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71篇:忘不了兰局长

2019-8-25 12:11|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2178| 评论: 0|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71篇:忘不了兰厅长 日子过得真是快呀。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三年。 话归正传。往年,每当年初核定地质勘探费时,局领导以及总工程师办公室、地矿处、计财处每天都是“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71篇:忘不了兰厅长
       日子过得真是快呀。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三年。
       话归正传。往年,每当年初核定地质勘探费时,局领导以及总工程师办公室、地矿处、计财处每天都是“门庭若市”, 讨价还价,闹得不可开交。同时也是厅领导、总工和计财处长感到“最头痛”的日子。如今有了定额,只要确定了各地质大队的实物工作量,地勘费用全由定额队用定额来核算——计算机加上打印机,结果很快也就出来了。头一年试用定额核定地勘费的结果是:地勘费没有超支,而是有了节余。虽然也还有个别人想着要讨价还价,但那就好比是往水池里丢了一块小石头,激起一朵小小水花,很快就消失了。厅长、总工和总会计师、野外地质队都觉得定额好。
       岁月就像拉萨河水,汩汩地流走了。又一年的又一天,我又去厅里开会(这时候,地质局又由局改成了厅)。兰厅长要我散会时先别走。散会后我就跟着他,去到他的办公室,他对我说:“我很快就要调去青海了,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时,你讲的‘丁是丁卯是卯’那一句话吗?我希望你还是要继续坚持做下去。但是,你也要讲究一点点的灵活性。”然后,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停顿了片刻。接着又说:“如果你觉得在定额队得罪人,工作不好干,趁着现在正在调整厅机关和几个野外大队的领导班子,我建议你就去厅中心实验室当主任。”我说:“中心实验室,负责各野外队的标本化验测试和鉴定,专业性很强。您让我这个半文盲去当主任,岂不是想用鸟枪去打天上的飞机吗?”,厅长听了我的这一句话,沉思了片刻,“嗳——”地长叹了一口气,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到了现如今,我再回忆起那些往事时,才明白了,兰厅长那时候说的那句话,一来是他觉得,我在西藏工作了几十年,就像有些人说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有照顾我的意思;二来是他觉得我这个年近六旬的“愣头青”,在他走了之后,如果继续“丁是丁卯是卯”地干下去,那后果又将会怎样……
       兰芳去了青海。那以后我每次去内地开会,就再也没有买过飞机票,都是先乘汽车去西宁,下车后就去看望两位老领导,一位是我1963年在西藏巴青县工作时的老县长才旦(那时候他早就由拉萨调回了青海,后来担任青海省人大副主任),另一位就是兰厅长(他在青海地矿厅当厅长)。然后再坐火车去开会。
      又过去了几年,兰局长调到广东去了,我们的联系也就中断了。早两年,我学习上网,还开了“微信”,一天竟然又与兰局长接上了那条“线”。如今局长已经退休,住在成都。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去拜望老局长。(令我万分遗憾的是,才县长已经去了“那个世界”。如今,我只能够在心里,默默祝福他在“那边”,还是过得幸福、吉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9-16 06:24 , Processed in 0.132409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