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民间文学 查看内容

五八年我上了“共产主义小学”

2017-8-23 08:37|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5029| 评论: 4|原作者: 凤凰山人|来自: 中国远山文学网

摘要: 五 八 年, 我 上 了 “共 产 主 义 小 学” 一九五八年,是一个风雷激荡的岁月。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象一阵阵狂风暴雨席卷着神州大地。农村青壮年劳动力被组织起来,奋战在炉火熊熊的高炉前,大炼钢铁,为 ...
                                                                                                                             

    一九五八年,是一个风雷激荡的岁月。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象一阵阵狂风暴雨席卷着神州大地。农村青壮年劳动力被组织起来,奋战在炉火熊熊的高炉前,大炼钢铁,为“超英赶美”“革命加拼命”,老弱妇孺半劳力被编成军事化组织,吃大锅饭,睡集体宿舍,实行“大兵团作战”。土地深翻深刨,亩产超万斤,“抛卫星”,“坐火箭”,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全国上下一片轰轰烈烈,热气腾腾的景象。这一年冬天,我上了共产主义小学。
    刘镇山坡村,坐落在孤山北麓,五十年代是一个有五六百人口的大村子,“山坡小学”就在村子的北半部。以原山坡小学校舍为基础,向西近二十户人家被赶走,各人投亲靠友,自找门路生活,腾出来的房子当学校。院墙、门楼、栏圈被扒掉,大点的房子当教室、宿舍,小点的房子当老师的办公室。于是乎,“山坡共产主义小学”成立了。周围十四个村子的学生来这里上学。
                                                                                                                                                                               住  宿
    我们四年级的宿舍是一所老房子,几十年的烟熏火燎,满屋里黑咕隆咚的。跟大多数农户一样,屋里有两盘土炕,需要自己动手拆除,都是些十一二岁的毛孩子,哪干过这样脏累的体力活。土炕一拆,炕洞灰满屋子飞扬,每个人身上、脸上尘灰暴土,抹得象小鬼一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哈哈大笑。在拆炕过程中,一不小心,我的额头上碰破了一块皮,顿时鲜血直流,用手一摸,黑灰、红血抹了个大花脸。“磕破头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顿时满屋子人的目光都集中了我身上。幸亏当时老师在场,赶紧找来脸盆给我洗了脸,一个同学从棉袄上撕下来一块棉絮,烧成灰,给我敷在伤口上止血,这办法不错,血流很快就止住了,但以后黑灰裹进了皮肉,形成一个黑疤,五十多年过去了,头发都白了,黑疤还在我脸上保留着,成为我上共产主义小学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记。
    打扫完房子,就到山上去割铺草。山坡上荒草连片,很快就割了一大背,往地上一铺,这铺就打成了。每人分得不到半米的地方,夜间睡觉挤在一起,翻身要喊“一二三”。开始几天还不觉得冷,几场大雪落下,屋里滴水成冰,多数同学的被褥都比较单薄,又无其他御寒衣物,冻得瑟瑟发抖,缩成一团,整夜不能入睡,第二天上课时,不时有人趴在桌子上进入梦乡。
                                                                                                                                                                              学 习
    我们四年级有近百名学生,分了两个班,我在四年级乙班。甲班刘歧山老师担任班主任,上两个班的算术课;乙班张瑞盛老师担任班主任,上两个班的语文课。学校里上下课哨音为号。晚上点煤油灯上自习,满屋烟雾缭绕,一节课下来,呛得喉咙发痒,眼睛流泪,鼻孔通黑。
    一天晚饭后,刘歧山老师手托一个纸包往教室走去,这纸包还是方形的,后边跟着一大群同学,好奇的猜想是什么东西,刘老师始终笑而不语。有人说是收音机吧,那年代收音机是个只曾听说,不曾见过的东西,一听说是收音机,跟在刘老师身后的学生越来越多了。刘老师走进教室,把“东西”放在讲桌上。四年级甲班的同学都在座位上正襟危坐,其他年级的学生,则把四年级甲班的教室围了个水泄不通,都伸长了脖子,争睹一眼收音机的芳容。刘老师不紧不慢,打开纸包,豁然一块大地瓜呈现在大家眼前,这是一块煮熟了的地瓜,不知被谁咬了两口。刘老师一脸严肃,提高嗓门说:“这么好的地瓜,刚吃了两口就扔掉了,多可惜啊!现在我们的生活还不富裕,以后要注意节约啊!”刘老师的话深深感动了同学们。给同学们上了一堂生动的教育课。
                                                                                                                                                                              生 活
    生活问题是共产主义小学一直没有解决的大问题,农村孩子没有统一的粮油供应,生活来源没有保障。当时农村劳力都去“大兵团作战”了,无人收秋,大批庄稼扔在地里,任人糟蹋,刨出来的地瓜无法晒成地瓜干,只得一堆堆地堆在地里,盖上一层土,再盖上地瓜蔓,暂时保存。反正都“共产主义了”,走到哪吃到哪。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到田里扒地瓜,运回学校,煮熟了当饭吃。每当开饭时,炊事员把煮熟的地瓜盛在大泥盆里,一盆盆的抬到操场上,师生们一堆堆地蹲在地上,围着大泥盆吃地瓜。刚开始还吃得津津有味,时间长了,黎心,胃里翻花,吐酸水,严重影响了身体健康。由于天气寒冷,地瓜堆开始由外向里一层层的冻烂,好大一堆地瓜,只有中间一点点可供食用,运回来的地瓜,有些由于受冻较轻,外表虽然好看,但中间有个硬核,吃起来有一股异味,仍然无法食用。学生用书包运地瓜,一书包也就能盛十来斤,能吃的不过一半,一人运回的地瓜不够一人一天的口粮。学生们整天忙忙碌碌,象蚂蚁搬家一样,来来回回扒地瓜,运地瓜,仍然解决不了吃饭问题。而且学校周围田里的地瓜很快被吃光了,运地瓜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最后竟跑到离学校八九里地的石桥村去扒胡萝卜。隆冬时节,冰天雪地,生活供应越来越困难了,师生情绪很不稳定,差不多天天都有辍学的。校会上,李温校长动员大家厉行节约,艰苦奋斗,坚持学习,宣布“窝窝头会有的”!但人无回天之力,不久,学校在饥寒交迫中被迫解散,然而直到这时,窝窝头也没能吃上,历时近两个月的共产主义小学宣告结束。几十年后,“窝窝头会有的”这句话成了原山坡共产主义小学老同学相见的口头禅。

                                                                                                                                                                                                                                                                                                                                             2013.12.15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舟上客 2017-8-23 07:14
特殊年代特殊的故事,回忆起来有辛酸也有美好!欣赏佳作!
引用 陈林先 2017-8-23 08:57
生活是艰辛的,也是单纯的,能读书吃饭就是幸福,对那样的生活竟然有些向往,或许没经历的缘故吧
谢谢老师让我们了解那段历史,欣赏并推荐成文!
引用 凤凰山人 2017-8-23 10:11
舟上客 发表于 2017-8-23 07:14
特殊年代特殊的故事,回忆起来有辛酸也有美好!欣赏佳作!

谢谢副站长!有您的鼓励我感到很荣幸!
引用 凤凰山人 2017-8-23 10:12
陈林先 发表于 2017-8-23 08:57
生活是艰辛的,也是单纯的,能读书吃饭就是幸福,对那样的生活竟然有些向往,或许没经历的缘故吧
谢谢老师 ...

谢谢总编!敬茶!

查看全部评论(4)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7-12-18 15:01 , Processed in 0.297658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