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04篇:祭祀湖神

2019-7-31 18:55|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2181| 评论: 4|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远山会员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04篇: 祭祀湖神 又一天,西饶对我说:“很快就要到盐湖了,我们三个人(也就是三个帮的帮本)商量好了,几个人骑马先去盐湖挖盐巴,根啦(老师)你留在后面,跟着驮队慢慢走。”我问:“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04篇: 祭祀湖神
又一天,西饶对我说:“很快就要到盐湖了,我们三个人(也就是三个帮的帮本)商量好了,几个人骑马先去盐湖挖盐巴,根啦(老师)你留在后面,跟着驮队慢慢走。”我问:“大家为什么不一起走?”他说:“这里到盐湖,赶着牛大约还要走五天,几个人骑马先过去将盐巴挖好,驮队在后面也就跟上来了,大家再休息两三天,等盐巴水漉干了,装进‘察达’(毛口袋),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哟!”我说;“这一路上我一点活也没有干,还是跟你们一起去盐湖。虽说我这个‘波沙’这一次不能下湖去挖盐(资历不够),我就负责烧茶,当一个“麻青”(炊事员)吧。”
五天的牛程,我们“打花”(骑马者),不到两天就轻轻松松地到了盐湖。看着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贝察尔湖,我差一点发生了错觉,竟以为自己又回到了班戈三湖!
这时候西饶又唱开了:
我前生莫非是那湖里的黄鸭子哟,
如今来到这蓝色湖中挖盐巴?
我前生莫非是那羌塘的长角羚哟,
为驮盐来到这茫茫大漠赶驮牛。
西饶用黄酥油精心捏成了一头小小的犏牛,再用小草根给它安上了一对角和一条尾巴,又给它披上了一条洁白的哈达。因为这一次驮队里只有我一个“波沙”,西绕教给我三句话,让我将那一只酥油做成的小犏牛,送到盐湖中心去安放好。
我将那三句话重复了一遍,然后准备去脱鞋。西饶一把将我拉住,说:“快别脱。要穿着鞋进湖!”
偌大的盐湖,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让我睁不开眼。盐层上面,是淹过脚踝的盐卤水。幸好我那一天穿的是一双解放胶鞋,捧着酥油做成的小犏牛和那一条哈达,踏着盐卤水慢慢朝湖中心走去,找到一处较高的地方,恭恭敬敬地安放好了酥油牛和哈达,然后高声地祈祷:
湖神玉姆措根拉,
黄酥油母牛献给您。
宝贵白盐赐给我。
但是,后来驮盐回到了前塔,又有人对我说,西饶的说法不对。贝查尔盐湖的神灵是力嘎甲嫫。那祈祷的歌词应该是:
“德德”(宝藏的主人)力嘎甲嫫拉,
白酥油母牛献给您。
银色的“德嘎”(宝藏。此处指盐)赐给我。
上面这两段祈祷词,虽然有那么一点点差异,但都是祈祷湖神将宝贵的盐巴赐给人们。这还让我认识到了,藏北牧区存在了上千年的驮盐活动,在牧民们生活中的重要地位。直到我如今写这个小故事时,我还在想,藏北牧区古老的驮盐活动,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份“文化遗产”吧?
准备挖盐了。我对西饶说,自己这次好不容易来到了盐湖,还是想下湖去挖盐巴,亲身体验一下。他板着脸说:“你说来烧茶,怎么现在又变了?再说‘波沙’不能下湖,这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谁也不敢改变,你想体验,也只能等下一次再来驮盐了。” 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去帮着烧茶。每年来贝察湖驮盐的驮队很多,牛粪到处检得到。但盐湖附近的水比一路上草坑里的浑水更难喝。这下子,我总算是有了一件新工作:按照西饶的指点,每天到远处的小溪边去挖冰块,再用马驮回来烧茶,得到了大家的赞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7-31 06:48
欣赏佳作,感谢分享。问好并祝夏安!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7-31 08:14
蔚青 发表于 2019-7-31 06:48
欣赏佳作,感谢分享。问好并祝夏安!

祝站长老师夏安,吉祥如意,扎西德勒!
引用 蓝河 2019-7-31 19:41
巴青人常去布查尔湖驮盐。以此答谢湖神母亲,祈求来年再赐给宝贵的盐巴。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7-31 20:35
看到蓝老师放置在篇首的照片,我仿佛觉得时间往回流过来了五十年,我又回到了布查尔盐湖旁。衷心感谢蓝老师!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4 08:50 , Processed in 0.173701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