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第二个敲门的人

2018-9-20 22:32|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2837| 评论: 2|原作者: 冰海棠刀|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01 魏向一个人待在黑暗而孤独的房间里,看不到一丁点亮光。 围绕着他的,是一阵局促的敲门声。 他下意识的扶住黑暗中的桌子——这是他唯一能够看见并且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的东西。鼻尖上挂了很久的那滴汗水,终于从 ...

01
魏向一个人待在黑暗而孤独的房间里,看不到一丁点亮光。
围绕着他的,是一阵局促的敲门声。
他下意识的扶住黑暗中的桌子——这是他唯一能够看见并且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的东西。鼻尖上挂了很久的那滴汗水,终于从他的鼻尖上滴落下来,尽管屋中开着空调。
他没有应声,即使他知道有人在敲门,在找他。
“外面有人。”
他的声音只有自己听得到,里面甚至包含着几声哆嗦。他不想有人来打扰自己,更不想开这个已经被敲了很久的门。
“魏先生在吗?”
魏向不哼声,他希望对方以为自己睡着了而走。他偷偷溜到门缝边上,看见自己锁好,听到那人又敲了敲门,又重复了一遍,“魏先生在吗?”
魏向就连呼吸都摒住了气,紧紧的贴在墙边上,有说不出的紧张。
随后几秒,魏向听到了一阵脚步远去的声音。
02
魏向好不容易才从门缝边上挪到了自己的床上,拍了拍心口,又长舒了一口气,还未等完全庆幸那人走了,他再次踱步。
明天的太阳还会升起来吗?
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十年前,S市的一个惊天新闻震惊了整个国家,M企业老板在药品上面造假,涉嫌非法添加罪,老板虽然被逮住了,但是,管理整个药厂牵连的最重大的药品监护责任人逃跑了。
那人去哪里了?
警方寻找多年未果。
不过听说现在逮到了。
抓到的人与十年前逃跑的责任人长得极为相似,但那人并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可却又死活拿不出身份证。
被抓到的那个人的位置是魏向提供的……
03
魏向觉得世界上恐怕没有第二个人长得那么像曾经的自己了。
现在的自己,整了容,换了身份证,就好像换了一个脑子,换了一颗心,当然,也就换了一个人。
如果自己真的就是一个大坏蛋,那就从大坏蛋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吧……
似乎是有木头撞击什么的声音出现在魏向的耳边。
魏向起初觉得很朦胧,很模糊,但那声音很坚定,很冷静,当然,也很沉重。
那好像是第二次了吧。
等到最后一下声音响起的时候,魏向猛然清醒,眼睛瞬间从刚才还残存的睡意中睁开,身体也猛地起来了一半……这是敲门声。
“魏先生,我们请您去法庭作证。”
因为那人的位置是魏向提供的,开庭审讯自然也要请魏向去法庭作证。
04
“啪!”
一阵清脆的锤击声把魏向从浑浑噩噩中拉出来,魏向坐在下面,身子一抖,抖出了一身冷汗,他明明是要来这里做证人,此时看上去却像个犯人——他甚至比犯人还不冷静。
无人知道他内心的挣扎……
也对,反正自己已经是坏人了,坏人不可能有好报的。
双方的辩护律师还在为自己的当事人进行激烈的争辩,魏向的心思却没有在那里面,他的眼睛不自觉的瞟向那个可怜的“替罪羊”。
那人明明是背对着他坐的,魏向却似乎能够看到他的眼睛,是那么无助,那么无辜,那样不知所措——魏向觉得,那人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天大冤枉的牢狱之灾,竟然会降临在他身上……
他发觉自己十分同情那人,甚至后悔当初要把他替代上来顶罪,让一个无辜的人来承担自己的过失,显然不是大丈夫所为。
但是……
他也不想坐牢啊!
自己还很年轻,还没有娶到姑娘,父母亲只有他一个儿子——他若是坐了牢,判了刑,谁来养老送终?谁来照顾他们?
父母在乡亲面前还能抬得起头来吗?
他还能找到一个自己心爱的姑娘,找到一份好工作,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吗?
魏向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父亲常常摸着他的头说,“好好学习,将来挣大钱,干大事,好好给你爹长点脸!”
但是,进了牢里,这一辈子基本上就毁了……
可是,可是那个被他用来顶罪的人——就没有父亲母亲吗?
就没有自己心爱的姑娘吗?
他的父亲,会不会在他小时候,也摸着他的头,对他说,“‘好好学习,将来挣大钱,干大事,好好给你爹长点脸!’吗?”
魏向的喉咙仿佛被噎住了一般,六神无主。
他的神情瞬间躲避开了那位“替罪羊”,低着头,假装玩手机,心里却是越发的着急,越发的矛盾,越发的按耐不住,最后,他甚至想站起来大吼一声,在法庭上直接自首……
“魏先生,请你陈述一下当时的情况。”
一句话打断了魏向的思路。
魏向才勉强坐住,起身站在台上,向大家陈述自己发现“替罪羊”的过程,他并不是很擅长撒谎,但是他可以选择不说,他发现,自己还是没有任何勇气承认些什么。
“你就是个懦夫!”他在心底里咒骂自己,微微低着头,因为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更害怕“替罪羊”投来的绝望的目光能够让他改变主意……
总之,是陈述完了。
“我宣布,被告人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药物造假罪,且数额巨大,处十年有期徒刑……休庭!”
“啪!”审判长一锤子砸到了桌子上,发出极为清脆响亮的声音,魏向的身子却软了下去,瘫到了椅子上,仿佛那一锤子是砸在他脑袋上似的……
05
整整十年。
因为他的懦弱而让一个无辜的人在监狱里度过整整十年。
魏向不敢面对自己,也不敢面对别人,在那一刻,他甚至希望那个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的人,是自己。
他走出法庭,漫无目的跑着,也不知道是想要跑去哪里,等到他终于气喘吁吁的停下了,他发现,自己的面前是一条河……
他实在是忍受不住这两天的煎熬了。
这条河像是一个解脱的诱惑,摆在他面前……
06
“你醒了?”
“你都看到了?”魏向叹了口气,他终于知道了,刚才只不过是一个幻象。
这里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有一张不大的床,几把椅子,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药物的味道,很不好闻。屋内只有两个男子,一个是魏向,还有一个披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
“我们会保护病人的隐私。”
“我知道。”魏向小声的问那个中年男子,“我刚才看到的……”
“我们只是把你想象的改编了一下而已,这样就能知道你的精神状态为什么这样不稳定了。”那个中年男子又补充了一下,“明天开庭审理,你还有机会治病。”
“如果我在法庭上自首,我还有机会治好是吗?”
“是的。”那名中年男子说,“但如果你不去,你的抑郁症可能就没有办法痊愈了……你真的可能一辈子都活在愧疚和煎熬之中……解铃还须系铃人。”
魏向晕乎乎的走出这个门,晕乎乎的回到他最不想回的家。
魏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开网页,看一堆似乎根本不必要看的东西,头条、娱乐、军事……等等。最后,魏向半挣扎着从椅子上爬起来,在自己嘴里胡乱塞了几个面包当晚饭,上床睡觉……
“我真的要去自首吗?”他突然觉得生活也没什么意思,至少这样煎熬的生活没有什么意思。
07
“等一下,法官先生,我……”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8-9-6 09:49
欣赏佳作,感受精彩,问好祝福!
引用 陈林先 2018-9-20 11:10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2)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0-22 09:23 , Processed in 0.351002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