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远山广场 查看内容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72篇:缘分(1)

2019-8-26 07:46| 发布者: 蓝河| 查看: 2041| 评论: 6|原作者: 益西索朗|来自: 特约作家

摘要: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72篇:缘份(1) “缘分”,如今成了一个“热词”,好多人都爱说。可是,究竟什么是“缘分”?我在网上查了查,解释是:“缘分就象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左右着我们的感觉、感知以及情感 ...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72篇:缘份(1)
       “缘分”,如今成了一个“热词”,好多人都爱说。可是,究竟什么是“缘分”?我在网上查了查,解释是:“缘分就象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左右着我们的感觉、感知以及情感,它将我们许多不认识或不深交的人慢慢变成认识的人、变成知心朋友、变成生死之交、变成夫妻,甚至是冤家……等等。所以说缘分其实有许多种,如同学的缘分、同事的缘分、朋友的缘分、战友的缘分、夫妻的缘分等。其中结为夫妻是一种百年修到的上等缘分,常言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不是冤家不聚头等等。所以佛家才说缘分其实就是一种因果,是人自己前世种下的‘因’,今生结出的果。也就是哲学上的因果联系了。”
      另有一种解释就更加简单明了:“缘分就是机缘。它是一种人与人之间无形的连结;它是‘某种必然存在的相遇的机会和可能’,包括友情、亲情与爱情。”
      一天,我随新上任的厅长东堆朗杰去地质二大队了解该队罗布莎矿区的钻探情况。返回的路上,厅长说顺路去他舅舅家里喝一杯酥油茶。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也就是这一杯酥油茶,竟然让我拜识了当时西藏的一位大学者。
       走进厅长舅舅家那个小院子,甥舅俩寒暄了几句之后,厅长向他舅舅介绍说:“这位老王,原来是西藏地方干部学校的学生……”他的话刚刚开了一个头,就被舅舅打断了。那位舅舅迫不及待地连声说着:“亚、亚、(好,好)!西藏军区地方干校一成立,我就是教导处长。如此说来,我们还算得上是师生了!”他不但快人快语,手更加快,即刻在他撰述的一本藏文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说是送给我留一个纪念。
       我双手接过那一本厚厚的藏文书,再一看老人刚刚在扉页上面写下的、那雄健洒脱的藏文签名——霍康▪索朗边巴。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急忙用手擦了几下,再仔细一看,没错,的确是霍康▪索朗边巴!
       这时候,我也就即刻想起那奇妙无比的“缘分”来了。 “缘分”确实是一个奇妙无比的小精灵!你费尽心机去寻觅它,它是那样地不可捉摸;而当你不再想它时,它却突然出现在了你的眼前。我早就从报纸上看到和听人说过有关霍康老先生的信息:“……霍康▪索朗边巴,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干事、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西藏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顾问、中国民族历史学会顾问……”。可是就在刚才,老先生竟然亲口对我说了那么一句话:“我们还算得上是师生了”!我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想:我日思夜想盼望着能够找到一位好老师,如果今日霍康大师能收下我这个小学生,对于我想学习藏传佛教密宗,可真正是千载难逢的一次大好机会呀。接着,我也就向老师说出了那埋在我心里已经很久的、我很希望学习藏传佛教密宗的这个愿望。老师微笑着叹了一口气,说:“如今我老了,帮助你已经是力不从心了。但是今日,我就可以给你介绍一位好老师!”老人家还真是说得到做得到,他当即就写了一信给东噶▪罗桑次列教授。
       眼看着老师写的那一封介绍信,我觉得这“缘分”,实在是太神奇、太不可思议了。因为,东噶▪罗桑次列教授,也是我景仰已久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座高山呀!
      据资料介绍:“东噶教授生于1926年,7至10岁在扎西曲林寺学经。1934年经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审定为西藏林芝觉木宗扎西曲林赤寺(位于林芝地区八一镇)第八世东噶活佛。1937年10岁时拜色拉寺(位于拉萨)麦扎仓工布康村著名学者阿旺云丹为师,攻读佛经般若、中观、释量、戒律、俱舍等五部大论。接着拜色拉寺杰巴扎仓藏巴康村著名学者阿旺格顿为师十余年,进一步研读显宗、密宗原著,熟读历代名人传著及注释。1947年,他经过拉萨大法会答辩,以优异成绩荣获藏传佛教格鲁派的最高学位“拉让巴格西”。随后进拉萨上密院学习密宗,1950年在上密院经密乘经义立宗辩论中荣获密乘第二名。1954年任上密院贵格(藏语:铁棒喇嘛)。”
       可当我拿着霍康老先生的亲笔信,诚惶诚恐地去拜见东噶教授,又向他陈述了自己的一些情况和意愿之后,他正在为民族出版社撰述一本大著作,时间实在紧迫得很。但是他当即就为我,给住在自治区气象局大院里面的仁青贡布仁波切写了一封介绍信。
      (仁钦贡布仁波切10余岁时分别依止帕绷喀大师和多顿仁波切修学显、密教法,曾在一年时间中密集接受了帕公大量密续法脉传承。)
       仁钦贡布仁波且看完信,又听我汇报了自己的经历和心愿之后,也很高兴。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觉得那就是老师对学生的考察),仁波切恩准我去听他讲经。后来,又特别开恩,专门为我举行了灌顶仪式,并亲自传授我“那若六法”。
       接下来,这一根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又让我感到真真切切、神奇的——‘某种必然存在的机会和可能’的“缘分”金丝线越牵越长。我又有幸拜识了驻锡于罗布林卡(达赖喇嘛的夏宫)的益西旺秋仁波切。上师是文化革命结束之后,西藏恢复格西学位考试的拉然巴第一名,又是班禅大师创办的北京高级藏传佛学院的教授师。
一次,益西旺秋仁波切恩准为两位从大洋彼岸前来高原求法的汉族尼师讲授“那若六法”,我被指定为翻译。那可是我有生以来头一回,接触到如此神圣的传法场面,好多的内容,我当时也是似懂非懂。直至又过了好久之后,我有幸拜读了南怀瑾老先生著的一本书,那里面写道:“密宗修法有多门,然此‘六成就法’者,已可概其大要。 所谓‘六种成就’者,第一重要,即‘气脉成就’。此乃调伏身体生理,去障入道之要务也。盖人身乃秉先天一种业气力量之所生,凡百烦恼欲望之渊源,病苦生死麇集这窠囊。如不能首先降伏其身,其为心之障碍,确亦无能免此。而修气、修脉之要,大体会于一身中之三脉四轮。‘三脉’谓其左右中之要枢,‘四轮’谓其上下中之部分。此与道家注重任督冲带脉之基础,根本似乎不大相同。其实,平面三脉,与前后任督,各有其妙用,而且乃殊途而同归。苟修持而有成就之人,一脉通而百脉通,未有不全能之者。否则,门庭主见占先,各报一端之说,难有夫子之木铎,亦难发聋振聩之矣。密宗主五方佛气,道家则主前任后督中冲左青龙右白虎,其名异而同归一致之理,何待智者之烦言哉。唯修气修脉,法有多门,大抵皆易学而难精,托空影响之谈,十修则九见小效,殊难一见大成。此盖智与理之所限,能与习之不精,师传指示,大而无要之所致,均非其术之咎也。”
       直到此时此刻,我才恍然大悟,知道了:“密宗主五方佛气,道家则主前任后督中冲左青龙右白虎,其名异而同归一致之理”,藏密内中修习的气、脉、明点等等,与汉地道家的静功确实有着共同之处。我还记住了:修习六法,“大抵皆易学而难精,托空影响之谈,十修则九见小效,殊难一见大成。”好久好久,我还是围着那个“小效”在绕圈圈。
       我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宗教信徒(我的资历也达不到)。但是我这一辈子,在内地时就遇到了那么多的好心人。来到西藏,生活了半个世纪,又遇到了更多的好心人,如今又因为——“某种必然存在的相遇的机会和可能”拜识了好几位恩师(除了上面写的几位,还有:那曲巴青县的白露多登;上虞多宝讲寺的智敏上人;北京的吴立民、杭州的胡美成、兰州的李少波、北戴河的刘贵珍几位老先生)。从这些恩师那里,我学到了好多好多宝贵的知识。也就是靠着这些恩师的淳淳教诲,我才觅到了一条修身养性之路,一步一步地走到如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蔚青 2019-8-26 06:53
欣赏佳作,感谢分享。推荐阅读!
引用 蓝河 2019-8-26 07:38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智理所限,能习不精,师传无要,亦非器之咎也!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8-26 08:28
蔚青 发表于 2019-8-26 06:53
欣赏佳作,感谢分享。推荐阅读!

衷心感谢站长老师!祝老师扎西德勒!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8-26 08:30
蓝河 发表于 2019-8-26 07:38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智理所限,能习不精,师传无要,亦非器之咎也!

总编老师所论极是!衷心感谢老师。祝老师万事如意,扎西德勒!
引用 蓝河 2019-8-26 09:05
开卷有益,感谢益西老师之美文!扎西德勒!
引用 益西索朗 2019-8-26 15:17
蓝河 发表于 2019-8-26 09:05
开卷有益,感谢益西老师之美文!扎西德勒!

谢谢蓝老师!祝老师万事如意,扎西德勒!

查看全部评论(6)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9-16 06:39 , Processed in 0.232189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