘痒痒看来是饿疯了!为了一钵饭,他竟能不说话,不发笑,自从他下放到桃花源里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
到了中午吃饭时分,刘痒痒端着自己的那钵饭,蹲在丁君身边,他咂吧着嘴,发出得意的咀嚼声。他还用筷子敲敲丁君的饭钵,又指指西边,再指指自己的嘴,意思是: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你的这钵饭就属于我啦!
这一天,桃花源人感到索然无味。没有了刘痒痒讲笑话,没有了刘痒痒的笑声,劳动变得异常沉闷。
下午,上面派了工作组到桃花源来检查大炼钢铁的情况。丁兵指着正往土高炉里送枞树的刘痒痒,对工作组的吴组长说:“这位是从常德汉剧团下放到我们桃花源的右派分子刘痒痒,这个家伙一向喜欢讲怪话。”
吴组长问:“他讲什么怪话?”
丁兵一本正经地汇报说:“他说公共食堂好是好,就是吃不饱。为了让广大社员鼓足干劲,大炼钢铁,他建议给社员们补充营养。”
吴组长问:“补充什么营养?”
丁兵说:“刘痒痒经过反复试验,他发现沙牛的尿最有营养。所以,只要看见沙牛屙尿,他就会把嘴巴伸到沙牛的屁股边接尿喝,喝完之后,他还会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好喝好喝!德山大曲比不上它,武陵大曲比不上它!常德大曲比不上它!”
周围的桃花源人都笑了。吴组长将信将疑地望了刘痒痒一眼,问丁兵:“他真的喝过沙牛的尿?”
丁兵拍着胸脯说:“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跟你吴组长说假话。刘痒痒还建议在武陵县各地的每一个公共食堂里,都摆上几桶沙牛的尿,社员们吃过饭后,再喝一碗尿,这样,就不会饿肚子了。”
周围的桃花源人又是一阵哄笑。
吴组长望了望丁兵,又望了望刘痒痒。
丁兵又说:“吴组长,你千万别以为我在跟你讲天话。我讲的都是大实话。刘痒痒这个家伙还说鹅卵石比糖果好吃多了,如果在公共食堂吃不饱,社员们可以捡鹅卵石吃。鹅卵石到处都有,不用花钱,用鹅卵石代替糖果,这是他的伟大发明!”
吴组长指着远处的刘痒痒,问丁兵:“这个右派分子吃鹅卵石?”
丁兵说:“那还有假?他嘴里总是含着一颗鹅卵石,把鹅卵石吮得滋滋响。夜里到了床上,当他趴在他堂客身上的时候,他嘴里还在滋滋地吮着鹅卵石。他堂客猛一个翻身,把他掀到了床下,指着他破口大骂:你把鹅卵石当糖果吃,把沙牛的尿当常德大曲喝,你趴在我身上干什么?你为什么不把沙牛当堂客搞?”
周围又是一片哄笑声。
吴组长没有笑,他示意身边的民兵去把刘痒痒抓过来。
刘痒痒被带到了吴组长面前,他紧闭双唇,低垂着脑袋。
吴组长问他:“你这个右派分子,你说沙牛的尿比常德大曲好喝,是吗?”
刘痒痒不做声。
吴组长又问:“你说鹅卵石比糖果好吃,是吗?”
刘痒痒不做声。
丁君在一旁帮腔说:“这个右派分子尽干怪事,他不但吃鹅卵石,他还吃蛆呢。有一回,他还抱着我家的母狗亲嘴。我家那头母狗嫌他吃蛆吃得太多,嘴太臭,一口把他的舌头咬掉了。从此以后,他只剩半截舌头,再也说不了话了。”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吴组长看看四周的桃花源人,又看看刘痒痒,他一时拿不准:到底是桃花源人好笑,还是刘痒痒好笑?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丁红指着刘痒痒的嘴对吴组长说:“吴组长,你看,这个右派分子现在还在啃‘糖果’呢,他懒得跟你说话呢。”
吴组长命令民兵们去把刘痒痒的嘴撬开。
结果,民兵们真的从刘痒痒嘴里取出了一颗鹅卵石。他们把鹅卵石递到吴组长手里。
吴组长目瞪口呆。他反复把玩着这颗光滑湿润的鹅卵石,一会儿望望刘痒痒,一会儿又望望四周的桃花源人,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检查结束了,吴组长带着工作组一行人往桃花洞走去,一边走,一边叹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桃花源,是世外桃源,是化外之地,这里住着匪夷所思之人,说着匪夷所思之言,做着匪夷所思之事。”
走到桃花洞口,吴组长回望了一眼洞内的桃花源,忽然神情严肃地对同行的人说:“今天你们在桃花源所看到的,听到的,不许对外面的人说。一个字也不许提。”
走出桃花洞好远之后,吴组长还忍不住朝桃花洞里的桃花源瞄了一眼,然后摇头晃脑地吟诵道:“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开晚饭的时间到了。刘痒痒眉飞色舞,心花怒放。这一天,他没有说一个字,没有笑一声,完全遵守打赌的规则,现在,到了他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了。他嘴里吮着鹅卵石,来到公共食堂,拨开人群,冲到丁忍面前,朝丁忍伸出了两根手指。
丁忍一言不发地把一钵饭放在刘痒痒面前,然后挥手示意他离开。
刘痒痒激动地向丁忍挥舞着两根手指,又指了指蹲在一旁的丁君。
丁忍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转身又端出了一个饭钵,放在刘痒痒面前。
刘痒痒眉开眼笑,他左右两手各端一钵饭,喜滋滋地往外走。
可刚走两步,他又回来了,把其中的一钵饭放在丁忍面前的案板上。他向丁忍做着各种手势,想让丁忍给他换一惴埂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8-7-16 04:56
拜读欣赏,问好祝福。期待后续更多精彩!
引用 曾德顺 2018-7-17 21:44
蔚青 发表于 2018-7-16 04:56
拜读欣赏,问好祝福。期待后续更多精彩!

贵站的软件可能有缺陷,《桃花源记》的第四章、第八章发表时只显示出一部分,还有很多内容遗失了。
引用 陈林先 2018-7-18 18:52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3)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17 04:08 , Processed in 0.258290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