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回家/野老

2018-12-13 11:36|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2432| 评论: 4|原作者: 野老

摘要: 回家(短篇小说) 唐诗怎么从三楼上下来的他都不知道,要往哪儿去,也同样不知道,他的大脑里再一次正处于空白时段。 唐诗家居住的L市“御景苑”小区前边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小河向城郊蜿蜒而去。唐诗无意 ...
                                                  

      唐诗怎么从三楼上下来的他都不知道,要往哪儿去,也同样不知道,他的大脑里再一次正处于空白时段。
唐诗家居住的L市“御景苑”小区前边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小河向城郊蜿蜒而去。唐诗无意识地顺着河堤上水泥砖铺设的甬路狠狠地走去。他的大脑里,有很长一段时间是空白的,这种空白就像一张白纸,什么印迹都没有,煞白煞白。他在二十多分钟前——午后两点三十三分进入家中他一眼看到客厅对门墙上挂着的“虹达” 牌数码电子钟是14:33时,又一眼瞥见卧室里那一幕后,大脑第一时段的空白就产生了!呆立了有一分钟,空白消失了,他抓起鞋柜前的摩托车打气筒,恶狠狠地向卧室奔去,他要对准了那个男人的身子抡下去!突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孩子,遇到天塌下来的大事都要冷静,否则就会酿成大祸啊!”这是母亲的声音,这句话,当小学教师的母亲在他读小学一年级时就经常在他耳边讲,一直到现在他娶亲抱子了还在讲,更确切地说,母亲这声音是在他大脑里响起的。于是,唐诗放下了打气筒……大脑里的空白又产生了。
唐诗傻傻地向前走,狠狠地向前走,脑海里依旧是一片空白,他没有选择路面,应该是他不可能选择路面的。突然,一块凸起的水泥砖将唐诗绊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甬路上。他依然没有什么清醒,依旧傻傻地、狠狠地又向前走去。
“妈妈,叔叔的脚流血了!”
迎面走来了一对母子,六七岁的小男孩惊呼道。母亲看着唐诗伸在凉鞋前边外面的大拇脚指头,血从脚指盖处流出来,鲜红鲜红的。
“兄弟,你的脚流血了!”
唐诗依旧向前走,傻傻地,狠狠地,不曾听见迎面而来的母子的善意提酲。
“兄弟,兄弟!”那位母亲加大了声音,“你的脚,出血了!”
唐诗停下来,傻傻地看着这对母子。那位母亲又指指他的脚,血,正在往外冒,鲜红鲜红的。唐诗下意识地去摸了一把胸口,伸手看了看,又去看自己的脚,然后把目光投向那对母子,似乎是在询问什么。那位母亲指指唐诗身后不远处凸起的水泥砖,说道:“你差点被那块砖绊倒了,肯定绊坏了脚指盖才出血的!”
唐诗仿佛从空白里走出来,他低下头注视着仍在冒血的脚指头,一下子清醒过来,从懵懂的空白的情状一下子回到现实里。唐诗掉转回身子,三步两步走过去,弯下腰将那块凸起的水泥砖抓起来,向河堤上的那半米高的一道石头水泥垒起的墙上恶狠狠地甩去,水泥砖立时粉身碎骨!那对母子愕然,母子边向前走去边回头张望。
唐诗弯下腰将那水泥砖的碎块一一抓起,狠狠地向河面掷去,惊得小鸭般的水鸟立时潜入水底。妈的,人倒楣时喝凉水也塞牙,买的咸盐都招蛆,哼,王八蛋的水泥砖,王八蛋的……去死吧!唐诗用尽全力将最后一块砖块掷出后,坐到了河堤上的那半米高的墙上。他从裤袋里掏出叠得方正的手帕,伸展开来,手帕上是一对戏水的鸳鸯,用红、绿的丝线绣成的,活艳艳的,那是妻子宋婉绣上去的。唐诗注视着这块手帕,呆住了,大概能有能有十几秒钟的时间,他突然用力将手帕撕开,用撕下的手帕边条胡乱地包扎住了还在流血的脚指,血渗到白色的布条上,殷红殷红的。唐诗站起来,找来一块长条石块,用那半块绣着一对戏水鸳鸯的手帕包系起来,抬臂,发力,狠狠地掷向河面!去死吧,王八蛋,唐诗心里恨恨地骂道。
唐诗站起来,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依旧是狠狠地走,仿佛要将那水泥砖铺的甬路跺碎一般。甬路两边高大的柳树、杨树上的知了起劲地叫着,他似乎也不曾听到,只是依旧向前狠狠地走。但,唐诗的大脑里,不再是一片空白,他想到了他和妻子宋婉。
十五年前,不到二十岁的唐诗从H市考进了半岛地区的一所师范学校,第一天就认识了来白L市的宋婉,他打趣说:“你别叫宋婉,应该叫宋词!”宋婉笑了,柔柔的,很是妩媚,依人小鸟一般。第二年,他们相爱了。毕业那年,由于他们是小中专,各县市还统一分配,各人只得各回各自的县市,没办法分配到一起。几年后,他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L市经济发达,唐诗调不过去;H市经济落后,宋婉不愿过来,因而他们在L市“御景苑” 买了房,儿子都五岁了,天天在姥姥姥爷那儿。两地相隔200公里,唐诗大部分是两周来L市一趟,一来就住四天,因为两周中间他在学校值班两个双休日,这样才可一休便休四天;有时遇上农忙或学校有事儿,他便一月来一趟。他们也努力找过各种关系想把唐诗调来L市,但都沒有成功,他们都被各自的同事称为牛郎织女,但他们却感到很幸福。昨天,H市预报这两天有大到暴雨,教育局下令中小学放假两天,因而唐诗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后便在今天上午坐车赶过来了,没给宋婉打电话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谁知,竟遭遇了人生最黑暗的一刹那……
唐诗不知走了多远,也不知走到什么地方了,这期间宋婉打过来电话,他一看,恨恨地狠狠地关掉了手机。他很想念自己的母亲,他心里憋得十分难受,他想向母亲诉说自己内心的痛苦,想着诉说完了就伏在母亲怀里放声大哭,把一切都哭出来,并听听母亲的看法。因为母亲在唐诗心里永远是最能理解人最能支撑人信念的人,几十年来他从母亲那儿学习到的、得到的东西太多了,每当遇到棘手的事情他总是最先想到母亲,总想听听母亲的意见。唐诗从裤袋里掏出手机,他停住了,又呆住了。怎么打这个电话,如何向母亲叙说呢?唐诗仰起头,闭上眼,两行泪水不知不觉淌下来了,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呢?那是未到伤心处啊,心尖上插上刀子,再坚强的男人也会流泪的,尤其是你最亲近的人亲手给你插上的!唐诗把手机又放回裤袋里,继续往前走,恨恨地,狠狠地。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下山了,知了也不叫了,西天上大片的亮白色的灰云铺满了半个天空,山际上空有些许的红,暮霭开始笼罩整个天地间。唐诗走进了市区边缘的一家不大也不太小的酒店。酒店暗红的灯光暧昧着,菜香气味氤氲着,大厅里人不多,想必大都在雅间吧。
唐诗要了两个凉拌素菜,从不喝白酒的他要了一瓶北京二锅头,不必往杯里倒,嘴对嘴地灌下能有三分之一去。大厅里的人都在看他,他也不去夹菜,木木地看那瓶里的酒,看着看着,眼泪不争气地又流下来,他也不去擦拭,他又抓起酒瓶,泪还在流。
这时,他抓酒瓶的手被人抓住了。唐诗睁开流泪的眼,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人坐到自己对面座位上,他开言了,说出了一下午来的第一句话:“你,干什么?”
大厅的人不知是吃完了饭,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事好,都起身结帐走了。
“兄弟,纵有天大的事儿,酒,也不是这样喝的!”中年人夺下唐诗的酒瓶说。
“你管我喝酒?”唐诗说,泪还在流,声音有些沙哑。
“嗯,管!因为,这是我的酒店,我要对毎一位客人负责!”
“……老板,你就让我喝吧!”
“为什么?”
“我心里疼啊!”
“被单位开除?还是要去坐牢?”
“……比这更严重啊……”唐诗几乎要哭出声来。
“哪是……红杏出墙的事?”
“……”
唐诗伏在饭桌上,头埋在两手间,身子一抖一抖的。
停了一会儿,酒店老板拍拍唐诗的肩膀,说道:“我不知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是谁,我说个故事给你听听吧!”
于是,中年老板讲起了自己的故事。两个钟头后,唐诗早已擦干了泪水,沉浸在老板的故事里。
“您夫人回来,您还能接纳她吗?”唐诗问道。
“能啊,她这几天就从上海回来,我刚才讲的,我会去车站接她的!”老板肯定地说。
“您心里不疙疙瘩瘩的?”
“说实活,一点不在乎那是骗人的,每个男人遇到这种事,都是很难原谅老婆的!我老婆跟那人私奔到上海那时,我也很郁闷很纠结,恨不得杀了他们。但是,一个人不可能不犯错,他错了,要允许他改,男女都一样的。再说,也要检讨一下我们自己,如果我们方方面面都做到了,会出现这种事吗?毕竟是生活了多年的夫妻,是有感情的,组织个家庭多么不易啊,过去的永远就过去了,一切都会重新开始的。把心胸放宽了,来想想这些,没有过不去的坎!”
唐诗心里舒畅多了,一下午的纠结、郁闷、疼痛仿佛在这两个钟头的故事里、在与老板的交谈里慢慢变得淡了下来。他想到了初恋,想到了宋婉对自己的那些好,她释然了。他更想到婚前有一次宋婉对他说的话:“如果我做错了事情,你可以批评我,可以骂我、打我,但不可以不爱我、离开我,否则,我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因为那样活着也毫无意义了!”唐诗想到这些,又想到自己还没弄明白事情的真相,就气乎乎地稀里糊涂地走到这一步,真是有点武断,有点沉不住气,更不是男子汉大丈夫的所为,他甚至在心里开始骂自己了。
唐诗打开了手机,十多个短信扑扑噜噜地出来了,有几个是提示宋婉打电话找他的,还有几个是同一内容的:
诗诗:今天中午市里几所学校的教师联欢,酒宴上我被初中的一个老同学灌醉了,他把我送回家的。醒后,看到你的挎包,知道你回来了。你在哪儿?赶快回家吧,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唐诗看罢短信,对酒店老板抱拳一揖道:“老板,听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咱们后会有期!”
走出酒店,唐诗招手叫过一辆出租车,他一边往车里钻身,一边将手机放到耳边。(完)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上一篇:寒春/野老下一篇:家事/野老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8-12-13 08:47
拜读欣赏,分享精彩。问好老友,祝笔耕快乐!
引用 陈林先 2018-12-13 11:38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野老 2018-12-13 18:09
蔚青 发表于 2018-12-13 08:47
拜读欣赏,分享精彩。问好老友,祝笔耕快乐!

谢谢老哥的捧场,敬茶。
引用 野老 2018-12-13 18:10
陈林先 发表于 2018-12-13 11:38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陈老师辛苦了,敬茶。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3-27 01:04 , Processed in 0.873627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