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远山文学网 小说剧本 查看内容

远山杯短篇小说大赛/梅子

2018-4-10 08:19| 发布者: 陈林先| 查看: 3252| 评论: 18|原作者: 翌晨

摘要: 梅子 (1) 我家傍山,就住在山脚下,山头有座庙宇。油漆的朱红色的两扇大门,大门两边的柱子和上面的屋檐上是工匠雕刻的稀奇古怪的花纹,用绿的蓝的颜色涂染了,远远的看像是晚上的星空。屋檐最上面延伸 ...
                            
(1)
我家傍山,就住在山脚下,山头有座庙宇。油漆的朱红色的两扇大门,大门两边的柱子和上面的屋檐上是工匠雕刻的稀奇古怪的花纹,用绿的蓝的颜色涂染了,远远的看像是晚上的星空。屋檐最上面延伸出两个檐角,挂着两个铃铛。这个村子一天最热闹的时候是在每个傍晚,白天因为声音太繁杂反而并不觉得村子喧闹,倒像是另一种形式的安静。村子依山建在沟壑中,所以是个风口子,每个傍晚必定是有风的,有风就能将声音传开,这时候谁家吆喝孩子吃饭的声音,羊群进圈的声音。到冬季了,谁家的老大爷打喷嚏的声音都会听清楚。但最响的清脆悦耳的,就是庙宇檐角上挂的两个的铃铛发出的声音,叮的一声一旦风起传开,就不会停下,声音会绕着山体旋转,这声结束了,下一声又接上了,你会听到你的四周都是铃铛声。尤其在冬夜的夜晚,叮的铃铛声一旦响起就不会停下,声音在山间的回音都听的很清楚,你会感到一种庄严神圣,为这世间的一切圣神纯洁的存在,生命的神秘感被一层一层的解开,好像参透了世间的一切障碍。
  因为那寒夜总是骤响起的铃铛声,我对着那高高在上的庙宇是有敬畏之心的。
我胆小,这是家里人都知道的,小时候听老人讲完精怪故事,晚上就吓的不敢睡觉,听见风吹着窗棂上的纸片哗哗的声音我就肯定的以为有妖怪来了,蒙在被子里汗如雨下也不敢在被窝里睁开眼。有一次,我和姐姐开着路灯在井台打水,夜深了。那时的灯泡发出的光是橙色的,在夜里只能将物体照个大概清楚,姐姐在井台上,我站在井边,我看见墙角那里出现了一团黑影,越胆小的人越好奇,我还盯了睛的看,突然一团黑影变成了两团,向我们扑过来,我当场尖叫一声就晕了。第二天醒来才知道是二哥和三哥捉弄我们,爬在地上的。这件事情过后,反让我对鬼怪没有那么怕了。奶奶说,看不见的东西,你相信它就是有的,你不信,它就是没有的,再者你不怕,它就是怕人的,你越怕它越找你,何故自己吓自己呢,世上从来没有被能看见的东西吓死的人。那以后,我记住了这句话,你胆子大,鬼怪就怕你,就不敢靠近你。让我彻底摆脱这种迷信思想的是,我最爱的亲人没了。都说家里死过人的,就不怕那些莫名的东西了。从那以后,我确实什么都不怕了,半夜里我还敢眼不眨心不跳的过一条很深的沟壑,听老年人说,那个沟壑里,村里死了的孩子和牲畜都扔在了那里,我小时候调皮,时常会站在上面往下看,坑里确实有还未风化的畜牲的尸骸。
我最爱的人在我还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死去了,那时的我还不懂生死的界限,却知道人死了再也回不来了,我很难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难过。当我跟着抬棺的队伍,看着那个坟堆子堆起来,我才懂得我因何而难过,原来我因离别而难过,为这永不得相见的离别难过。
可是懂了生死的界限,我又不懂人死了的意义。在我们这里,每个人死后孝子贤孙会带着纸扎进庙里让阴阳家念经超度,而这正是我不懂的,为什么活人所做的错事在他们死后会有另外的活人帮他超度,这人的死去跟活着对于活着的人来说还有什么区别。活着被无尽原谅,死了也被无尽原谅。如果人真有灵魂,他们死去了时竟和活着一样,不明白生的意义,也不明白死的意义,生的意义是自己不懂,死的意义是别人让他不懂,我从未信过这个世上有这样的人,可以毫不愧疚的活着或者死去。我一直讨厌人死之后的那些繁琐礼节,活着的人把罪明推脱给一些不了解真相的人信服的事物上面,去超度死人。让活人没有好坏之分,变成了鬼也没有好坏之分。
                                 (2)
村里的老五妈死了,我不知道。知道她死了,我想,以后暑假没地方去吃瓜了。老五妈家每年都会种籽瓜,瓜子用来卖钱,瓜瓤掏了给牲畜。每年暑假放学,我和姐姐都会提个桶去老五妈家掏瓜瓤,摔破一个瓜,先用勺子挖一勺尝尝甜不甜,甜了就多吃几口,剩下的瓜瓤用手掏进桶里。猪吃多了瓜瓤就学会挑食了,扔进猪圈的瓜皮也不吃了,我们会把瓜皮放在一边,晒干,给骡马吃。有时候会挑出一个杂种瓜,就是西瓜花粉和籽瓜花粉受精结出的瓜,这种瓜结合了两种瓜的优点,瓜瓤吃起来又甜又柔,颜色还很好看,有时候切开是纯黄的,有时候是浅红的,瓜子的大小也介于两种瓜子之间。这种瓜我们谁遇到,会用刀切开,大家分着吃,但这种瓜老五妈是不吃的。姐姐性子傻憨,不会看人脸色,每次找到这种瓜,切开非要让着老五妈吃,还挑一块最大的给老五妈,老五妈先是摆摆手,说不吃不吃。姐姐憨,又进一步让,这时候我发现老五妈的脸色会变得特别不自在。她总是微微扬起的嘴角会拉下来,两片深紫色的薄嘴唇会抿不见了,两只眼睛用力的挤到了一块,脸部全部的皱纹堆在了眼角上,几根稀稀落落的短睫毛会快速的抖动,好像剜心一样的疼。这时候,老五妈就会站起来,用胸前的围裙擦擦手进屋去了。
放寒假快过年时,有天我去买东西经过老五妈家,准备进去避避风,烤烤火。正是冬里最冷的时候,一出门,腿就打颤,风一刮脸皮都快裂了。我走到院门口看见门关着,就用门环敲门。敲了一会子也不见院子里有动静,寒风打着旋儿围着我转,吹的我的后心凉凉的,因为太冷,我没多想就回家了。回家跟奶奶说起这件事,我才知道,老五妈十月里就死了。
老五妈是村里很少能跟奶奶说成话的人,奶奶嘴直,无论是谁犯了她的事,得理不饶人,村里邻里邻户的,相互牵扯也是没办法的事,奶奶就惹了好多人,女人敢惹的男人敢惹。老五妈却是一辈子连句大声的话都没说过的人,见了人,两只小眼睛先是闪闪,再吸口气才张嘴问别人好,生怕自己口气大,把别人吹到了。我问奶奶:“老五妈还年轻呢呀,才五十岁出头,身体也还行,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奶奶长长的吐口气:“自己做的孽自己还。”
我不清楚奶奶说这话的前因后果,所有事情都这样,当你不处在事件的中心,你永远看不清事实的真相,这个世界大凡爱苦恼的人大都是因为认不清这一事实,所以有些人在毁灭中认清自己,有些人在毁灭中却愚蠢到死。在农村来说,女子未婚先孕是件很伤风败俗的事,父母通常会极力压制这种事情。最直接的的方式就是压制女孩子到了青春期对两性的认识,用恶语劝导女孩子远离男孩,在村里的路上看见自家的女孩跟男孩说话了,或者从别人嘴里听见闲言碎语了,大人都觉的自己的面子挂不住,会用比摔了屎罐子还难闻的话语讥讽恶骂自己的姑娘。未婚先孕的姑娘,几年都不敢回家,父母也不会疼惜,见了别人就扬言回家一定打断她的腿,以此来挽留自己的面子。但这种事情,到了我们这一代却是更加的泛滥,大多年轻人在外面接受了新潮思想,而且由于长期的压制到了外面失控的环境让女孩子们更加没有判断的能力,当两代人的思想相撞,总要有一代人的牺牲来让另一代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3)
我知道老五妈有一个女儿,但只因为小时候见过,现在只记得名字叫梅子和大概的样子,梅子比我大五六岁。记得那女孩高挑挑的,走起路来上半身很直挺,两条腿走路不绕弯子,谁走路身后的辫子不摆动啊,哎,怪了,她的就不打摆。我的头发短时顶在头上像个干草窝,长时扎起来后面就是一团绕在一起的乱麻,可是梅子的头发不一样,长的极顺溜,梳子放在头皮就能滑下来的样子,还能在太阳下发出亮眼的光泽。那时候我们还小,大多数都顶着个鸡窝头,小小时候也扎辫子的,那是正招人疼的年纪,家里人就算在百忙之中也会给梳理,后来长到八九岁,正是闹的鸡飞狗跳的年纪,猪嫌狗厌的,家长也厌恶,也就懒的管我们了,可是自己又不会扎。顶着一团乱麻上两天学后,遇到进村货郎收头发的,父母就哄我们:“剪了吧,天气这么热,会捂的头上起虱子,剪个短发人还看起来精精神神的,换了的钱给你买零食。”虽是商量的话语,却不是商量的语气。等讨价还价和货郎商量好以后,我们就坐在小板凳上,只一剪刀,紧贴着后脑勺,干净利落,这不凳子还没捂热,货郎已经把头发收在袋子里了。父母收了钱,只给我们零头,哭闹着不行是要挨打的,父母会对我们说:“这钱留着给你上学用。”所以我们是很羡慕梅子的,我们不仅羡慕她那一头顺溜的头发,她还有好多让我们羡慕的地方,最羡慕的就是她走路的仪态。我们漫山遍野跑惯了的人,男生女生走路脚都往外撇,但梅子走路双腿之间的缝隙很窄,左脚踩在右脚脚印上,右脚踩在左脚脚印上,走路像脚下画花儿似的好看。
奶奶说:“那姑娘从小时候就能看出来,不是个安分人,人么,从三岁就能看到老。”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奶奶的话,我脑海里满是梅子走路的样子,她的上半身很直,走路脚底下画着花儿,她的辫子从不在身后摆动,她的头发能在太阳下发亮,那是我羡慕不来的样子。我洗头太勤奶奶会说:“你去跟人呢,天天洗头发有什么洗的”,我干活不利索点,奶奶会说:“像个大肚子婆娘,磨磨唧唧真要我当小老婆伺候啊”,我有一次去找男孩子玩,奶奶回家后骂:“连毛攥在一起握不了一把,去给自己定亲呢?”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些事情对我的影响。只是从祖辈在这里繁衍起,女人都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过来的,我有什么先知先觉的本领察觉到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方式,当奶奶说出梅子在小时候就是个不安分的人时,我竟然发觉我对这种话有深刻的理解,我的灵魂瞬间陷入了恐惧,我的肉体在控制不住的颤栗。我看见奶奶那张嘴,一张一合的在咀嚼我的骨头,牙缝里满是肉的残渣。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所有人对老五妈的死因那么含糊其辞,因为梅子死时把献血洒在了他们身上,凡是沉痛的醒悟都是需要浇灌血和泪的,但这血泪只浇醒了老五妈一个人,所以老五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至于奶奶在吃着肉还能悠闲的吐骨头是因为被吃的我懦弱,胆小,我没有死去的勇气。
那几夜,梅子走路的样子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她走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回来,再走,回来,再走。我想她频繁的出现可是要暗示我什么,可是我对于她的出现内心只有无比的羞愧,我没有她那么大的勇气,用死的代价去唤醒某个人。当再次经过老五妈家,那空无一人的院子让我莫名的紧张,它深深吸引着我,我不知道我要去里面做什么,但是我就是想进去,我觉得里面有我想要的答案。
这院子才一年没有住人,但好像已经荒废好几十年,大门那里的土墙我前几天来还好好的,现在塌陷了一大块,踮起脚就能看到里面放下的窗帘紧闭的屋门。墙上有浅浅的猫爪子的印痕,这两年村里野猫猖獗,像这样废弃的房子很快会成它们遮风挡雨的家。听奶奶说,老五妈家门前有一口被填埋的井,我小心翼翼的朝着井口一步一步的走去,内心有下一步就会脚底塌陷的恐慌,我的两只眼睛仔细搜寻着废井的遗址,果然,在墙根那里有很明显的塌陷的痕迹,肯定是底下的土不紧实被水冲开了,所以地表才陷了。我站在那块凹陷下去的地方旁边,我向下看,我看见梅子的骨骸趴在井底,她的腿骨被摔断了,头骨也裂了。她翻不过来身,她背着胳膊指向我,意思是:“你看。”
                           (4)
梅子挺着高高的肚子躺在炕上,她能感觉到里面蠕动的生命,但她感觉浑身无力,想翻身侧着睡都挪不动沉重的身子,她想:“难道我怀了一疙瘩铁块儿?”随即又想:“就算是个铁块儿又有什么关系,反正这块肉我要,我要把他生下来,还要好好把他抚养长大,没有爹怎么了,这世上有多少孩子是没爹的。”这样想的时候,身体的酸痛感会好很多。肚子会偶尔的剧痛,人是十月怀胎,梅子又在掐着指头算日子,算来算去她也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出生,她失声笑笑:“急什么,等到出生了,不就知道了”,她想侧身看看墙上有没有日历,她怕她这个状态到时候忘记看孩子的出生日子,她挣扎着翻身。门帘一阵响动,梅子看到老五妈端着饭进来了,老五妈把饭单手放炕上,伸手往里一推,由于推的过猛,饭汤溅在了被单上。老五妈的眼睛专心盯着墙,生怕往梅子身上看,梅子知道老五妈是怕看到她高挺起的肚子,她随手把被子往肚子上遮了遮,可是被子一遮反倒更加的明显。
梅子摸着肚子想:“我现在人见人骂,也是没脸了,你就是我最后的指望了。”这个肚子对梅子来说,是她的第二次人生的开始。给了她醍醐灌顶的生命启示,她时常想,生命何曾如此美妙过。但却是老五妈和老五叔这辈子最大的耻辱。老五妈每次来送饭都是什么都不说就出去了,门帘上的珠子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梅子知道,这是老五妈心里积攒的生气,羞愧。但她摸摸肚子,心里便有了安慰,善良的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愿意把事情往好的方向想,她想,孩子生下就好了。
梅子不知道她在床上躺了多久了。在她觉得肚子挺起来不好遮人耳目后,她就主动给老五妈和老五爹交代这件事情,刚听到这话,老两口都睁着似铜铃大的眼睛看着她,一脸的不敢相信,老五妈首先反应过来,把梅子拉到了偏房,掀起她的衣服,果然,梅子小腹圆圆的像是中秋的半个月亮。老五妈先是面部毫无表情的扇了梅子一巴掌,接着昏死了似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躺着喘粗气。老五爹是个不苟言谈的人,梅子只听到老五爹站在院子里哼哧哼哧的喘气声,像那正在上坡拉车的牲口。梅子站在屋里面哭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浸湿了肚皮。晚间睡在炕上,老五妈沉吟半天问老五爹说:“你倒是说句话啊,怎么办啊。”老五爹闷着声儿只喘气。老五妈试探性的问:“要不拉医院吧,梅子还小,悄悄的拉到医院别人也不会知道。”老五爹还是喘气儿。老五妈只当他同意了,但梅子死活不去医院,老五妈怕闹的动静太大被村里人闻着风儿,便把梅子锁在偏房里。
梅子的肚子下坠了,虽然她躺着,但感觉还是很明显,下腹一阵一阵的剧痛传来,她虽没有生产的经验,但是女人的本能告诉她,她要生了,梅子因为疼痛全身抽搐着,她却咬着牙坚持不叫出声来,父母到现在无法原谅她的行为,她要顾及他们的面子。现在她体会到生产切实的疼痛,她心里更是只有对父母的感恩。老五妈端饭进来,看到梅子的样子就知道要生了,在这个时候作为女儿的女人和作为母亲的女人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怜惜感,致使老五妈忘记了这件事情耻辱性的本质性。老五妈端来了草木灰,倒在了梅子的身下,羊水已经破了,老五妈作为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显得很镇定,她给梅子手里塞了根小孩手臂粗细的短木棍,脱掉梅子下半身的裤子。梅子因为剧烈的疼痛其他意识都变的很模糊,老五妈撩拨开贴在梅子脸上的头发,用嘴唇贴着梅子的额头说:“什么都别想,只使劲儿”。梅子因为剧烈的疼痛一直在寻求依靠,当听见母亲温柔的声音,感受到母亲用双手温柔的抚摸,梅子的心一下子充实了,她抓住母亲的手一声声的喊叫:“妈,妈,妈……”老五妈听的潸然泪下,泪珠儿滴在梅子的脸上和梅子的汗珠儿混合到了一起。老五妈一时之间悔恨交加,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看到梅子遭受这样的苦难,她也是十指连心的疼。
老五爹听见屋子里的动静就知道什么事了,他脸上挂着不悲不喜的表情,去劈柴烧水了。
梅子原本体弱,现在由于躺了几个月,现在只剩下只出不进的气了,老五妈喊用力,梅子一口气吸到一半就泄了,老五妈老泪纵横,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话,梅子的头仰着,眼珠子已不动弹了,老五妈一口气接不上一口气的说:“姑娘,用力啊,用力啊,你出点事,你让妈怎么活啊。”梅子身体的水分已全部变成汗水流完了,她现在已疼的麻木了,她的眼睛涩涩的,可是她连闭眼的力气都没了,梅子看到了她最不愿意回忆的人,让她怀了孩子又跑了的人。她想起第一次见他时的情形,高高瘦瘦的,脸皮比女孩子还白净,喉结很突出,说话卡在脖子中间像弹簧一样一弹一弹的,可发出的声音很细,有点像女孩子的。
第二个画面是:他把她搂在怀里,说这一生非她不娶,结婚后要生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梅子笑了,很开心。可是他的话还没晾干,出事后就跑了,孩子他不想要可以拿掉啊,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就跑了。梅子是个偏执的姑娘,如果他不跑,直接一句话,说这孩子不能要,梅子会二话不说的就拿掉,可是他跑了,梅子就认为无论如何也该把这孩子生下来。梅子身上有母亲那辈人对感情的那种执着的精神,委身给谁,就是谁的了,老一辈常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所以孩子就是她的唯一了,她也不祈求将来还能被那个男人再看上,她的爱情里就剩下孩子了。那张脸慢慢远去了,有个小孩子模糊的轮廓变清晰了。梅子惊醒了,她的孩子还没出生,她只剩下孩子了。她听见老五妈喊叫:“用力啊,用力啊,”梅子觉的身上凉嗖嗖的,先前流的汗已风干了,老五妈一摸到梅子额头都凉了,她的心也凉了,老五妈泣不成声的骂:“哪个挨千刀的,害了我女儿啊”。正当老五妈认为梅子不行了时,梅子的呼吸声又变粗重了,她在使劲,额头上汗珠子又密密麻麻的出来了,老五妈甩了一把眼泪,重新开始喊:“用力啊,用力啊。”
老五爹蹲在灶台前,柴在灶膛里噼里啪啦的,红红的火焰把老五爹黝黑的脸色映成了猪肝色,他额头上的汗珠子顺着两颊往下掉,老五爹也没知觉,烧的一大锅水开了,水汽扩散了一屋子,氤氲的像是在云端,老五爹怔怔的只往灶膛里添火柴。
孩子终于出来了,新生命的到来的冲击让老五妈暂时忘记了这个孩子的耻辱来历,她用自己神圣的双手给了这个新生命第一个人世的拥抱,孩子扯着自己的大嗓门宣告自己的出世。老五妈搬开孩子的两腿看,是个男孩子。男孩子霸道,他汲取母亲身体的养分长的很健康,梅子举着发白的双手,老五妈把孩子凑近梅子,梅子看见孩子,她嘴角微微扬起,只是这刚生下来的孩子皮肤褶皱,双眼紧闭,身体上全部是污垢,比那猴子还丑,梅子第一次见初生的婴儿,她无力的吐吐舌头:“怎么这么丑呢,”可她还是轻轻触碰了下婴儿紧握的拳头。老五妈老乐了:“怎么丑了,孩子生下来健康就是最好的,”她把孩子放在梅子身边:“看着啊,我去端热水给孩子洗洗。”梅子目光柔和的看着这个初降的小生命,生命对于她来说也有了新的意义。爱情什么的在她心里已无关紧要了,她想:“有了你,妈以后就为你活,为自己活。”
老五妈进门一看屋子里全部是水汽,人都掩住了,老五爹还傻坐在灶膛前添柴,老五妈过去推了一把老五爹,掀起了锅盖,看到一锅水都烧成半锅了。老五爹惶惶的站起来,好像是被什么吓住了,老五妈面露喜色的往盆里舀水,老五爹一把按住老五妈,老五妈回头要看老五爹,手被烫的松了手,盆掉进了锅里,沉到了锅底。老五妈生气的一甩胳膊:“你干什么啊,梅子生了,是个男孩子,肥头大耳的。”可老五爹的面色仍是阴气沉沉的,老五妈也收起了喜庆的面色,老五爹的反应让她从喜庆中清醒了一些。可是她一把抓住老五爹的手臂,咬着牙说:“梅子已经生了,是个男孩子,养几个月了打听一家好人家送出去,谁也不知道,老五,梅子的路还长,养了儿女的,心那个不向下长,这孩子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梅子怎么活?梅子也是我的心头肉啊。”老五妈近乎带着祈求的语气,两只手无意识的攥紧了老五爹的胳膊。
老五爹什么话都没说,抖着身子退后一步,紧握的拳头变成了巴掌扇在了老五妈的脸上,老五爹脸上的肌肉在抽搐,像是在极力维持着什么想法,愤怒的说:“你养的种你不知道什么德行,她既然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会同意把孩子送出去?这世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老五爹把极力憋的一口气终于长长的吐出来了。他背过身去,两只手臂因为不自然的用力而向前蜷着,他的牙关在上下摩擦着,发出嚼骨头的声音。老五爹又长长吁出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语气,回过头的神态像是个暮年的老人,说话的语气已经不可置疑,他说:“这个娃娃不能留”。
老五妈捂着半边脸,虽捂着脸,脸上的神情木讷无知,却是深陷在一种痛苦中不能自拔。老五妈爬起来,晃了一下脑袋,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些。老五妈清醒了,因为梅子生产带来的同为女人的感受和新生婴儿唤起的母性的仁慈被老五爹一巴掌打没了,这个初生孩子是个为人所不耻的私生子和这个孩子会令他们一辈子背别人揭短的本质彻底唤醒了老五妈。老五妈的眼神变的坚定起来,她用吃人的眼光看着老五爹,老两口不用言语也传达了相互要交流的意思。
老五妈掀起门帘走了出去,她步伐坚定,后背挺的很直,我才发现,原来梅子不弯腰塌背的,是遗传了老五妈了。可当老五妈走到梅子房门前,房间里很安静,她那么清楚的知道那个鲜活的小生命肯定是睡着了,抛却亲情的维系,这个生命的出生也带给她震撼和感动,这种深切的感觉,只有老五妈这种生过孩子的人懂。老五妈想退回去,可是转念一想,除非她立马死了,要不然她能退到哪里去呢,她想起老五爹眼里赤裸裸的恨意,这个活了大半辈子都很温柔的男人为了维护他的尊严,变成了一个什么呢,老五妈无法形容出来。但是她害怕的样子,是她必须遵从的样子,她觉得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
老五妈掀开帘子走了进去,她觉得自己和那个包裹在炕上的孩子离的好远,远到她根本就走不到孩子跟前,她可以跟老五爹去说,孩子太远了,她够不到。可是当她的手触摸到包裹孩子的小棉被时,她才发现,这段路才几步啊,近到她会数的那几个数都还没数完,她就碰到了那褶皱的小脸蛋。她看着包在棉被里的那个小孩子的脸,她的内心悲恸着,翻涌着,闹的她的眼泪盈满了眼眶,她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可是老五妈知道,人啊,活到她那个岁数,眼泪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她用袖子抹干泪水。双手又搭在被子上,梅子侧着身子在轻轻的拍着被子,老五妈强忍着笑把梅子搬平让躺着,老五妈笑:“这孩子这么小,他哪里知道你拍他的意思,月子里你要平躺着睡,”又给梅子盖紧实了被子,“小心中风,好好睡着吧,月子里落下病根可不是闹着玩的。孩子有我和你爹呢,你安心睡觉吧。孩子我抱出去洗洗,再者你爹要看呢,你安心睡吧。”又跟哄小孩子睡觉一样,拍着梅子。梅子假装睡了,可是她长长的睫毛扇动着,泪水顺着眼角泻下来,现在她才知道,父母到底是父母,是世上任何人比不了的,她生了孩子,才知道生儿养女的不容易。尤其自己做的这件事,更是让她对父母感到深深的愧疚,梅子默默的想:“妈,爹,对不起,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们。”
老五妈抱走了正在熟睡中的孩子,她用被单遮住孩子的脸不再看他。她把孩子抱进厨房,用眼神询问着老五爹:“该怎么办啊?”厨房里氤氲的水汽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但锅里仍然冒着水汽,老五爹看见那还在翻滚的开水,找了个盆,往盆里舀开水,老五妈的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老五爹会这样处理这个婴儿,老五妈战栗着搂紧孩子,她看见老五爹像是地狱来的恶魔一样,锅里是翻滚的滚油,恶魔要把人推下去油炸了。老五妈思想一片空白,脚底下跟钉住一样牢牢的踩着地面,她有点眩晕,她觉得自己在往下掉,往地狱里掉。盆子舀满了,老五爹用自己宽大的手掌一把抓住婴儿,婴儿像是感应到危险嚎啕大哭起来,老五妈紧搂着婴儿,但她只是机械的,她的意识早已麻木。老五爹用另一只手在她的肩膀上推了她一把,老五妈一个趔趄,老五爹顺势夺走了婴儿,直接一个抛物线扔进了滚烫的开水里,在开水里的孩子还漂在上面嚎啕大哭着,老五爹扑过去什么也顾不得了,一把孩子按下去,孩子完全浸在了开水里,闻不见声了,但是被子在蹬散了。老五妈看见已经烫的没有了人形的婴儿还在开水里扑腾着手脚,老五妈晕死在地上,可是她的眼睛却没有闭上,还睁的出奇的大,眼球快要从眼眶里滚出来,她看到婴儿终于不再扑腾了,开水将他烫成圆滚滚的一个肉球了,婴儿又像是回到母亲子宫里的样子安然的缩在了一起。老五爹松了手,扶着灶头坐下来,他的脸色跟抹了猪血一样泛着红,他坐下来快速的吸气呼气,胸腔紧急的起伏。老五妈还紧盯着婴儿。
梅子听见婴儿的哭声心突然缩在了一起,她的心口隐隐作痛,梅子从小有心口疼的毛病,可是从来没像今天这么没来由的,她急切的觉到不安,可是又对这不安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心口的疼一阵紧似一阵,她觉得呼吸都很困难了。她使劲的爬起来,沿着炕沿滑到地上,刚生产完的疼痛让她迈步子像是踩在刀尖上。但她听见有个声音在召唤她,她扶着墙走到厨房门口,掀起门帘没看见坐在地上的老五妈,也没看见倚着灶头的老五爹,她的目光直直看向了盆里的那个肉球。梅子嘶吼一声冲向盆子,这一声嘶吼惊醒了老五妈和老五爹。老五妈先反应过来,站起来扑向梅子,可是梅子已经跪着抱起了盆里的婴儿,老五爹也反应了过来,和老五妈拽起梅子,婴儿落在了地上,还打了个滚。梅子全身在抖动,整个人直挺挺向后仰过去,眼球翻的不见了眼仁,嘴里泛着白沫子,头跟手脚脱了节一样乱甩。老五爹按住梅子的手脚,老五妈按着梅子的头给梅子掐人中。
梅子是被轰隆隆的雷声惊醒的,只是是在梦里还是现实里,她自己也分不清,当她意识到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时,她才清楚的知道,她在现实里。她很悲哀的想,她竟然还活着没有死掉,她在黑暗里睁大着自己的双眼。倏然而失的闪电照亮了她毫无生气的跟夜一样漆黑的眼睛。她听着外面隆隆的雷声,她想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响的雷声。不一会儿暴雨接然而至,打的瓦片跟放炮一样噼里啪啦的,梅子又想,从来没听见过这么大的雨声啊。她跟没事人一样坐起来,下了炕,拉开门走进雨里,狂风暴雨要撕烂她的身体,她打开大门,回头看见父亲母亲的房子灯还亮着,只是微弱的灯光在闪电的强光下,显的那么微弱可怜。梅子的嘴角微微上扬着,在嘴角处绽开了一朵花儿。她对着那微弱的灯光说心里面说:我昨天既明白了生为人的道理,今天这路算是我自己选的,我不恨谁。
在闪电的照耀中,梅子看见了大门外的这口井,这口井因为井口大,被老五爹用一个水泥墩子盖着。梅子慢慢朝着它走过去,移开水泥墩子,跳了下去,只听扑通一声闷响,该结束的都结束了,只是听见雨下的更大了,打的瓦片更响了。那场大雨一直下到次日的凌晨。
                     (5)
老跛哥是我家的邻居,说是邻居,只是距离的关系,好几年前,我们基本上就属于不相往来的那种了,因为奶奶说要是发现我们几个去她家串门,就打断我们的腿.因为奶奶和老跛嫂曾经发生过过节。老跛嫂,是个嘴里有理没理都不饶人的女人,不仅嘴上尖酸刻薄,肚子里的肠子也都是黑的,这是奶奶骂的,后来,我认为奶奶骂的是对的。我们两家的恩怨还是我挑起的,那曾是个六月份初,村里家家户户的杏子都是青色的,只有老跛哥家的杏子是青中带黄的,远远的看颜色很诱人。有天下午我去上学的路上,没忍住回头看了几眼,就半路偷偷折了回去。到了树底下发现我个矮,我使劲拽着根树枝,想够到上面的杏子,没成想,树枝被我拽断了,我吓的撒手就跑,结果被正要去上学的老跛哥的儿子抓了个正着,他很生气我偷他们家的杏子还弄断了树的树枝,一脚一脚的踢我。他比我大好几岁,劲儿足,我本来吓坏了,他一路踢着我走,我不敢言声。奶奶从门里出来,看见我被人家踢着走,拿着棍就去追那小子,可那小子眼睛贼溜溜的,看见奶奶就跑了,回家去搬救兵了。然后老跛嫂登场了,奶奶站在高处,老跛嫂站在低处,老跛嫂看见奶奶拿着棍,回头找了根叉,两个女人一高一低的对峙着。奶奶让我去学校,我在路上听见老跛嫂骂:“害口着呢吗(意思是怀孕了),大中午的跑去害人。”奶奶是遇强则强的人,虽然是我闯的祸,但我知道老跛嫂肯定一毛钱的便宜都占不到。只是这句话,虽然当时听不懂它的意思,却因为莫名的好奇记了下来,现在见了老跛嫂,这句话就从脑海里跳出来,我只恨我是个有文化素养的人,不能跳上去给她两个耳刮子。
但是,老跛哥却是个和老跛嫂截然不同的人,而且有老跛嫂那么坏的人做衬托,十个坏人也能衬托出九个好人来,老跛哥确实是个好人。老跛哥之所以叫老跛哥是因为一次意外摔断了腿,那时候医疗条件差,给老跛哥接腿的是乡里的土医生,结果老跛哥的腿长好之后往外撇,走路就一跛一跛的,肩膀耸的一高一低的,所以别人就叫他老跛,我觉得老跛哥人还行,叫老跛不好,我就叫他老跛哥。老跛哥腿不好,就跟着村里的老阴阳学会了看风水,给人整顿家里,向神情愿这一类的活儿。奶奶想在最近几天内扫扫屋子,让我去看日子。
去了老跛哥家,老跛妈正要收拾做饭,老跛哥洗了手躺在沙发上抽烟,我进去听见他们在说话就先没开口。老跛嫂开口问:“这事情耗了七天呢,给了你多少钱。”老跛哥没有说话,一口吸掉半截子烟,几口吸完再点一根,他不苟言笑的面孔隐匿在青色的烟雾中。老五妈死了,家里就只有老五爹了,儿子常在外地。我听奶奶说,老五爹吐血也有一个月了,儿子要送他去医院,他也不去。奶奶嘴里念叨着:“活不了几天了,知道自己去医院也没用。”老跛嫂在等着老跛哥回答,可侧着耳朵听了半天也不见老跛哥给个回答,自己搓掉手上的面,过来手伸进老跛哥穿的衬衫的兜里,第一次伸进去,什么也没掏出来,不可置信似的,再在外面用手拍拍,又把手伸进去,这次确定里面真没什么东西后,手缓缓的伸出来,发出蛇一样阴冷的眼光。老跛哥沉着的坐着,眼皮耷拉着,看来还没缓过劲来。
老跛嫂终于沉不住气了:“我就想不通了,这世上我觉得也没有多少好人哪,怎么让我睡觉吃饭伺候的人偏偏就是个大好人呢。”老跛哥可能觉得我在,老跛嫂骂的过分了,抬眼看了老跛嫂一眼。老跛嫂继续说:“这人在世一遭,自以为好像做的天衣无缝,那人眼睛有闭上看不见的时候,头顶的那片天可是什么时候都是睁着眼的,自己做的事遭报应了,却想着让神作拯救,那这世上有舍不得踩死一只蚂蚁的人还有不得好死的怎么说?那些人做了什么造孽事,那要是做了挨刀子事的人遭报应了一靠神拯救就什么事都没了,那好人还敢活着吗?我看你真把自己当作救世主了呢,可惜我告诉你,你再整顿,那也是医病不医命。活了这么久,我信一个事实,一个人做过的事,阎王爷每笔帐都给你记着呢,他叫你什么时候死,你还能多活?你现在看见他五爸一口气吸进去难吐出来难,活着还不如死了,你感觉他是个人,可怜,那你就没有想过他做那事的场景,把自己的亲外孙活活的扔到开水锅里,把一个整整齐齐的娃娃烫成了一团肉疙瘩,那就算不是他亲外孙,那事情要是个人也做不出来,还把死的了娃娃塞进了炕洞里睡了热炕了。为了堵人嘴舌,还把逼死姑娘的井偷着填了。但凡老两口都是人,亲生的两条命,也该给安葬了,不该让死了还死不到地方,可是你看看那老两口子做的事,他们不吐血着死,让谁那么死?”老五爹一脸的疲惫:“既然你知道遭报应,你揭人家那短干什么,活着的揭,死了的揭,你就不怕阎王爷割你舌头啊。”老跛嫂头一扬:“欸,我还就是不怕,世上的事情哪里只有说好事不说坏事的道理,要是我造谣,你说割我舌头呢,我说着亮堂的实话,阎王爷他割我舌头,我还跟他评理呢。”老跛嫂说到这里,声音有点悲戚:“那么水灵灵的姑娘啊,老两口还当社会是那几年呢,杀了人能当什么都没发生,可惜我知道的迟,警察来问老两口说娃娃出去打工了,再也没回来,我也信了,要是我早知道了,我把那姑娘的尸骨挖出来让警察们看看,亲爹亲妈逼死了自己的女儿,对,还有个刚出生的娃娃,我也从炕洞里掏出来。”老跛嫂说到最后变成了一种控制不住的呐喊,一滴浅薄的泪水挂在干枯的脸上,还没能从脸颊上滑下来就被吸干了。我看见老跛哥灭了烟头,神色缓和了许多,只是还耷拉着眼皮,脸上的皱纹也松松垮垮的塌下来。老跛哥叹一口气:“你呀,这辈子这张嘴啊,就算你知道你就不能装个哑巴吗,你既然知道那是犯罪,总不能现在让他五爸去坐牢吧,你不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吗?你看村里现在谁不知道事实,可都紧着嘴不说,你说,要是这件事真给说出去了,事情弄大了,村里人的唾沫都能让你淹死,估计让我们俩贴着墙角走的路都没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就做你的饭吧,再说我看他五爸也不行了,估计没几天活头了,那娃娃死活不走,大人也就不走。不是你说的人在做天在看嘛,你就别操那个闲心乱说话惹事了,老天自有公道。”老跛哥站起来,身上披的衣服掉在了地上,他也没捡起来,径直跨着走过去了,老跛嫂的眼睛通红通红的,指着老跛哥的背影:“我告诉你,你个跛子要当好人就把好名声留给你,我不是个好人所以我也不要什么好名声,你要是把忙活了七天的钱不拿来,老五死了,我给他哭丧去,我要问问他,他活着害亲人,死了害别人是个什么道理,难道活这一辈子一件好事都不做吗?”我跟着老跛哥出来了。我好奇一件事,我问老跛哥:“这世上真有鬼和神吗?”老跛哥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眼神里都是困惑,他说:“你信就有的,这世上无奇不有的事多着呢。”我又问:“那你去给我五爹家整顿家里,真看见梅子和小孩了。”老五爹说:“嗯,看见了,孩子怨气大不肯走,大人也就不走,神超度不了。”
过了几天老五爹果然死了。

                                                               责任编辑 陈林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露珠 2018-4-10 06:17
我好奇一件事,我问老跛哥:“这世上真有鬼和神吗?”老跛哥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眼神里都是困惑,他说:“你信就有的,这世上无奇不有的事多着呢。”我又问:“那你去给我五爹家整顿家里,真看见梅子和小孩了。”老五爹说:“嗯,看见了,孩子怨气大不肯走,大人也就不走,神超度不了。”
过了几天老五爹果然死了。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
引用 陈林先 2018-4-10 08:22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引用 荷语 2018-4-10 09:10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
引用 翌晨 2018-4-10 15:58
露珠 发表于 2018-4-10 06:17
我好奇一件事,我问老跛哥:“这世上真有鬼和神吗?”老跛哥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眼神里都是困惑,他说: ...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0 15:58
露珠 发表于 2018-4-10 06:17
我好奇一件事,我问老跛哥:“这世上真有鬼和神吗?”老跛哥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眼神里都是困惑,他说: ...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0 16:00
陈林先 发表于 2018-4-10 08:22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0 16:00
荷语 发表于 2018-4-10 09:10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

谢谢
引用 春归处 2018-4-11 22:46
很沉重的故事!作者文字功底不错!
引用 翌晨 2018-4-13 22:24
春归处 发表于 2018-4-11 22:46
很沉重的故事!作者文字功底不错!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3 22:24
春归处 发表于 2018-4-11 22:46
很沉重的故事!作者文字功底不错!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3 22:24
春归处 发表于 2018-4-11 22:46
很沉重的故事!作者文字功底不错!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3 22:24
春归处 发表于 2018-4-11 22:46
很沉重的故事!作者文字功底不错!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3 22:24
春归处 发表于 2018-4-11 22:46
很沉重的故事!作者文字功底不错!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3 22:24
春归处 发表于 2018-4-11 22:46
很沉重的故事!作者文字功底不错!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3 22:24
春归处 发表于 2018-4-11 22:46
很沉重的故事!作者文字功底不错!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3 22:24
春归处 发表于 2018-4-11 22:46
很沉重的故事!作者文字功底不错!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3 22:24
春归处 发表于 2018-4-11 22:46
很沉重的故事!作者文字功底不错!

谢谢
引用 翌晨 2018-4-13 22:24
春归处 发表于 2018-4-11 22:46
很沉重的故事!作者文字功底不错!

谢谢

查看全部评论(18)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4-21 07:45 , Processed in 0.79596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