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美毒(微电影原创系列-2)

2019-5-23 10:38| 发布者: 蔚青| 查看: 4492| 评论: 1|原作者: 黄海红日

摘要: 剧中人物:达斌,男,45岁,绿帆强制戒毒所所长肖可,女,42岁,达斌爱人,赵梅,女,30岁,绿帆强制戒毒所干警邓京,男,52岁,绿帆强制戒毒所政委吴军,男,43岁,某公司董事长张美,女,38岁,吴军爱人,某政府机 ...


                   作者:黄海红日

剧中人物:
达斌,男,45岁,绿帆强制戒毒所所长
肖可,女,42岁,达斌爱人,
赵梅,女,30岁,绿帆强制戒毒所干警
邓京,男,52岁,绿帆强制戒毒所政委
吴军,男,43岁,某公司董事长
张美,女,38岁,吴军爱人,某政府机关干部
老马,男,54岁,飞剑药业股份办公室主任
民警,男女,甲乙丙丁
胡雷,男,30岁,贩毒嫌疑人
贩毒团伙,甲乙丙丁
                                           1、     
      两支抛竿的鱼线被不时的拉动,激起轻微的圈圈波纹,带有反光的浮标在水面上不时的随波摆动。
      城郊那宽阔壮美的沙洲湖畔波光粼粼,湖岸上各种水生植物、精致雕塑小品与亭阁水榭交相竟美,湖岸景观的倒影被微风吹起的波波细浪,“强迫”的左拉右拽,形成扭曲的水影图形,妙趣横生;几只始终远离人群的小野鸭在湖水中央时而游移,时而潜沉的忽隐忽现,偶尔还能见到小群野鸭绕着湖畔结伴飞翔,竟整齐划一的一下冲向水荡中央的绿洲,便踪影不见;西岸边,片片池中荷叶透着诱人的粉绿“扶持”着盛开绽放的荷花的花蕾,“高傲”的莲蓬昂首挺胸般的向人们展示着粒粒饱满的青莲子;湖畔景色与天空慢飘着丝丝白云的蓝蓝天空相映成辉。
      晴好的早晨吹着清凉的清风,不禁让人感觉夏日清晨的阵阵畅快。
      顺着鱼线,一位身着浅色夹克,一位上身着白衬衫的两个中年男子坐在湖边的石头上,他们正手握鱼竿,目不转睛地盯着在湖面上轻微摇摆着的浮标,坐等鱼儿咬钩,就等一触收杆了。
      “唉,我说达斌…”身着浅色夹克的吴军,显然耐不住寂寞有些懈怠,打着哈气,将鱼竿扔在一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抱怨道:“哎,这都大半钟头了,哪有鱼,我可没你那耐心。”
      达斌依旧纹丝不动的盯着湖面,似乎根本就没听见。
      “我得躺一会了。”吴军见达斌没理会,于是自顾自的往后一倒,仰面躺在草坪上,不再理会水中的鱼竿。
      “哎哎,上钩、上钩了,赶紧拉呀!”忽然,达斌转身一把将吴军拉起,催促道。
      吴军挣扎着推开达斌,慢条斯理道:“哪那么容易,别蒙我。”继而又仰面躺下。
      不由分说,达斌闪电般的一跃而起,冲向吴军的鱼竿,矫健地往上一提,近一公斤的鲫鱼被拉出水面,鲫鱼不断挣扎企图争断逃脱,达斌麻利地将鱼儿放进吴军水桶。
      “哈哈,还真是哎!”吴军见状,不由得坐起身来,挪向水桶,懒懒地嘻哈道:“不错,不错,得,算你的。”,
      “我说,”达斌不屑的瞧了他一眼,目光又回到水面,笑道:“我说老弟,这可不像你呀,小半年没在一起钓鱼了,像霜打的茄子,今儿咋这幅德行了?”,
      各忙事业,说明他们很久没聚了,
      “得了吧,钓鱼那是你的喜好,咱就是个陪客。”吴军有些埋怨:“我平时都一觉到十点的好吗,大清早的!”。
      忽然浮标往下一沉,似乎同步,达斌敏捷地一提鱼竿,一条大鱼被提出水面:“十点?”他有些诧异,笑道:“真有你的,生意人时间就是金钱,好像个个都是闻鸡起舞,这可不像大老板你啊”,
      “大老板啥样?”吴军依旧慢条斯理,“老板就不是人,就不能睡懒觉?”,
      “那公司你就不管了?”显然,达斌有些不解。
      “……”他没有回应,却从夹克口袋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叼在嘴上,又朝着达斌一扬手:“来一支,提提神。”
      “吴军,你怎么健忘啊,啥时候见我抽过烟啊。”达斌不禁笑道。
      “哦,是是。”吴军掏出打火机,点着,调侃道,“大男人不会抽烟,你小子不抽烟不喝酒的有啥意思,亏大了,呵呵,”说着悠然自得的深吸一口,紧闭双目,畅快的一阵长长烟雾,半晌才说出一句:“达斌,烟可是好东西啊,累了点上一支,醒脑提神,这点,咱没共同语言。”。
      他依旧躺在草坪上,一脸陶醉,几乎都是狠吸一口,好半天才吐出长长的烟雾,竟然吐出一溜串圈圈儿。
      “哎,等会儿,停!”达斌见状,笑随口问道,冲着吴军一扬手,随口问道:“你抽的是啥烟啊?”,
      “啥?”吴军忽然不再懒散,显得结巴“啥……啥的,烟呗,‘美毒’牌的,”,说着抽出烟盒朝着达斌一亮相,咱以前一直抽‘九五之尊’,也就那么回事,不够劲儿”玩世不恭的口吻。
      “美毒?”,达斌向来对香烟没有研究,显然被这烟牌吸引,提示道,“你小子可别啥烟都抽,没好处。”,
      “得,你就职业病,紧张啥?”吴军不置可否,附和道。
      “不对!”达斌放下鱼竿,走近吴军,忽然乘其不备,一把夺过“美毒”:烟盒上一条诱惑、妖艳、半裸的美女蛇,妖艳的眉眼死死紧盯着每个人。他充满疑惑的问:“这烟哪儿来的,不会有问题吧?”,
      “有......有,有啥问题,”吴军一阵紧张,不知哪来的一股劲,冲过来一把夺过“美毒”:“有啥问题,这可是朋友从国外带回的,别疑神疑鬼好吗。”他麻利地随即站起来,收起鱼竿,拖拽着将达斌往岸上拉:
      “这大热天的!今儿个就到这吧,以后再来,以后再来。”说着赶紧收拾渔具,奔到停在岸边的小车,
      “我说你小子别糊弄我,吸毒了吧!”多年好兄弟了,因此达斌直截了当,半真半假的紧追一句。
      “说啥呢!”吴军一脸无辜,不停步地挎上两人的渔具装备,毫不费力的打开小车后备箱,将渔具放到后备箱最中顺好,笑道:“吸毒?得了吧,我会占那玩意儿,就是太累。”,
       说着用力一摆双臂,做了个扩胸的动作,嬉笑着:“你看,哪像,哪像啊!”说着打开车门,向达斌一挥手:“到你蹭饭家,开路!”,
达斌一脸疑惑,边走边指着吴军:
      “你小子可别沾上那东西,没好处!”说着,意犹未尽的走向小车,“这就走啦,还没钓够呢,哎,别忘了叫上张美。”
“哎,好,先走一步”吴军一脚蹬,小车一溜烟的消失在路的尽头。
                                           2、
      数月后的一个清晨,绿矾强制戒毒所。
      “达所长,”女警赵梅笑容可掬,走进办公室,将文件夹递给达斌,道:“你看看,这位学员身体的各项指标恢复很快,指标不错哦。”,
      一身武警制服的达斌坐在办公桌前,起身接过文件夹,非常细致的看着,少顷,随手端过一杯茶,也笑道:“是不错啊,这位学员意志力和体质都不错,不用多久咱得为他送行咯。”,
      “可不嘛。”。
      “呵呵,干嘛这么高兴啊?”,公务出差多日的“大烟枪”邓京政委在办公室门口一边掐灭香烟,扔进垃圾桶,一边插话,大步流星走进来。
      不过,虽说是大烟枪,邓京一直以身作则,从来不在办公室里抽烟。
      “呵,老邓啊,这次出去一趟时间可不短那,”达斌赶紧迎上去,笑道,“来得正好,你瞧瞧。”,达斌说着,将文件夹递给邓京,
      邓京看后频频点头:“这位,刚进来时可不是这个样子啊,很好啊!”。
      “小赵,你通知一下有关同志,十点钟开个短会。”,
      “是!”赵梅礼毕转身出门。
      “老邓,坐。”。
      达斌给邓京倒杯开水递过去:“哎,”,
      邓京伸手刚要接,达斌忽然想起什么,又缩回手:
      “啊,”,他显得有些迟疑,将茶杯递给邓京,“啊,老邓,这个……,你是咱所有名的老烟枪啦,我问你,这‘美毒’牌香烟是哪里产的呀?”,
      “‘美毒’?不知道。”,邓京接过递给他的茶杯,毫不迟疑的随口答道,坐到沙发上。
      “怎么可能呢,还有老烟枪不知道的!”,达斌呵呵笑道,
      “还真没听说过‘美毒’香烟。”,邓京摇着头,哈哈道:
      “这就奇了怪了,不抽烟的人咋对香烟感兴趣了?”,
      “哦哦,我看见有人抽这牌子的香烟,就随口一问,没啥。”达斌岔开话题,笑道:“昨天咱可说好了,会上你得将那几个学员重点表扬一下哦。”,
      “行啊,咱俩搭档几年了,有数,”,邓京站起来朝着达斌豪爽的一挥手,笑道:
      “时间快到了,我得先走一步。”。说完随即大步流星告别,一个雷厉风行的人。
      “‘美毒’?”邓京走后,达斌站在窗前若有所思,“吴老弟还真有问题哦!”。
      想到这儿,达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上面显示吴军: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has been turned off
      他拿着手机在办公室那颗大的铁树前若有所思,随手捡起几针枯叶放到垃圾桶里。
      过了几分钟,他又重播了吴军的号码:“……,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has been turned off”,
      “嗯?”,达斌更加疑惑,又拨通另一个号码,显示张美,
      “嘟……”,
      “是达斌啊,”,手机那头传来温和的女中音。
      “吴军干嘛呢,手机一直关机呀。”
      “唉……”,张美一阵迟疑的沉默,半晌才支支吾吾,“唉,别说你,我都打不通,十多天了,都没见人。”,依旧温和的语调。
      “啊!”达斌大吃一惊,“难怪公司电话也打不通哦,”,
      “别打了,随他去吧,别说你了,我打也不接。”,显然,张美似乎知道吴军在干嘛。
      “为什么,他怎么了?”,
      “……,一言难尽,先这样,达斌,一会儿我还得开会那,挂了啊。”,
      “嘟嘟嘟嘟……”,没等达斌应答张美就挂了电话。
      达斌一下呆立在那里:“难道……?”他真的不敢往下想,随即走到办公桌前,用电脑搜寻“美毒”。
      他接连用了多种搜寻方法四、搜寻“美毒”香烟,好久,终于在一种浏览器的后端页面上发现一条简要介绍:“美毒”来自东南亚的含有JWH-018合成大麻的有毒香烟。
      “哦,JWH-018。”,达斌非常清楚,这种毒品会导致结膜出血或脉搏加快,口干舌燥,智力钝化,意识不清,药效持续时间长,毒性远远高于大麻。
毫无疑问,吴军吸毒了,那天的疑问没有错。
                                       3、
      飞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办公室窗明几净,大厅连排办公桌大多空着,尽管如此,空座上有几部电脑的显示器依然亮着。
      几个员工戴着耳机,正眉飞色舞地在电脑上玩游戏或是在闲聊,有些无所事事,谁也没有注意到穿着便衣的达斌正在他们公司转悠,找人。
      “这不达老弟吗!”显然是常客,办公室主任老马一脚进门,就看到达斌在四处转悠“你可有些日子每来这儿了!”,显然,马主任喜出望外。
不用说,在找吴军。
      “马主任,吴军呢?”达斌一把拉住老马。
      “唉,你瞧啊,这哪像个公司!”,他朝达斌扫视下办公室,双手一摊,满脸沮丧,但小声道:“你瞧,这么大公司,就不见老板人影儿。”老马在这家公司十多年,可说是尽心敬业。
      “公司出啥事了?”
      “有我盯着,公司眼下倒没出啥大事儿,可吴总出问题了。”老马一脸无奈,上前附耳,道:“也就最近,好像粘上毒品啦。”,
      “大家都知道吗?”,
      “不知道,都以为出差了,”他一指大厅,有些无奈:“这都一个多月了!”,
      “知道他在哪里吗?”,
      “……,不知道,”又转而支吾道:“张美找过多少回啦,唉,他不让说。”,显然有难言之隐,
      “前几个月我们在一起钓鱼时就觉得他有些反常啊。”,达斌显得恍然大悟,
      “唉!”老马有些担心,“这样下去,只怕这公司……”他双手一摊。
      “跟我来。”,达斌刚想问什么,老吴向他一使眼色。
      达斌跟随老马来到董事长非常时尚的办公室,他随手关上门,走到一个小柜前停下,示意达斌打开柜门,
      达斌立马走过去打开柜门:凌乱的从柜中滑出好几个空壳的“美毒”烟盒,妖艳的美女蛇图案。
      “你看,我是无意中发现的,我也抽烟,可从没见过这个牌子,怪怪的。”他拿出一个空烟盒递给达斌,
      他接过一看,正是“美毒”三无产品,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从境外走私而来。
      “老马,我先走了,咱得设法找到他才行!”,说着拿了几个“美毒”空烟盒放进包里,准备转身离开,
      “等会儿,”老马拉住达斌,动情不已,双眼湿润,道:“兄弟,我知道你是干啥的,只有你能救他,救公司。”他迅疾抓过一支笔写了一个地址交给达斌,满怀希望:“全公司只有我知道他在哪儿了,管不了那么多啦!”,
      “多谢!”,达斌深感责任重大,急急离开飞剑公司。
                                    4、
      吴军与达斌不只是老发小,当年也同在一所大学,只是不同专业,一个成为公安精英,一个成就为商界精英。
       此刻,达斌与吴军的深厚友情的关系里多出一个“挽救”的词汇。
      “多么强悍的一个人哪!”,他对吴军的举动和蜕变还不敢相信。
      天空下着绵绵细雨,天气预报显示,这几天都是阴雨天气。
      “叮铃……”已经来到吴军别墅,达斌按下门铃,
      “叮铃……”
      “叮铃……”
      “哪位?”经多次按铃,达斌正打算离开,可视门铃忽然传来张美松懒的声音。
      “我,张美。”,
      “是达斌啊,”声音依旧忪懒,但口齿非常清晰。
       许久,张美打开门,抱歉道:“屋子有点很乱,请进。”,
      “我知道他在哪里。”达斌进屋,开门见山。
      “啊?!”一脸惊诧,显然,张美对达斌的话深感意外,“我都不知道,你咋知道的呀!”,
      “不说这些了,我再外头等,你收拾一下跟我走!”,达斌不由分说,随即走向门口。
      “……”,张美在短暂的茫然后,赶紧跑到房间,急急而简单的整理下衣物,坐上达斌的车,开往吴军的“隐秘住所”。
                                   6、
      周游宾馆。
      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居所,这是一家还算不错的旅馆。
       柔和灯光映照下的的走廊里,达斌没有惊动服务员,领着张美径直进入电梯,直奔4018房间。
      门上没有窥视镜,达斌靠近房门,轻敲了六下,恰似当年与地下党接头。
      并没等多久,门应声而开。
      “啊!你……你们,哎哎哎。”,吴军显然对达斌的突然出现毫无准备,连连后退。
      达斌一把拉住吴军直往房内推搡,将吴军重重的推倒在床上,在惯性作用下,在席梦思上弹跳几下,达斌随即按住,将他双手反扭,完全是抓捕罪犯的标准动作。
      张美没有阻拦达斌的举动,气急地坐到沙发上,瞪着他一动也不动,脸色铁青。
      看吴军不再动弹,达斌才松开手。
      “叛徒......叛徒”,很明显所说指的是老马。
      惊魂未定的吴军一嘴嘟囔,起身,垂头丧气的坐在床上,偷看着冷眼紧盯着他的张美,赶紧低下头。
      “叛徒?”,达斌拽过一条薄毯,搅成绳状,似乎随时准备抽他一顿,但他并没有大声呵斥,却是平静的口吻,道:
      “谁叛徒?啊,你是说老马吗,你今后得感谢人家才是。”。
      看吴军没有反抗的意思便薄毯扔到他身上,坐到沙发上,掏出“美毒”烟盒,将烟盒在茶几上点敲几下,问道:
      “废话少说,‘美毒’哪来的!”,
      “……”吴军仍旧低着头,“叛徒。”,
      “‘美毒’哪来的啊!”达斌又追问一句。
      “什么呀,不就香烟嘛,紧张个啥。”说着又偷瞄了一下张美。
      “是吗,以为我不知道是吗?以前还真的被你给蒙了。”达斌没有发火。
      “……”沉默半晌,吴军再次偷瞄下张美,张美依旧冷眼相向,铁青着脸,喘着粗气,一动不动。
      “干嘛呀,”吴军挪了下屁股,习惯性的掏出一个烟盒,抽出一支烟,刚要点,被达斌一把抢过。
      “‘美毒’!”将烟盒在吴军眼前晃了几下,继而问道:“说,哪来的。”
      “……”,
      “不说?”达斌不急不躁,道:“看来得给你用点刑啊。”,
      “啊,用刑?”吴军一脸疑惑,
      “是啊,不说是吧,用刑!”说罢朝张美一甩脸,做了个示意的动作。
      “啪啪!”忍耐多时的张美早就按耐不住,见达斌朝她使眼色,立马冲到吴军跟前,气急地、重重地在他脸上一连甩了几个巴掌,显然,他对张美这个举动毫无思想准备,随即滚倒在地上,一缕血丝顺着嘴角流下,一脸惊恐和疑惑:
      这还是平日里柔情似水的女人吗。
      “你……你们,你们在……”吴军并没有觉察到嘴角流血,挣扎着躲缩一边,急头白脸道:“干嘛呀!你们在审问犯人吗,啊!”,
      “对,就在审问你这个犯人!”,张美集聚多日的恩怨直冲而泻,脸色撒白:“犯人,对,你不是犯人谁是啊!”,
      可尽管发着飙,铁青着脸,张美却没像别的女人那样嚎啕大哭,没有一滴眼泪,却多了一份杀气,。
      “好了好了,”达斌心里对张美充满了钦佩,也是第一次见到她发飙的真实。
      眼见“火候”到位,达斌赶紧拉过近乎疯狂的张美,强按她坐下。
      许久,在确定她不会再度发飙,才从张美纤柔的肩上缓缓地松开双手,“让他说。”,
      “……干嘛呀,”垂头丧气的吴军瘫坐在床边,耷拉着脑袋,半晌,仍旧重复着:“一包香烟,至于吗,莫名其妙嘛,这么暴力。”嘴上这么说,却不敢再瞄老婆一眼,
      “你……”张美刚要发飙,被达斌拦住,平静对他俩说:“弟妹,别急,我有准备的,”,说着拎起瘫坐在床边的吴军往外拖,命令道:
      “好了,收拾一下,退房回家!”
      “不回去……”但吴军收不住脚,被达斌拖向卫生间,
      “由不得你,赶紧的!”张美揪住机会,窜上前朝他屁股上很踢一脚,“跟我玩逍遥,跟我玩失踪,长本事了还!”,这回她铁青的面孔转变成了“火烧云”,
      “给看紧了,明天带他去个地方,别问去哪儿。”,达斌朝着一团火的张美一扬手。
                                      7、
      第二天清晨,吴军别墅前,在达斌、张美的“押解”推搡下,他极不情愿的上了达斌的车。
      车轮滚滚向前,达斌紧握方向盘凝视前方,表情凝重,副驾驶上坐着铁青着脸的张美,后座上懒懒的躺着吴军,脸上还遗留着昨天被掌嘴的痕迹,但轻了许多。
不多时,小车驶出宽阔的公路,进入绿树林荫大道。
“老大,”虽然身体懒散,吴军还是忍不住,显得有些不耐烦。“你这是往哪儿开呀。”,说着慢慢坐起身来,睁开惺忪的眼睛,好奇的瞧着窗外。
张美头也没回,目视前方,没人搭理他。
“行!”讨了个没趣,只好趟回到后座上,不再吱声。
小车开始缓缓减速,在一建筑群主入口大门前停下。
“好了,到地方了,醒醒啊,”达斌停下车,转头朝吴军一挥手,“哎,伙计,下车,精神点儿。”,
“啊!”吴军懒懒的坐起来,瞟了一眼车窗外,不由得大吃一惊。
大门的门牌上醒目的“绿矾强制戒毒所”几个大字直刺吴军双眼,他这回明白了,到了达斌的 “地盘”。
“干……干嘛?”,吴军不禁心里发虚,喃喃道,“还真将我当做犯人啦。”,
“闭嘴,”张美终于冲着吴军一瞪眼,第一个跳下车,拉开小车后门,命令道:“给我少说话,下车!”。
像是自小就恐惧老师的小学生,看着大门两边威严的执勤武警,吴军不由得显得紧张又恭敬,虽然满心疑惑,赶紧下车整理好衣服,老实的站在一边,望着达斌,就是不敢看张美。
“行啦,跟我走吧。”办好了登记手续,达斌朝着吴军、张美一扬手。
“我不去,哎哟!”吴军本能地退着步,“走吧你!”张美狠狠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就势一推,吴军只好跟着达斌进入大门。
                             8、
达斌办公室。
邓京见达斌他们一行进门,连忙起身:“达所长,我去市里开会去了。”,
“好好,慢走啊。”很显然,他们已经心照不宣,事先约定的。
像做错事儿的小孩,吴军一直尾随在达斌的身后,不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昨天在宾馆里被“用刑”的场景历历在目,更何况达斌这地方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进出的。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句话此刻恰好用在吴军身上,此时的他心虚得很。
“行啦,进来吧。”达斌拉过吴军推坐道沙发上,说着朝张美招手,“弟妹你也坐啊,别客气。”,张美依旧一脸铁青,没有挨着他,只是坐到一侧的小沙发上,很盯着仍然满脸诧异的吴军,一声不响。
“给。”,达斌给他们递过两瓶矿泉水。
“哎,谢谢。”,张美简单的吐出两个字,不再看吴军,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达斌的办公室。
“弟妹第一次来吧?”,
“谁没事儿到这鬼地方。”,没等张美答话,吴军倒先开了口。
“找抽呢是吧!”张美顺手里的包狠命砸向吴军,却被吴军一把接住,不再出声,老实的坐着。
达斌走到办公桌前,并没有坐到椅子上。
他站着在办公桌前,面向他俩,朝吴军一扬脸,依旧温和道:“行啦,这可是我的‘地盘儿’,说说‘美毒’哪来的。”,
“唉,说多少回了,是朋友从外面带给我,不就香烟嘛,紧张个啥。”,虽硬着嘴,却没敢抬头。
“还不说,是不!”张美扬了扬手里还没开封的矿泉水瓶,其实,吴军昨晚被他们硬请回家,达斌走后她从他嘴里啥也没问出,即便脸上多出两道指痕。
“行了,弟妹,”达斌赶紧示意张美停手,笑道:“不说是吧,你也别紧张,咱也不用刑。”。
张美放下手里的矿泉水瓶,却坐到吴军身旁紧挨着狠狠地掐拧着他的胳膊,咬牙道:“还不说是吧!”。
“哎哎,哎哟!”立马疼的龇牙咧嘴,用力地揉着,“还说不用刑那!”,
“呵呵。”达斌忍俊不禁,“老弟,不说也罢,今天到我的地盘可不是请你来吃饭的,”,他走到吴军面前拍了下他的肩膀,吴军本能地一抖,“那,那干嘛?”,
“参观那。”达斌道:“我今天专门抽空让你开开眼,走吧。”说吧他径直走在前面引路。
“参观?参观啥?”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就跟着走吧!”张美一掐吴军,他随即站来被张美推着,随同达斌后面走向门外。
                         9、
绿矾强制戒毒所重症学员区。
几个脸色灰青的病号,卷缩在床上或地面大汗淋漓,打着哈气、流涕,情绪极度紧张恐惧伴随着一脸焦虑,打寒战、抽搐,甚至还有个别疼痛得在地上打滚的深度中毒重病号。
“达斌,你们平日里都和这些人打交道啊?”张美一脸惊恐,紧紧地跟在达斌后面。
“是啊。”达斌答道,“这些都是刚进来的重症吸毒人员。”语气平和。
“这么恐怖啊!”张美不敢朝里看。
而后面的吴军此时却迈不动脚步,大睁着眼睛,紧张好奇,同时也是一脸的惊恐,站在一病房门前,对于他,眼前的景象以四个字概括:触目惊心。
达斌见状,走到他跟前,拍拍他的肩膀:“看到吧,很震撼吧!”
“……”,吴军哪见过这场面,两腿有些筛糠,“这些都是吸毒的?”,
“对,这些都是深度中毒重症病号。”达斌半推着吴军继续朝前走。
“啊啊,不看看啦,不看了,咱走吧。”不同病房不同景象,这无疑给吴军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多感受下吧,不急。”达斌慢条斯理道。
“走吧达斌,咱不想看了,走吧。”张美浑身哆嗦,虽然嘴上这么说,却跑到吴军面前又狠掐几下:“急啥,多看看,有你好受的。”,
“哎哎,”吴军咧着嘴,强忍疼痛推开张美,“这,这……太可怕了。”,
“这三位,”达斌将吴军、张美领到一房间门前,“他们都是百万以上身价,老张身家更高,麾下有几个企业,几亿资产,可眼下,公司倒闭了,家也散啦,成这样了。”,
继而又来到另一房间,“还有更可恨的,原本家里不富裕,还借高利贷吸毒,老婆也跳楼了,家破人亡啊!”说着瞥了一眼吴军,一脸严肃。
“不看了,看不下去,走走走。”,吴军不由分说自顾自地往回走,快步离开。
“哎,慢点儿。”达斌、张美紧忙追出去。
                                   10、
达斌办公室。
吴军紧挨着张美,相互紧攥着手,显得心有余悸,病区场景历历在目,太触目惊心了。
他们谁都没见过吸毒深度中毒是什么模样。
“不用怕,你眼下还不属于深度患者,还没那么严重。”达,斌搬过一张椅子坐到他们对面。
“不抽不行啊。”吴军推开张美,一脸无奈,“离不开了。”,
“别怕,从时间上推算,你则是刚刚上瘾,还没那么严重,相信你有这个毅力,可强制克服戒烟的。”,说着,手里玩转着“美毒”烟盒,慢条斯理朝吴军一扬脸,“哎,说说,‘美毒’哪来的?”
“……”,
“都这时候了还不说,你不想要这个家啦!”张美一脸“火烧云”,冲着吴军怒叱道。
“……,啊,”,终于,吴军开始吞吐,道:
“都是生意上的朋友,送我的。”说着掏出那包“美毒”有些气恼的仍在茶几上,“就这个”,
达斌回到办公桌坐下,拿出记录纸,显得十分平静:“好,说说经过。”。
吴军慢慢平静下来,还不忘调侃、嘀咕:“还真拿我当犯人了,”话虽这么说,但开始娓娓道来:
现在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你别看我表面上财大气粗的,其实压历山大,”说着,左手习惯性的伸进衣袋,空着的衣兜使他愣了一下,对咯,烟被达斌没收了,随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
“起初就几个玩得来的生意上的朋友常在一起吃饭,KTV,都是生意场上混的,逢场作戏而已,其实就是给自己放松,”,说着他抓过矿泉水瓶猛喝几口,有些黯然,“老大你知道,我不喝酒,就好抽烟这口,他们给我抽这种烟的时候我也没当回事儿,进口烟嘛,尝尝鲜而已,觉得口味很不错,谁想到是参了毒品的,真他妈缺德,”,
吴军一脸沮丧,“说真的,除了他们送的,我自己也买过一箱,都大几千一包,可他妈老贵了”,
“你从谁手上买的呀”达斌问道,
“先是胡雷送的,再后来就直接托胡雷买的,平日里都相处的不错,合得来,生意上的朋友嘛,”吴军显得不以为然,
“合得来,都引诱你吸毒了,还朋友?”,达斌呵呵道:“老弟,你平时可不是这性格呀,挺敞亮的人哦,”,
“别提了,敞亮啥,”吴军一摊手,“都敞亮成这样了,”,
“你没意识到他们这是在贩毒?”,
“怎么会往那儿想,不就是进口烟嘛,哼,谁料到,”吴军不敢多想了。
“胡雷什么职业?”,
“神的很,什么来钱就做什么,说不清,人很仗义,”吴军亮着眼睛,
“仗义,他自己抽这烟吗?”,
“跟你一样,从不抽烟。”他有些茫然。
“老弟,他这是在贩毒,是犯罪,可能不知道吧,吸毒也是犯罪哦,懂吗!”,达斌加重了语气,“你已经深受其害,吸毒人员深度中毒的样子你在刚才现场看到了,醒醒吧!”,
“……是……是看到了,唉,”吴军懊悔不迭,
“你必须从这泥潭里跳出来,没有商量,赶紧揭发,弄掉这些害群之马!”,达斌斩钉截铁道。
“他们是不好,可也是仗义的朋友,不好吧……”吴军犹豫道,
“等害得你家破人亡你才清醒是吧,赶紧的”张美紧逼一句,
“你必须与他们划清断绝,配合我们往深处追查,我马上向局里汇报!”达斌不容商量,
“好,好吧。”吴军终于抬起头,充满了悔恨和疲倦,懒懒道:“我……我,听你的。”。
                                 11、
审讯室。
两位提审民警的背影剪影无不彰显着威慑力量,桌前,灯光直照着的胡雷面孔,凸显着他那惊恐的面容。
他坐在受审的座位上,脸色惊恐而煞白,频频地交代着罪行。
夜幕下,一队警车悄无声息的开到蓝莓宾馆不远处停下,全装备干警飞身下车,随即悄然地冲向宾馆。
在宾馆客房部楼层较窄的走廊里,由女干警装扮的客房服务员走在前面,后面紧随着一队武装干警来到606客房前停下,干警立马分列闪到两边。
“叮咚---”女警按响了门铃。
“谁呀?!”,屋内一阵骚动响声过后,传来警惕的问话。
“客房服务,你们刚才要的啤酒。”,女警温和声调而充满热情,
“什么他妈啤酒,你们谁要的,啊!”,虽然传来骂骂咧咧的斥问,但一人脚步声还是冲向房门。
“咯达”一声房门打开,一张胖脸伸出:“谁,谁要啤酒啦,错,错啦!”显得有些结巴。
“哦,对不起,错啦。”女警一边说,一边闪出一条道。
“呼!”似一道闪电,武警立刻冲进屋内,命令道:“不许动!抱头蹲下!”。
随即,一队人员控制罪犯,一队人员搜查房间。
很快搜出大量毒品还有“美毒”零散、成箱的香烟。
一帮贩毒团伙立马终结。
                                 12、
平和的阳光洒在清凉的沙洲湖面,蓝蓝的天空,不时变换着秀美形状的朵朵白云,缓缓的向南漂移;湖边的各种植物,高低错落有致,各种树木到处显示着赤橙黄绿青蓝紫,偌大的银杏树上挂满了大大的绿珠,一派叶红果丰的景象。
啊,秋天来啦!
在这清爽碧波世界,湖岸的两块麻石上坐着两个垂钓者
---达斌和吴军。
“老大,咱这钓鱼日渐成瘾那,这可是你给害的哦。”,已经脱胎换骨的吴军精神抖擞,一身朝气,打趣道,
“那是。”达斌赞许道:“不把你‘拉下水’,我一人钓鱼有啥意思,嗯,哈哈。”,
岸边草坪上,他们各家的两个小孩正围着室外帐追逐。
帐篷另一边草地上,两个一脸幸福的女人面向湖面,悠然地张罗着水果与简餐,是张美和达斌的爱人肖可。
望着正在垂钓的两个男人,张美不无感慨:“肖可,咱家吴军可多亏了达斌,要不这家,公司就毁啦。”,
“可不,真是防不胜防,以后交朋友得长个心眼儿。”肖可递给张美一个削好的苹果。
一对喜鹊盘旋在他们上空,发出嘹亮的叫声,好像在俯瞰、赞赏和祝愿他们俩家人的生活充满幸福,充满美好。


         责任编辑   蔚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5-23 10:35
欣赏佳作,分享精彩。高亮荐读,推荐成文。

查看全部评论(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6-26 10:43 , Processed in 0.19638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