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58篇:感谢杨主任,帮我去黑河

2019-6-28 12:36|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35| 评论: 10|原作者: 益西索朗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58篇:感谢杨主任,帮我去黑河 1963年二月的一天,我过拉萨河,去贸易公司门市部,买了一些小日用品。那时候的拉萨贸易总公司,虽然就只是几间铁皮盖顶的土房子,但它却是全西藏最大的、 ...
               
1963年二月的一天,我过拉萨河,去贸易公司门市部,买了一些小日用品。那时候的拉萨贸易总公司,虽然就只是几间铁皮盖顶的土房子,但它却是全西藏最大的、唯一的“百货商店”了。不仅是拉萨人离不开它,拉萨周边的藏族群众也能够在那里买到酥油、茶叶和盐巴。其他地区来拉萨的人,也一定要去逛一逛贸易总公司,买一些东西带回去。
那一天,我买好了东西,回家路过仲吉林卡时,就到藏干校去看望杨主任。主任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藏语文学得怎么样了?”我说:“生活会话还凑和,利用词典也能够看西藏日报了。但是要当一名合格的藏语翻译,我心里还是没有底。”主任问:“那你还想下地方吗?”我说:“想!上次我就请求您批准我留在堆龙德庆县,您忘记了吗?”主任说:“我若是忘记了,今天还会来问你吗?”我说:“在马区的那几个月,我结识了很多藏族群众,他们勤劳淳朴、心地善良。我还有了藏族阿爸和阿妈。我也想过,我的家庭出身不好,在这领导机关工作根本不够格,现在就只是想着到基层去,老老实实地学习藏语文,以后有了机会,再学习一些西藏历史,学着写一些有关西藏的小故事,将这作为我这一辈子的事业,也就算是没有白活这一辈子了。”主任听后很高兴,他说:“有志气!”。然后站起身来,亲自给我倒了一杯水,接着说:“我也快要调动工作了,就是到黑河分工委去当副书记(西藏的黑河与黑龙江的黑河同为行政公署驻地。1965年,国务院批准将西藏的黑河改名为藏语的“黑河”——那曲)。你若是真的愿意去黑河,我倒可以帮帮忙。”     
就在这时候,我耳边突然响起了地质局那位保卫干事那恶狠狠的三个字——“癞!蛤!蟆!”。真没有想到呀,事情竟有这么巧,我一直都在为自己今后的“人生路”究竟在何方?我“踏破了铁鞋”,也没有寻找到答案。可是,就在今日,就在此时此刻,好心的命运老人又来照顾我了!竟然没有费一丁点的工夫,好心的杨主任就帮助我解决了这一个大难题。我连声说:“我愿意去!愿意去!”
杨主任看着我,没有再说话。又坐了一会儿,他说:“黑河的气候和生活条件可比拉萨恶劣得多,你主动要求去黑河,还真有一点像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好在你在班戈湖工作过,亲身有体会。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你回去认认真真地、仔仔细细地、好好地想一想。若真的想好了,就再到我这里来。”我说:“主任,我想了都有两年了。别说三天,就是三分钟也不用再想了。我真心实意愿意到基层去!拜藏族人民为老师,学好藏语文!”主任没有再说话,又看了我好久,然后走到桌旁,拿起了钢笔。接着,他又抬起头来,很认真地看着我,又问了一句:“真的想好了?!” 我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回答道:“真、的、想、好、了!”他低头给我写了一张纸条,说:“你将它交给工委组织部干部处的谭处长,他会给你帮忙的。”我双手接过那一张宝贵的“救命”纸条,将它仔细地折好放进衣袋,然后与主任告别。
出了藏干校,我看看表,已经快到中午下班时间了,但距离下午上班时间还早得很。我就先去了八廓街。
“八廓”藏语的意思就是寺庙周围。相传在7世纪,藏王松赞干布来到拉萨平原时,那里还是一个叫做卧塘的湖和一片坦荡的沼泽地,他们就在卧塘湖旁边安营扎寨,并开始修建大昭寺。这座壮丽的寺庙建成之后,引来了各地无数的朝圣者,日久天长,渐渐地也就踏出了一条环绕大昭寺的转经路。起初还只是一条普通的土路,后来朝圣者越来越多,八廓街才真正成为了一条名副其实的转经路。相对于“八廓”,它的里面还有“囊廓”,那就是在大昭寺里面的一圈转经回廊;外面更有“林廓”,是围绕着包括布达拉宫在内的当时拉萨老城内外的大圆圈。从佛教的意思来讲,“林廓”还象征着“世界的外围”。
我来到大昭寺,正门前面大石板铺成的地坪上,早已满是朝圣者此起彼伏磕头的身影。喃喃的念经声、手套与石板摩擦的唰唰声、大经筒旋转时清脆的铃铛声,加上转八角街的人流散发出来的嗡嗡声,混杂在空气中,就像有一个无形的强大漩涡,将人们牢牢地吸住了。
我随着转经的人流,围着八廓街转了好几圈。等到下午快上班时,我就一路小跑去到中共西藏工委组织部,在二楼一间办公室找到了干部处谭处长。他接过纸条看了看,又抬起头来看着我,自言自语般地笑着说:“真没有想到呀,老首长还是过去在部队时那样的急性子,自己还没有挪窝,就在为黑河招兵买马了。”接着他又对我说:“小伙子,黑河比拉萨艰苦,你可得想好哟。”我说:“处长,杨主任干了一辈子革命,听说还要去黑河,我年纪轻轻,就更加应该去了。我不怕苦,主要就是想学好藏语文。”处长赞许似地点了点头,拿出一张干部履历表让我填。十多年来,我已经好多次填过这样的表,但每次都要将“家庭出身”那一栏留到最后才去填。这次也是如此。等我将“官僚地主”那四个字艰难地填好,再将那一张表双手递给处长时,我的心跳加快了,脸上也感到热辣辣的发烫。处长接过表,飞快地扫了一眼,眼里闪过一瞬即逝的奇异目光,然后他又将那表格仔细看了一遍,若有所思;接下来,又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轻轻地自言自语:“嗯,明白了。”他抬起头来,用一种像是同情又似理解的目光看了我好一会儿,说:“好!我们很快就会给你办好调令。你就安心回去等通知吧。”说完这一句话,他竟然站起身来,亲自下楼,将我一直送出了工委的大门。
回到地质局,我将这件事悄悄告诉了老大哥罗贤杰。老罗说:“你人聪明,接受能力强,又有野外工作的经验,现在年纪也不大,按说,学习地质技术完全来得及,也肯定能够成为一个地质工程师。可是你现在是一个行政干部,在局里想改行的可能性又几乎为零。你说下地方去学藏语文,我觉得,这藏语文虽然也算是一个专业,可你这一次下去,只能被分到行政部门,又能比地质局好到哪儿去呢?究竟怎么办,我也说不好。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经他这一说,我就像当头挨了一棒,心里又没有了主意。可没有料到的是,谭处长办事的效率还真是高,我还没有能按照老罗的意见,“再好好想想”,西藏工委组织部的调令就到了地质局。
那一天,孙长胜副局长亲自来找我,他开门见山就问道:“小王,你要求调动工作,怎么也不先跟局里说一声?是不是还在为那三床被子生闷气?”我连忙站起身来,说:“三床棉被的事情早就过去了,局领导主持公道和对我的关怀、帮助,我会牢牢地记住一辈子。我也真舍不得离开梁局长和您,还有唐主任、赵队长,还有那么多的好同志。可是我的家庭出身实在是太坏了,呆在这上级领导机关确实不够格,搞不好还会给您们领导添麻烦。我就是想到基层去,老老实实学好藏语文”。孙副局长听了我的话,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又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工委组织部的调令都来了,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那好,那你就去吧,去吧!到了黑河,要是实在适应不了那里的气候,只要我还在拉萨,还在这个地质局,我们随时欢迎你回来!”孙局长的手又厚又大还特温暖,可是他的这几句话,更加温暖了我的心。我心里倏然一热,眼泪差一点点就流了出来。回想起自从1958年跟着赵队长来到班戈湖,到如今已经五年多了,领导对我的关心,同志们对我的帮助,一幕一幕又一幕,飞快地在我的眼前闪过。可我这一走,哪年哪月才能够再见到他们呢?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人的命运还真就像那天上的云彩,实在是让人琢磨不透。1963年2月孙副局长对我说的那一句话:“只要我还在拉萨,还在这个地质局,我们随时欢迎你回来!”在15年之后的1978年,竟然真的“兑了现”!那时候,孙长胜真的还在西藏地质局当局长,我去拉萨开会时,我们那曲代表团与地质局代表团竟然又恰好住在了同一栋楼,我也就又遇到了他。孙局长旧话重提——还是劝我回拉萨。又几经周折,我也果真又回到了地质局。人的“命运”呀,实在是命运老人安排好了的——竟然有如此奇妙的“巧合”!(详细的过程,留到后面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林先 2019-6-28 12:38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蓝河 2019-6-28 14:35
喜欢藏语,下基层也是为了更好地学习藏语。这个志向就一直没动摇过。而有些人伤害你,无非是他们想当官罢了。
引用 蔚青 2019-6-28 15:45
拜读欣赏,分享精彩。遥致问候!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6-28 16:16
陈林先 发表于 2019-6-28 12:38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总编老师辛苦了。遇到远山网,我总算是有了说出自己心里话的好地方。谢谢老师的理解和支持。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6-28 16:34
蓝河 发表于 2019-6-28 14:35
喜欢藏语,下基层也是为了更好地学习藏语。这个志向就一直没动摇过。而有些人伤害你,无非是他们想当官罢了 ...

还记得1956年我第一次进西藏时,湖南省委周小舟书记在长沙对大家说:你们去西藏,就好比是湖南省三千万人民嫁给西藏的38个女儿。你们要热爱西藏,学好藏语,全心全意为西藏人民服务。可是我们刚刚走到西安,就遭到了达赖反动集团的阻挡,结果几个省的赴藏干部,又全部返回内地。可是奇怪得很,我的人虽然回了湖南,心却去了西藏。58年,命运老人终于让我第二次回到西藏。又因为我的家庭出身实在是太坏了,后来就遭到一些人的歧视甚至是迫害,但是世上好人就是多。我写这些小故事,也是想以此来感谢那些理解、关心和帮助我过我的好心人。
引用 蓝河 2019-6-28 16:57
益西老师的亲身经历是励志故事,我喜欢听。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6-29 10:41
蓝河 发表于 2019-6-28 16:57
益西老师的亲身经历是励志故事,我喜欢听。

谢谢老师。只是您说的“励志”我实在是不敢当。因为我个人那特殊的"身份”,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我既要俯首帖耳,唯命是从。但是我又不甘心就那样子无所作为地虚度自己的一生。另外一个更主要的原因,还是那年代的好人确实是多。我就遇到了好多有“能力”帮助和同情我的大恩人。如今我坚持写这些小故事,最最主要的“原动力”,也就是想将他们对我的深恩大德,用笔记录下来。我也只能够用这个办法来报答那些恩人了。
引用 蓝河 2019-6-29 13:02
懂得感恩,这是益西老师最大的优点。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7-1 15:58
蓝河 发表于 2019-6-29 13:02
懂得感恩,这是益西老师最大的优点。

西藏人民称解放军为“金珠玛米”。金珠翻译成汉语就是解开锁链。玛米就是军人。藏族同胞称解放军是“帮助他们砸开锁链的军人”。如果有时间,老师确实噶器去高原看看。
引用 蓝河 2019-7-2 16:04
必须去!

查看全部评论(10)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4 08:02 , Processed in 0.20912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