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人死之前

2019-6-25 12:49|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84| 评论: 4|原作者: 画诗家

摘要: 人死之前 大二那年暑假确诊的尿毒症,我只记得医生拿着化验单时一脸的惋惜,准确的说整个办公室的医生全在为我惋惜。他们甚至已经开始商量着我的治疗方案,最终得出的统一结论好像是立即将我送到省级医院,这样下来 ...



大二那年暑假确诊的尿毒症,我只记得医生拿着化验单时一脸的惋惜,准确的说整个办公室的医生全在为我惋惜。他们甚至已经开始商量着我的治疗方案,最终得出的统一结论好像是立即将我送到省级医院,这样下来,毕竟我还年轻,发现的也算及时,妥善治疗的话多活几年也不是没可能。

突然,一个老头模样的医生问我:你是一个人来的?家人呢?

虽然我预感到身体可能有些许疾病,所以一个人来医院检查,但我真的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好像已经想到了我开始接受化疗,头发掉光,人形消瘦的样子,我甚至想如果真的化疗的话会很苍白,毕竟我要长时间呆在医院里治疗,而且也会变得很瘦很瘦,还不用去刻意减肥了,这样一想好像还不错,可是为什么会有些心慌呢?我当时还没有想明白,吞吞吐吐的告诉医生我是一个人来的,我会回家告诉父母的。说完我就更想哭了,我还哪有什么父亲,他早就在几年前出意外去世了,要不然我也不至于一个人来医院啊,我是真的怕检查出什么毛病让我妈担忧,这下好了,尿毒症,好像是绝症,重点是我们家哪有那么多钱来给我治啊,要不然我死了算了?

我不太记得自己是怎样走出医院的,只知道我佯装很坚强的样子告诉医生,我会回家通知我妈,让我妈准备好钱来医院。虽然医生再三劝阻我不如直接在医院呆着,通知我妈过来,但我还是拒绝了他们的好意,我要好好想想如何告诉我妈我的病。

在路上,我骑着我心爱的电动车,但是眼泪止不住的一直流啊流,我告诫自己不可以再哭了,因为我那不争气的眼睛每次只要一流泪必然会肿的像桃核一样,这样我妈就会看出来了。这样一路,到家后我也没想好怎么跟我妈解释。这一路光记得哭了,还顺便问候了一下天上的各路神仙,什么玩意嘛,都说好人一生平安,可从我爸身上我就知道那是唬人的,但我还是兢兢业业的做个好人,还有我妈,那也是多好的人呐,怎么能让她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先是失去丈夫,再失去女儿,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

这样想了一路,还是到家了,我竟然觉得昔日很长的路段今天变得这么短。我刚停下车我妈就开门了。她一向是这样,在路上给你打个电话就能猜到你什么时候到家,就算有时候猜早了,她也会在门后一直等,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哪天我妈不在门后等我了我说不定会有些害怕。但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我要怎样告诉我妈我的事情呢,就算我想先瞒着她,但是眼睛已经肿的不像样了。

我妈一见到我就对我的眼睛提出了质疑。她问:你的眼睛怎么回事,你在路上哭了,怎么回事,体检的报告出来了?有什么毛病没有。

我本来还想骗她几天,这下好了,她一问我全都招了,一边哭一边招:妈,医生说我好像是得了尿毒症。

我妈很诧异,可能她听过尿毒症这个病,之前村子里有人得这个病,很快就死了,我妈那个震惊的脸啊,我到现在还能记得,当时她好像又有一点想哭,没错,因为她的眼泪也是刷的一下就出来了。

我看着她说:妈你先别急,让我把车先停住。我妈听到我这话好像跟没听到一样,她一边搓掉脸上的眼泪,一边拍打我的背,嘴里骂着我:平常让你注意注意,不要吃辣的喝冷的,你非得这么吃吃喝喝,现在身体搞垮了吧,你,你敢跟你那倒霉的爹一块死你试试。她已经失去理智了,又好像突然没了力气,一下子坐在地上,但还是在哭着。我在路上已经预想到我妈可能出现的状况了,我甚至想的比这还要激烈,但我忘了我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因为她怕邻居知道,她怕村里人知道后说闲话。其实闲话也就那几样,无非是我爸没良心,不好好保佑剩下的娘们们,反而把我带走,然后就会变成我妈也会被带走的鬼话。我不信,要是真的有我爸的鬼魂的话,他一定会让我和我妈长命百岁的,怎么会舍得让我年纪轻轻就得这种病,所以我不信。

然后就是我和我妈一块哭,这是我爸去世以来我和我妈哭得最惨的一次,我们俩都忘记了吃饭,从院子里哭到卧室。我妈看着我的化验单,一遍又一遍,她说:医院会不会误诊了呢?咱们村那个谁谁,之前也被误诊过,换了个医院一查,什么事也没有,要不咱明天再去别的医院查一查?我知道她自己都不信误诊的结论,这分明是在骗自己嘛。可我还是赞同的说:明天或者什么时间有空的时候,我再去别的医院看看,再检查一下。我妈怒道:什么有空的时候,就明天,我跟你一块去,把你哥也叫回来。

一说到我哥,我真的不想让他回来。其实我爸去世之前,我很依赖我哥,我们两个也经常嬉笑打闹。但自从我爸去世之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一下子成熟了,不再跟我打闹,开始关心我的学习,天冷了提醒我多穿衣服,考试前给我加油打气,没考好的时候安慰我下次还有机会。我真的不习惯,好像他变成了老父亲的姿态在跟我对话,于是,尽管我们俩在一个城市,我在读大学,他在上班,我们都很少见面,他要是提出来我们学校看看我,我会以各种理由回绝,就算回绝不了,也会说时间很紧,下午有课,见面时间能缩短就缩短。我妈一说告诉我哥,我更加不知道怎样告诉他,不过,既然我妈都知道了,那谁知道就与我无关了,我这样想着,加上哭的很累很累了,就慢慢睡着了,只是睡梦中也梦到自己在啜泣。   

后来,我被我妈的抽泣声惊醒,我一看窗外,还是很黑的样子,但我知道她肯定是没睡着,她没我心这么大。其实我也不是心大,只是我爸去世之后,除了我妈我放不下,我倒是觉得其他的人和事我都不在乎了,我妈要是能接受我的死,别人接受不接受,说什么闲话我也不在乎了。

我一边艰难的睁开已经很肿的双眼,一边问我妈怎么回事。我妈显然是刚哭过,眼角的泪痕还在,她说:你爸走后,妈也没挣什么钱,每个月的工资除了基本的开销也没剩什么了,加上你大学的学费,咱家靠妈是没有什么钱的,这点你爸还是比妈强的,死了死了还是留了一点钱,这样零零散散的加起来咱家能有十万块钱,咱们房子也不装修了,让你哥把车也卖了,大概还能再凑五万块钱,然后我再去你姨你舅家借点,再问你表哥借点,咱能凑多少钱就凑多少钱,先看病,不行了妈再把房子卖了,咱们一家去你外婆家住着,等你病好了,能挣钱了再给妈买房子。

我妈一边说着一边抹眼泪,但是我早已经泣不成声了。我妈之前说过,她老了死了也要在这个房子里,因为她就是想和我爸再建立一点联系,尽管那虚无的联系连她自己也不能说服,但是至少是有个念想。我哥那车今年刚买,连车贷还没有还完,我怎么能让他又卖了,而且这病估计治不好,就是是治的差不多了,那后期的化疗,买药都多贵呐,我看完病后就是个废人了,我能给我妈带来什么啊,难道让我妈五十岁了去社会上打拼给我挣药钱?我这么一想,不行,我不能这么自私。

我小心翼翼的说:妈,要不然让我死了算了,反正人都是要死的,我也活够了。我本来想说:这辈子有你当我妈我已经很幸运了,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女儿,但我发现我还是说不出这么矫情的话,我只能干涩的表达想死的意愿。我也不想真的死的,谁想死啊,这么年轻,但是不行啊,有种神奇的东西好像在压迫着你,逼着你去死。

我说完之后想我妈可能会打我,好像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但其实没有,我妈捋了捋我的头发,很认真的说:妈真没出息,没给你和你哥好的生活,现在你得病了还要让你受这种为难,你放心好了,明天一早妈就去借钱,砸锅卖铁也要把你的病看好。你先睡吧,好好的睡一觉,睡醒了说不定咱再去别的医院一检查是误诊呢,到时候咱就是告那个医院,告他误诊,让咱娘俩担心受怕。我知道我妈又开始安慰自己了,但其实我也挺想让她这样安慰自己的。我甚至受我妈影响,真的开始怀疑,万一真的是误诊呢。

早上还没起床,就听到我妈在打电话借钱,尽管她很想先骗大家家里没事,就是想借钱,但哭声和哽咽是掩藏不了的,因为我已经听到我四姨和六姨的声音了,我知道没多久全家族的人都会赶来,因为我爸去世的时候就是这样,我的所有亲戚全都来到了我家,全都是红肿着双眼。

果然,没多久就是开门声,关门声。我在屋里躺着,哭着想:我妈真傻啊,亲戚全到我家了,村里人会猜不出什么事吗?肯定是我家发生了大事啊,再往下一猜,就大概能猜出来了,肯定是有人得了大病,治不好的大病,我妈啊,还是那么傻,不善于伪装。

我的眼泪还没流完,就听到我大姨她们蹑手蹑脚的走进卧室,她们肯定以为我还没睡醒,因为她们在说我可怜。好像是有点,自从我爸走之后,所有人都觉得我可怜,我也觉得我可怜,这种可怜不只停留于表面上,是心理上的可怜,就像是莫名其妙的流眼泪,或者看到别的孩子的父亲会想到我的父亲,还有就是再也没有提过爸爸这个词,没机会也不敢提了。

大姨还进来摸了摸我的头。我知道现在外面一定停好了车,等我一起床,梳洗完之后就会随着这一大波亲戚去医院,不知道的可能会猜测我们这帮人是来闹医院的吗?我其实很不想这样,我就想要不安安静静的得病,生病,不看病,最后把自己疼死或者熬死,我不想这么兴师动众的,别人会像看耍猴的那样看着我们这一大家子人,但是我根本没有反驳的权利,我只能跟着她们照做。

我默默的穿好衣服,走出房门,果然黑压压一片全是我们的亲戚,想来我外婆也真是厉害,在那么穷的年代,生了八个孩子,全都存活,还都长得这么好,这八个儿女又结婚生子,现在孩子的孩子也上小学了,我外婆还在,也算是真真正正的四世同堂了。我当时还想,要不等我病好了,我也写一本四世同堂,就从我外婆开始写起,但是我竟然连我外婆的名字都不知道,算了算了,先去医院再说。

跟着这一大波人去医院果然是一件很拉风的事情,本来只让我那几个姨和我妈陪同我一起去,但是表哥又不放心她们几个,毕竟文化程度都不高,遇到事情也只会急咧咧,万一跟医生吵起来,医生不给我看病怎么办,所以,表哥又开了一辆车在后面跟着。这样算下来,一共三辆车,每辆车上分别有五六个人左右,到底多少个我还真没数,我是真的不想这么多人一起去的。

到了医院之后我表哥他们去停车。我,我妈,还有我那五个姨,两个舅舅一起进去找医生。我二舅有熟人,轻车熟路的就给我开了单子让我去化验什么的,本来我妈不让我二舅告诉他那个熟人我已经被检查出了尿毒症,但我二舅那个没心眼的,一见到熟人就把我的事情全盘托出。不过那个医生还是很专业的,没有先入为主,带着我仔细的检查。本来没有熟人的话,体检结果不会马上出来的,但因为认识,所以医生让我们等几个小时就可以拿到结果了。这几个小时,对我来说,是非常漫长的等待,我也不知道我该怎样想,本来还想用手机查一下到底尿毒症能不能治好,但是全然没有了那种心情,旁边我那几个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我为什么会得这种病,难道真的是我吃辣的,喝冷的导致的吗?不会吧,那么多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啊,他们为什么没病?虽然我站在一旁深思,但我知道我妈一直在偷偷瞟我,我已经开始为我妈的将来担忧了,我要是治好的话,虽然没钱了,但至少还能在家陪着我妈,我要是治不好,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我妈钱也没了,孩子也没了,她该怎样去面对这个噩耗?一想到我妈我就止不住的想哭,我大姨看到我在流眼泪,大声呵斥我说:死闺女,结果还没出来,你哭啥哭。说完她也哭了,这些大人啊,真是都不会掩饰自己。

这样漫无目的的等了也不知道是几个小时,结果出来了,医生把我妈她们叫到单独的办公室,这点和电视上还是蛮像的,没多久我就听到了我妈我姨她们的嚎啕大哭,但是声音好像又没有那么响亮,因为我见路过的病人和病人家属也没有什么反应。等我妈她们走出来之后,我才发现我已经满脸都是泪水了,我见我妈已经走不动路了,我表哥搀扶着我妈,我那几个姨也没好到哪去,都是互相搀扶着,我大舅还像平常那样骂着脏话问候了他知道的所有神仙,我二舅进去找那个熟人了,他想问一点关于我住院和治疗的事情吧大概。

后来的后来,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只知道我妈每天偷摸哭着,哭完了给我擦拭身体,换洗衣物。有一次在我的病房里,我那三四十个还是四五十个亲戚全部守在我旁边,他们到底是在为我担忧还是在引我为戒我已经猜不出来了,我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灵光了,头发也掉完了,我妈虽然没有一夜白头,但是黑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了,或许过不了多久,我妈头发都全白了,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她花白头发的一天。我哥果然把新车卖掉了,他说过在他没娶老婆之前我比任何人都重要,我之前还替他未来的老婆担忧,但现在看来不必了,因为我会死的,没人会和她分享我哥的爱了。我们家的房子还没有卖,一是现在凑的钱还够用,二是我可能不再需要更多的钱了,我的生命,终于在这个燥热的暑假画上了句号。

我在病床上的时候常常想,真可惜了我。人间这三大情,亲情我是最熟悉不过的,友情我还算是有幸交到投缘的朋友了,唯独爱情,偏偏像是着魔一样的吸引着我,但终究没有体验过灿烂热烈的爱情。或许老天就是要让我们怀着遗憾离开吧,这样的话,下辈子秉着这个信念,你也得再来一趟人间。至于我妈,这辈子为了我爸,为了我们一家操碎了心,不知道我未来的嫂子会不会跟我妈怄气,如果有下辈子,让我妈做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吧,爹疼妈爱的,老公最好还是我爸,因为我知道我爸很宠我妈的,只怪他英年早逝。

那我呢?更是英年早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春归处 2019-6-13 19:25
感谢赐稿!预祝佳绩!
引用 向一端 2019-6-14 09:38
作者把主人翁内心丰富细腻的情感刻画出来,难得的。若再有一些文字反映人物情感的博弈,表达出主人翁自己独特的看法,观念或认识,就更完善了。祝贺作者。
引用 画诗家 2019-6-14 21:06
谢谢各位老师,前辈的指导,欢迎提议哟。
引用 蔚青 2019-6-25 06:36
欢迎参赛,欣赏佳作,分享精彩,预祝获取佳绩!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8 13:13 , Processed in 0.14771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