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41篇:蝲蝲蛄叫了,可还得种庄稼

2019-6-21 12:16|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48| 评论: 11|原作者: 益西索朗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41篇:拉拉蛄叫了,可还得种庄稼 真正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个月的月考,我就是全班第五名,排名在我们班那位来自某新闻单位,而且自认为学习特优秀的女班长之前。我正在暗暗地高兴: ...
                          
真正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个月的月考,我就是全班第五名,排名在我们班那位来自某新闻单位,而且自认为学习特优秀的女班长之前。我正在暗暗地高兴:总算是没有在唐主任面前“放空炮”,一定要找个机会回去向他报告一下这个好消息。可也就是因为这么一个排名,却惹来了女班长和另外一些人对我的不满。也不知道他们向班主任阿旺反映了一些什么情况,反正后来就组织我所在的学习小组开小会,批判我走“白专道路”,还非要我联系自己的官僚加地主的家庭出身“深挖思想根源”。女班长用她那不太好懂的江浙话问我:“你拼命学习藏文,可是对政治学习冷冰冰,你究竟想干什么?”我老实地回答:“我就是想回去以后好向唐主任交差。”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句大实话,却引来了更大的暴风雨。女班长先是冷笑一声,接着声色俱厉地说:“好!好!好!现在你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我们来学习藏语文,是为百万翻身农奴服务。可是你倒好,仅仅是为了回去好‘交差’!我问你,为西藏百万翻身农奴服务,能与农奴给领主交差相提并论吗?”她声色俱厉地说完这一番话,好像是有一点累了,停顿了一下,接着又加强语气,说:“你今天的发言,也给同学们上了一堂活生生的阶级教育课!这真正是什么树开什么花!什么阶级说什么话呀!家庭出身决定了你的一切!”对于她的这些话,好多我当时都没有弄明白。特别是那语气里带来的那么多的惊叹号,就像是一颗颗炸弹,我完全被“炸”晕了,我咬紧牙关,使劲站起身来,丢下那些人,一口气跑去找到学校杨主任。杨主任听完了我的汇报,好久好久没有说话,像在思索着什么。后来,他站起身来到我身旁,说:“你的话,让我想起了修筑康藏公路时遇到的那些困难。我有一位战友是东北人,一遇到什么烦心事,他就爱说一句东北农村的老古话:蝲蝲蛄叫了,可还得种庄稼呀。”主任接着又给我解释说:“蝲蝲蛄是一种专门吃幼苗的害虫。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你没有权力,也不可能,更没有必要去堵住别人家的嘴,就让人家说去吧。可是你自己要相信党的政策,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记住你对我说过的扎曲藏布江边发生的故事,好好学习藏文,不要背思想包袱。”后来听说是杨主任找班主任谈过话,那以后再也没有开我的批判会了,可是那位女班长从此一见到我就是气冲冲的。这也是我离开湖南老家来到西藏之后,又一次感觉到,我原以为自己那已经被关进了“档案柜子”的那个家庭成分大包袱,其实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
在藏干校学习了几个月,西藏工委决定藏语文班学员全部下乡去实习,配合宣传工委制定的“六十六条”(农村26条,牧区30条,边境10条政策)。学员分成四个组,分别去山南、林芝、日喀则和拉萨。看到那一张贴在黑板上的分配名单,我发现凡是留在拉萨的,除了组长老单(他是西藏工委一个直属单位的党支部书记)和几个党团员骨干之外,剩下来的十几个人,好像个个都是“另类人”。后来听人民医院的小张悄悄地告诉我:“你知道吗?拉萨是“腹心地区”,距离边境远,让我们这些人留在这里实习,上面才放心。”
但是那时候我一心只想着下乡去好好学习藏语文,兑现我对唐主任做的保证。一回到局里,我就兴冲冲地去找保卫干事借枪。那位姓赵的保卫干事瞪大双眼紧盯着我,过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问:“枪?你要它想干啥?”我说:“这次我们下乡去实习,干校领导说可以在原单位借枪。”他眯起眼,阴阳怪气地看了我一眼,皱起眉头,懒洋洋地伸过来一只手,说:“拿来吧。”我问:“您要什么?”他说:“借枪的文件呀。”我老实地回答道:“其他同学都是在原单位借,没有听说要文件。”他站起身来,一边说:“没有文件,那就对不起了哟。”说完这句话,人已经到了门外边。我也只好跟了出来,他将门一锁,头也不回地走远了。我站在那里,千怪万怪,只能怪自己投错了胎,不该生在那个家呀。我背上那个“包袱”的份量,又陡然添增了好多分。
下午,我将要去堆龙德庆县实习的事情向唐主任作了汇报。主任说:“下去后,好好工作,学好藏文,回来后局里还要另外安排你的工作哩。”听到我讲起借枪碰壁的事,主任的眉头皱了起来,说:“这个老赵……”话没有说完,他转身进到里屋,拿出一支卡宾枪和一枝有着米黄色骨质手柄的小手枪,外加一条嵌满手枪子弹的皮腰带,笑着问我:“这两枝枪都是我从四川带来的,你想借哪一枝?”看到那卡宾枪,我眼睛一亮,立即记起了1958年在格尔木领枪的情况。我说:“卡宾枪我会用。”唐主任问:“你们同学有带长枪的吗?”我回答:“好像没有。”唐主任笑着说:“那你也就别要卡宾了,将左轮拿去吧。别让人家小瞧了咱们地质局。”主任从枪套里抽出那支枪来,满怀深情地用手轻轻抚摸着,说:“这支手枪还是1942年我亲手从日本鬼子手里缴获过来的,它跟着我都快二十年了。”说到这里,主任将枪里的几颗子弹全部退了出来,又合上弹轮,顺手递给我,说:“你试着扣扣扳机。”我接过枪,用劲扣了一下,扳机却没有反应。主任笑着说:“它又不是泥巴做的,你再使点劲。”这下子,我连着扣了好几下:哒、哒、哒。主任从我手里拿回枪,说:“这左轮子的最大好处就是不怕‘臭子’。”看到我一脸茫然,他解释着说:“一般的手枪,击发时若是遇上了‘臭子’,你再想打第二枪,就要再次拉栓上膛,时间可就来不及了。左轮子遇上‘臭子’它能自动转过去,连扣枪机就能连续击发。可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这种子弹现在不太好找了,你最多只准打五发。”笑了笑,他又补充说:“当然啰,如果真的遇到了特殊情况另当别论。要不然,带着一支枪又不是吃素的。”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邓仲祥 2019-6-21 07:13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6-21 07:46
邓仲祥 发表于 2019-6-21 07:13
文字充沛,内容精彩;欣赏佳作,遥祝问好!

谢谢老师!
引用 荷语 2019-6-21 09:54
谢谢老师赐稿!写作辛苦,夏至多饮水,注意休息!
引用 陈林先 2019-6-21 12:16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6-21 12:56
荷语 发表于 2019-6-21 09:54
谢谢老师赐稿!写作辛苦,夏至多饮水,注意休息!

谢谢总编老师!说一句心里话,在过去的那些难忘的岁月里,好多与自己生死与共的同志都离开了这个“人世界”。如今我有幸,还有机会,能够用自己这一支秃笔,将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事写出来,就好比是献给他(她)们的一朵——铭刻在我心里的——“花”。我在这深不可测的网海里面已经游荡了好几年,这次终于有缘遇到远山网、遇到您们这些好老师,我觉得自己确实是找寻到了一处心仪已久的“富矿”!再次谢谢总编和各位好心的老师!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6-21 13:12
陈林先 发表于 2019-6-21 12:16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谢谢总编老师!因为已经分别五十多年,我不知道老红军唐振华(也就是故事里面的唐主任),他老人家如今在哪一个“世界”?但是我坚信,老人家应该会“看到”这些小故事;老人家也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谢谢总编老师!
引用 蓝河 2019-6-21 19:15
益西索朗老师面对困难总是愈挫愈勇!一是性格刚强,二是与好人的关心和爱护绝对分不开!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6-21 19:34
蓝河 发表于 2019-6-21 19:15
益西索朗老师面对困难总是愈挫愈勇!一是性格刚强,二是与好人的关心和爱护绝对分不开!

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就是:1.是姆妈的言传身教,让我懂得了做人的根本。2、我自从参加工作,就有幸遇到了那么好的老红军、老八路,他们的以身作则,让我知道了如何走好自己的人生路。
谢谢老师的鼓励。谢谢!
引用 蓝河 2019-6-21 20:03
家庭教育是多么重要啊!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6-22 05:43
蓝河 发表于 2019-6-21 20:03
家庭教育是多么重要啊!

老师说的太对了。如今的年轻父母们,自己工作忙,没有时间教育孩子。这该怎么办?我就跟社区领导同志提过这个问题,但是,,,,,,
引用 蓝河 2019-6-22 08:31
益西索朗老师的忧心不无道理,小问题不解决就成了大问题。

查看全部评论(11)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4 08:49 , Processed in 0.258411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