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57篇:我又一次成了“癞蛤蟆”

2019-6-28 12:39|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4630| 评论: 6|原作者: 益西索朗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57篇:我又一次成了“癞蛤蟆” 日子过得真是快呀,转眼就到了1962年10月,中印边境发生了武装冲突。地质局地处拉萨河南边的采觉林,距离拉萨市区较远,根据上级的指示,成立了一个独立民兵 ...
               
日子过得真是快呀,转眼就到了1962年10月,中印边境发生了武装冲突。地质局地处拉萨河南边的采觉林,距离拉萨市区较远,根据上级的指示,成立了一个独立民兵排,唐主任亲自担任排长,我竟然也领到了一支美制汤姆森冲锋枪。当时我就想,这支枪可不同于上次下乡时他借给我的那一支左轮手枪了。那一支枪是他私人借给我的,也就是他的“个人行为”;而今天的这一支冲锋枪,是在民兵排成立大会上,由他正儿八经地授予我的!那天我好高兴,将枪擦得铮亮。晚上睡觉时,还将它放在枕头旁边。头就贴着冷冰冰的枪托,我的心里却是暖烘烘的。我心想,唐主任说得对,出身不由已,道路可选择。我似乎又看到了一丝丝渺渺茫茫的希望。那一个晚上我睡得真香,甚至还作了一个美梦:局机关的团支书张贵蓉手里拿着我那交上去已经一年多的“入团申请书”,笑咪咪地向我走了过来……
11月,地质局奉命派四名同志去支前。我听说那一次支前任务就是带领民工为部队抢修喜马拉雅山区的战备公路。在整个地质局里面,汉族干部中数我的藏语最好了,身体也很棒,我就想,这次支前总该让我去了吧?我也就高高兴兴地报了名。几天之后,局里专门召开大会宣布支前名单,结果是罗贤杰和屈云德(两位前志愿军战士),小周和小李(两位刚刚由武汉地质学校分来的中专生)戴上了大红花。散会时,工会干事罗永寿拍拍我的肩,又“唉——”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小王,你还是那么天真呀?唐主任有权给你发了一支枪,但是这一次支前人员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求家庭出身好,政治可靠。你够吗?”刚好局里那位处处刁难我的保卫科赵干事从我俩身旁经过,他也听到了老罗的这番话,就恶狠狠地丢下了一句话:“哼,癞蛤蟆还真想吃天鹅肉了?我呸!”
我真心实意要求上前线,结果不但没有批准,赵干事还说我是癞蛤蟆,还恶狠狠地来了两个字——“我呸!”。这一切的一切,还不都是因为我那个该死的家庭成分造成的吗?我觉得,为了摆脱它,我已经竭尽了全力,但结果就像是我已经陷进了班戈二湖中心的那一片沼泽地,一时半刻虽然还没有灭顶之灾,但今生今世恐怕再也走不出这一片望不到边的”“沼泽地”了。
1963年的春天,我接到了弟弟的一封信。信上含糊其辞地写着:打从你走以后,姆妈就再也没有到湘江边去看火车了。没有事的时候,她就尽念叨那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荒冢一堆草没了,荒冢一堆草没了……后来,后来姆妈就悄无声息地走了……
过去,只要是遇到了过不去的“坎儿”,我的心里头冷得像是结了冰,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亲爱的姆妈。虽说与她相隔着千山万水,但只要一想起她老人家,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在贵州安顺度过的那些难忘的日子,就会出现姆妈那慈祥、安详的眼神,我那冰凉冰凉的心也就会感到温暖起来。可是现在,姆妈永远永远地弃我而去了。拉萨距离湖南好几千里,我又是刚刚探家回来,再请假回去根本不可能。我能用什么方式来寄托自己的哀思呢……
姆妈1916年来到这个人世界。她从一位大家闺秀,成为长沙周南女子中学的毕业生,后来又被命运安排成了一位“官太太”。抗日战争期间,丈夫在缅甸与日本鬼子浴血奋战,她带着我和弟弟,加上小吴哥,沦为流落西南地区的“难民”;刚解放,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她又变成了一个每天纳着厚厚千层军鞋底的女工;1957年更因为家庭成分,她被勒令“下放”到了郊区农村。仅仅只是因为小学校实在缺老师,她才当上了一名代课教师。那时候,姆妈很珍惜这份工作,以她从小铸就的通达和沉稳,不动声色的坚韧与刚强,尽心竭力地教育着学生,还要照顾自己的家人。姆妈在这个人世界生活了46年,她忍辱负重,毫无怨言,将自己当成了一支两头都燃着的蜡烛,一头照亮那些小学生,另一头又要关照自己的家人。我又想起弟弟信里的那一句话:“没有事的时候,她就尽念叨那句没头没脑的话:荒冢一堆草没了,荒冢一堆草没了……后来,后来老人家一声没吭,就悄无声息地投入了衡阳人的母亲河——湘江的怀抱……”
这时候,我又回想起1962年离开衡阳时,她老人家说的那一句话:“寿伢子,只怕这是我们母子最后的一张照片了,你可要保存好哟。”如此看来,姆妈早就有了思想准备。就只是为了想再见到儿子一面;就只是为了那一张小小的“全家福”照片,姆妈竟然苦苦地挨过了五年!!
小时候,除了生我养我的姆妈,我还有一位姓廖的“奶姆妈”(奶妈),后来我才知道,她老人家可是一位世代贫苦的农民,我就是喝着那位出身贫苦的奶姆妈的奶水长大的,她老人家给了我健强的体魄。但我也感觉到,是姆妈那通达、乐观、善良、宽厚的“精神奶水”,让我学到了做人的道理。就是靠着两位好姆妈的奶水,让我平平安安地,走到了如今!
自从我主动报名要求去支前,局保卫干事老赵当着众人的面,再一次羞辱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自己参加工作这十来年,表现还算不错,但是我那个“家庭成分”也确实是太“黑”了,若是继续留在地质局,当一个行政管理员,或者是计划统计员,就是这样子凑和着混日子也还过得去,但是这与我来西藏,一心想着要学好藏语文,进而学习西藏的历史和民俗;除了干好份内的工作,还企望着要学着写一点有关西藏的小文章的初衷,那差距可就是太大了,我还是应该离开地质局!可是转念又一想,若真的想离开地质局,唯一的办法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要求下到基层去,与藏族群众生活在一起!可是,我这样的家庭成分已经决定了,我这一辈子,就是一只“癞蛤蟆”,我又能够要求到哪儿去呢?林芝和山南,山清水秀;昌都、日喀则,也挺不错的。但是那些地方全都是“边境地区”,我连想也莫要去想,免得自讨没趣,再当一回 “癞蛤蟆”!就连那自然、交通条件比黑河更为恶劣的阿里,我也不敢提。想想看,若是我主动要求去阿里工作,组织部门的人一捉摸:条件这么好的拉萨,他不愿意呆,偏偏要求去阿里,这黑小子保不定是想外逃?!那岂不是弄巧成拙更糟糕了吗?转念一想,我若是要求去黑河,结果又会怎样呢?这黑河可是西藏唯一的“腹心”地区呀!一想到这里,我即刻拿来尺子,在地图上比量了一下,黑河行署驻地那曲,距离最近的边境县——山南地区洛扎县,直线距离也大于360公里。再说,黑河地区海拔大都在四千米以上,气候恶劣,被人称之为‘生命禁区’,很多汉族干部不愿意去那里工作。但我有一副好身体,又有在班戈湖和土门格拉煤矿工作的亲身经历,依我看,它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可怕。我就要求到黑河去!老老实实地学好藏文、研究当地的风土人情,再学着写一点东西,这一生也就算没有白活了。只是想归想,可真正是 ‘踏破铁鞋无觅处’,一直没有遇到机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蓝河 2019-6-28 11:14
哀莫大于心死。我常常想,死是非常容易做到的,而活受罪就是一件难事儿了。益西老师又一次想摆脱命运的安排了。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6-28 12:10
本帖最后由 益西索朗 于 2019-6-28 16:13 编辑
蓝河 发表于 2019-6-28 11:14
哀莫大于心死。我常常想,死是非常容易做到的,而活受罪就是一件难事儿了。益西老师又一次想摆脱命运的安排 ...

老子云:命由我立,福自己求。回头看看自己这一辈子走过的这一条曲里拐弯的人生路,一来证明了老子说的那句话——命自我立,福自己求。但是更加主要的是——世上好人就是多!我如果不是遇到了那么多的好人、恩人,应该早就不在这个人世界了。
谢谢好心的老师!
引用 陈林先 2019-6-28 12:40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蔚青 2019-6-28 15:47
拜读欣赏,分享精彩。祝老师创作快乐!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6-28 16:12
陈林先 发表于 2019-6-28 12:40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理解万岁!衷心感谢总编老师!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6-28 16:12
蔚青 发表于 2019-6-28 15:47
拜读欣赏,分享精彩。祝老师创作快乐!

衷心感谢站长的理解和鼓励!

查看全部评论(6)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4 08:09 , Processed in 0.169100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